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基友 韦呱呱 基友情~深~

基友情~~深~


简介:“基友”是一个流行于今的词。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基友。好基友,一生一起走。

(1)

我的“好基友”叫木瓜。是个小个子,圆圆的脸蛋,肥嘟嘟的,超级好捏。特别爱笑,做事利索,抓紧时间。我们一起走过高中三年,一起生活了三年,三年便是一辈子。

我经常叫她烂木瓜。她也会调侃我:“那么磨叽,今后嫁得出去吗?”“嫁不出去,就嫁给你啰。”“我才不要。”她一脸嫌弃的答到。“哈哈……哈哈……”我们都逗乐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基友”,什么都能说,什么都敢说。

“哎呀,裤子又不干……讨厌的回南天……快快……拿条裤子过来。”我无奈又急切的和木瓜说到。“嗫,给你……拜托快点行不,又要迟到了。”

我匆匆接过木瓜手中的校裤,赶忙穿了进去。接着百米冲刺般的跑到操场做早操。早操结束后,木瓜和我去食堂买三角粽吃。刚准备坐下,木瓜就大声喊到:“哈哈……企鹅,你裤子穿反了。”嘴巴里还咬着粽子的我低头一看,艾玛,真是里边外穿,后面前穿,彻彻底底的穿反了。“你就不能小声点,小声点会长高的。”我仍不忘损她,又羞又无奈的说到。

我就是个马大哈,为此,木瓜成了爱跟着马大哈的小马大哈。我也是出了名的迟到大王,每天至少有一次是迟到两分钟以上的。其余的一定是压秒进教室。我是班长,爱迟到的班长。成绩好,对同学好,会忽悠老师。同学们都很拥护我。在此,真心感谢(1)班的同学们,感谢当年的不杀之恩。

因为我磨叽,木瓜没少受罪。总是跟在我后面,催我快点。然后……然后她就跟着我一起迟到了。我头发很长,过腰间。经常因为要洗头,吹干头发花很长时间。每次放晚学我就冲着回宿舍排队洗头洗澡,饭点木瓜看到我在洗头都会自觉的帮我打饭回来。她总是那句“磨叽企鹅,今天吃啥?”我也依旧贱贱的回“你吃啥,我就吃啥,反正不会饿死。”突然发现自己好机智啊,我知道她会打我爱吃的菜。

每次模拟考试,考得不好就特别郁闷,我还会哭,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下来。她总是买一块钱两片的花生牛皮糖放我跟前,很大哥的样子“啃吧,啃完就好了。”遇到我考不好,她也考不好时。我们就在晚自习时间逃课出去逛球场。我不说话,她也不说,大概是太了解我,也不需要刻意来安慰我。就这样走着走着,直到晚自习下课铃声响起。她会装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心情爽没有,爽了就回教室加班看书吧。”然后我就屁颠屁颠的跟着她回教室去了。

总觉得高三压力特别大,自身的心理承受能力也不强。我担心自己考不好,怕父母和老师失望。但又越临近高考越看不进书,心情急躁焦虑。晚上经常睡不好,导致白天精神不好,没能好好复习。就这样恶性循环着。实在受不了了,我就逃课出去喝奶茶。由于不想惊动老师们,出校门口的班主任签字,就由木瓜代劳了。木瓜是纪律委员,她模仿班主任的亲笔签名简直像极了。至少每次帮我签都没被保安大哥发现有什么猫腻,简直就是万无一失。她看我太压抑了吧,真得出去透透气才行,便豁出去了要帮我。算起来也是惊险,纪律委员帮班长冒签班主任签名,包庇班长。在当时要是被班主任或者年级组长逮到,那可是了不得。现在想想,我真对不住班主任天哥,亏他那么信任我,同学们那么拥护我。我竟然带头逃课出去散心了。罪过,实在是罪过。

每次需要请假出去帮同学们订学习资料时,木瓜的请假本上都会写着“陪同”二字。当时外出办事或者病假,学校是允许陪同的。三年下来,我的陪同人几乎都是木瓜,除了我不需要陪同之外。只要我有事,有需要,她都陪在我身边。同学们都叫我们姐妹花,我也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形影不离。我们的衣服裤子经常换着穿,不分你我。

