我就要告诉别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年7月份,家里下暴雨发洪水,我抽空回了家一趟。所幸是新盖的楼房,房屋并没泡坏,家里的东西转运及时,除了田地里的庄稼,家中并没有受多大的损失。

吃过晚饭,母亲叫我到三叔家走走,他家的老屋在这次暴雨中倒塌了,压伤了三婶的脚。

我这几年回家很少,但只要是回来,都会在村庄里转转,看看曾经的风景,见见儿时的伙伴,与村里的乡亲唠嗑唠嗑,忆忆往去的岁月,叙叙旧日的情谊。

每次都会特意到三叔家坐一坐。

三叔并不是我亲叔,只不过我们两家的老屋挨在一块,彼此往来亲密融洽,他在垸下排行老三,我们便唤作三叔。

小时候,我们兄弟姊妹多,日子过得很窘迫。那时三叔在村里当会计,父亲当队长,两家是邻居,像自家兄弟一样,彼此照应。我个头小,身体羸弱,三叔特别关照,家里有什么好吃的,总会叫三婶匀点我。他每次去镇上或城里,总要带些稀奇古怪的糖果回来,从来少不了我的一份。

那时没有实行计划生育,老人都相信多子多福。三叔一共有五个孩子,三儿两女。他家经济比较宽裕,几个孩子都进了学堂门,接受了不同程度的教育。

时间在禾苗一季一季的生长中,在牛羊一声一声的鸣叫下,在人们一场一场的睡梦里,悄悄溜走了。孩子越长越结实,三叔三婶越来越衰弱了,岁月催人老,谁也无法阻挡。不管他们曾如何健壮,不管他们曾如何灵巧,在时间面前,他们也只能服输,慢慢头发白了,背弯了,腿脚蹒跚了。

孩子们一个个成了人,两个女儿都嫁到外地,大儿在村里教书,有孙儿了,二儿一家在外打工,三儿没成家,一个人在外漂游浪荡,没个稳定,这也是三叔三婶心中无法排解的痛。

因为小儿子没成家,老人就跟着小的一起生活,住在三儿90年代盖的一栋楼房里。

我走到村东头那幢孤独的楼房时,天快黑了。这幢楼房曾经无比荣耀,它向人们印证着三叔三婶在九十年代无人能比的功绩,它的拨地而起,响响亮亮地摆明三叔是这个村庄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曾经惹来多少人的艳羡,多少人的注目停留。

仅仅二十来年,它就被后起者一幢一幢地超越,人们选更好的地段,挑更好的材料,做更好的样式,将它无情地抛弃。它就像一个老人,斑驳萧瑟,和三叔三婶孤独地蜷缩在无人的角落。

唉,三儿还没成家,也总不回来,这个家不成个家呀。

我推开老旧的木门时,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带着发霉的压抑。

厅堂里一盏20瓦的白炽灯泡发出微弱而惨淡的光,上面还缠着层层叠叠的蜘蛛网,正中间一张小方桌,上面搁着一盘腌萝卜条,一位老人张着口,筷子定在碗里,好像刚扒拉过,瞪着眼睛瞅着我。

他认不出我吗,我快步走到桌前,将脸凑过去,我是小亚啊。

三叔这才慌忙站起,将我前后左右看了一遍。

哦哦,小亚呀,你来看我们来了,看我们这没用的人,三叔用衣袖揩了揩眼角。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破旧空旷,墙壁没有粉刷,露出的红砖有些已朽烂,除了几把旧椅子,箱子,几乎没有什么。

三婶呢。

跟我来,跟我来,三叔激动得语无伦次。

我跟着三叔,转到里面的卧室,里面也是昏暗冷寂。

三叔摇醒了三婶,快看,小亚来了。

三婶的头发已全白了,蓬松胡乱地搭在脑后。

三婶一看到我,挣扎着要坐起来,却忍不住呻吟一声,我忙按住她,理了理枕头,让她平躺着。

三婶的眼圈红了,有泪流出来。她抚摸着我的手,上下打量一下,禁不住絮叨起来。三儿跟你一年的,你看他混过什么名堂,你看你,有儿有女,一家子和和乐乐,多美满,唉,我们没用呀。

我看了看三婶的腿,压得很厉害,我问是怎么回事,三叔抖抖索索地掏出纸烟,点着了,在烟雾中,那些旧事向我漫来。

其实,如果他们一直住在这里,三婶的脚也不会被砸到。上半年时,二儿媳有个女同学离婚了,央求她牵牵线,再找个人家。二儿媳立刻就想到三儿,打电话叫他回来,他死活不肯。

说起三儿,也真是古里古怪,从来不与村里的熟人在一起打工,像一个独行侠。他说在哪儿就在哪儿,没人能追根究底,出去一二十年了,还是个老高中生,也不知挣没挣到钱,反正从来没往家里寄。两老人在家里急得火烧眉毛,想他成个家,他却从来不急,一晃三四十岁,依然独来独往,毫不在意。

这次,三叔认为是个好机会,天天抱着电话打,可他就是不回,最后干脆不接电话。六七十岁的三叔准备去找他,到车站时却没带身份证,只好返回,再说去时,三儿说,只要他来,马上就换地方,再不与家里联系。三叔央求大儿二儿去找,可他们都说自己忙,没功夫。

三叔三婶清楚,叫他们也只是尽自己一份心,他们都不是好东西。大儿在村里教书,没有补贴过他们一分钱,连生病住院也只能老两口相互照应。二儿一年四季在外边,根本不通音讯。

只在过年时,两家人大模大样来到老人处,热热闹闹,胡吃海喝一天,陪着老人团年,临走,还将老人的腌菜,种的绿豆,大包大包带走。

老人倒不介意,反正都是一家人,都是自己的孩儿,不为他们又为谁呢。只是想起三儿孤身一人,不免暗暗垂泪,有点恼恨大儿二儿,怨自己只想着三儿,偏袒三儿,将现成的楼房分给三儿,其实这样的楼房谁又愿意住呢。

唉,三儿真是个犟种,也不知我们哪儿得罪了天,得罪了地,得罪了他。

三叔的纸烟很呛人,逼仄的卧室烟雾腾腾。三婶无力地咳嗽起来,你还不掐掉,光顾着自己过瘾,小亚不抽烟的,薰着他了。

三叔慌忙丢下快烫着手的烟头,用脚跺灭了它,有些惶惑。

看来是我们的罪过了,老霸着他的窝,让他不愿回来,也不找朋友。

这不,六月末,我们搬到土屋去了,只要他答应回来见姑娘,我们就是睡露天也愿意呀。他就是个犟种,比你一半都不如,小时候跟你玩那么好,咋没一点你那样的出息。他不回来,我们也不搬回去,就土屋住着。

那土屋我知道,跟我家老屋挨一块,那儿留下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可那儿怎么能住人呢,四处已经发裂,歪歪斜斜,大个窟窿小个孔的,仿佛大声一点,它就会倒掉。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支付 ¥2.99 继续阅读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85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475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639评论 0 208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62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311评论 1 250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533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235评论 2 26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17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738评论 6 22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58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115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44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38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65评论 2 20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49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7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01评论 0 163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314评论 2 227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433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