记得那是一个距离高考不到两个月的一个下午。我感觉鼻子不舒服,又感觉不是感冒,自认为就是所谓的鼻炎吧。鬼使神差的我想到上周收到一张专治鼻炎的某综合门诊部传单,跟着就自己去那里“治”病了。话说医生给我做了一个简单的激光治疗手术,拿个探头在我鼻子里捣鼓两下,就说手术做好了。具体做了什么,我也不清楚。跟着就交代我需要过来打一个星期的消炎针。医生说手术费480元,后期用药和消炎针一起将近四千元。当时整个人都崩溃了,感觉自己被骗了不说,要过来打一个星期的针,那得耽误多少功课啊,又是临近高考的关键时刻。自己又不敢不过来,生怕到时会出什么叉子,我便接受了打消炎针。当时已到了下午5点多,看着门诊大楼里的病人都陆续回家了。那种凄凉和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油然而生。真不知道当初自己是脑抽风还是低智商又或者是被下了符咒。正当郁闷慌乱的我不知所措时,电话响了,是木瓜,“跑哪里去了,还不回来吃饭?”“在医院。”我哽咽着说。“什么情况?在哪里?”木瓜关切的问道。告知了她地址,10分钟她便赶到了。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她。她没有责怪我事先没告知她这件事。“听医生的,该打针打针,该吃药吃药,病治好了就好,医生不会骗人的”她一如既往的淡定与平和。我真后悔,当初要是告诉她,让她陪同,或许就不会这样。惟一一次不让她陪同,就这样。木瓜就是我的元芳。

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也怕被骂。无助,无奈,恐慌统统袭来。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木瓜每天都会陪我去门诊打点滴。有时是上午放学后,有时是下午放学后。我说不用她陪,要她回学校好好复习功课。她就拿出准备好的复习资料,一如既往的微笑“我在这里看呀,在哪里看都一样呀。”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书陪着我。遇到上午放学过来,我劝她午睡吧,不要跟我去门诊了。她总是催着“快点,快点打车,少啰嗦。”每次到那里劝她趴着桌子睡一会儿,她总是说“没事,我真不困。”我知道其实她是怕我睡着了,怕药水完了血液会倒流。就这样,她整整陪我度过艰难的一个星期。那时候功课很紧张,她完全有理由不来陪我,我也不会怪她。可是她没有这样做。七天里我完全没有因为得来医院而感到凄凉,相反我内心是温暖的,满满的都是爱。我想,这辈子最不能忘记,也最不会忘记的是帮助过自己,和自己一同度过难关的,像木瓜这样的恩人。

(2)

高中毕业后,我去念了大学。木瓜选择提早步入社会。我们结束了在一起的三年。由于各自生活所忙碌,我们的联系渐渐少了。那是上大学半年后的第一次寒暄。

“过得都好吧?”

“还行,就是忙,社团活动多。你呢?”

“我离开家乡去了广东,你几时回来?”

“放暑假就回去,回去了找你啊。”

“嗯,好!”

“听说上大学得花好多钱呢,你经常大手大脚的……呵呵……钱够花不?”

我笑着说“不大够。”

她总是那么了解我,还一如既往毫不吝啬的揭穿我。“我刚发工资,你差多少,卡号发给我。”

简单寒暄几句,便各自忙碌去了。她上班时间到了,我得去上课。放学回宿舍的路上,手机有信息提示。打开一看,是银行卡入账提示。是木瓜,一定是木瓜,是她给我打了200块钱。我立马给她发了个信息“回去就还你。”

在这个现实的社会里,钱是如此重要。没有钱这也不能那也不能。但比钱重要的应该是那些知道你缺钱了不问原因,立马给你打款的人。那种能融进心底的信任,以及那种能融进人生的情义。不管在一起或不在一起都不会改。她是木瓜……

暑假我回家乡了,我们相约见面。

“又迟到了,这习惯不打算改了是吗?都大学生了,还这样。木瓜训斥到。

“真了解我,果然是同穿衣服裤子的人呐。”我笑着答道。

“谁和你同穿衣服裤子了?你没穿过我的裤子。”

“穿过啊,明明穿过啊。”

“没穿,没穿过内裤……哈哈……哈哈……也没穿过内衣……”

“哈哈……哈哈……”结果我们都逗笑了。

木瓜总是那么幽默,如同她圆圆的脸蛋,怎么看怎么有喜感。和她在一起总是那么自在轻松,喜气融融。现在回想那些在一起的曾经,有穿错裤子的搞笑,有逃课冒签的惊险,有生病陪伴的温暖,有分开后依然熟悉的话语。

三年的陪伴,一起走过朴实又平淡的三年。不管是亲情,爱情,或是友情。或许陪伴才是最温暖的爱,也是最真实的情。有一种情义,永不陌生,即使时过境迁也依旧如初,那是木瓜于我的基友情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线城市广州,物价太贵,生活成本高,小孩读书贵,哎~
    澳心阅读 73评论 0 0
  • Part_2 隔天,他们看见了她们在旁边,当然吓了一跳,然而他们越看越喜欢,终于忍不住冲动对她们开始亲亲搂搂的,直...
    有某個人阅读 94评论 0 0
  • 大度 得失心间权衡度, 不过短暂痛苦受。 守住善良兼友爱, 何必争斗损自益。 气灭心, 不顺畅, 自受损, 不得愿...
    南溪向南北歌流海阅读 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