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如梦,走走停停

六祖慧能有句名言:“迷人于境上有念,念上便起邪见,一切尘劳妄念,从此而生。”这是我见过关于烦恼的最好解释。大概我们凡人之所以称为众生,是因为心中充满烦恼,是执迷之人,比不上六根清净的方外之人。

1   都是浮生烦恼客

前一段时间,远在千里外的发小突然和我打了一通电话,他说:“手机联系人来来回回找了一下午,能说话的也只有你一个了。”

发小姓白,邻居兼同学,打小起就一块厮混,算不上品学兼优倒也勉强考个本科。毕业后就留在了家乡,三年前辞去了朝九晚五的公务员生活,奔向了广阔商海,当起了包工头。两年前结了婚,年前有了孩子,外人看来是令人羡慕的阖家大团圆,下级看来是捏着粮还吃酸捻醋的主。

小白是我见到最为执着的创业者了。初始的两年他在我眼里就是打不死的小强,甩不掉的牛皮糖。可以简单形容成笑脸相迎八方客,唾面自干笑先闻,一如对待初恋般对待创业。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纵横酒桌,壮志挥遒,可是一转身就眼看他楼塌了,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而立之年、儿子襁褓、父母退休、房屋抵押、创业失败,在标签化的生活中,这些标签就是栓在腿上的湖中沉石,休想游到湖面呼吸口新鲜空气。正如他的调侃:“我们都是凡人,攒足了力气心生双翼,满怀期望,自由触手可及,可刚离地三厘米,便被现实折了翅,一个蜜汁,一个微辣,现实这孙子砸吧嘴,味道还不错呦。”

这些年见多了在生活中挣扎奋进的朋友。每天不到午夜12点,永远不回宿舍的网站创业者小夷;为了梦想,金领“白骨精”转型旅行游记撰稿人小晨;天天吵着要补脑的自媒体人小习;可是现实总是喜欢折磨这些挑战权威的人。最后一次见到小夷是为他把面钱付了,小团队华丽丽解散于2015年深秋,终究逃不过互联网创业失败大潮;上一次见到小晨,是在医院里,旅行时伤了脚;只有小习依然为下一顿是能吃肉,还是吃草奋斗着,“我已经进入环太湖骑行第一梯队了,看后面队伍乌压压一片,老铁666,礼物走一走。”

现实纵是不如意,我们依然不会放弃,都是浮生烦恼客,难不成天天和过去的自己较劲?

3个小时通话后,小白最后一句是:“。。。。。兄弟把电话费帮我充上。。。。。。”

很好,不忘初心。。。。。。依然不要脸。

2   生死桥上观生死

少爷是我大学室友,初闻少爷得了白血病的时候,全班没有一个人相信。

“那厮壮的像头牛,别开玩笑,愚人节已过了。”

“他的胸比班上一半女生的都要大,怎么可能得这种病?”

对,这就是他的标签:肌肉男、胸口可夹笔、篮球场上的阿泰斯特,没人会相信他会得病。

当我们终于相信,原来胸口可夹笔和得那种病完全没关系的时候,少爷开始了自己的抗争。找骨髓源、黑市买血小板、化疗,当能活多少天变成记数板上不断消失的数字时,当每天开始审视自己生命的时候,当驰骋篮球场也成为一种野望的时候,没人知道少爷该怎样迈过这种绝望的气息。

我们去看过一次,隔着重病监护室的玻璃门,我们看到少爷头发已经全没了。他看到我们过来很是高兴,不过过了会绷着嘴可劲的揉着自己的胸,我们了然,那厮引以为豪的胸瘪了。看到他经过几次化疗后精神还好,这倒是挺让我们高兴的。

后来,听说找到相匹配的骨髓型号,黑市上也找到了2个备用的血小板提供者。骨髓移植前,我和他通了一通电话,他对我说,现在都成飞机场了,好像小弟弟也有点萎靡不振,看到波老师的写真都没了欲望,你说我以后是不是干脆当和尚算了。我:。。。。。。

再次联系上他,他已经成功进行了骨髓移植,并顺利的通过了排异期,我们很是高兴,这孙子真是命大,并商量好了等他好点,一定为他做个场。

后来一直没有联系上。

五年前深秋,少爷去了,死于白血病。

少爷走的安详,没啥痛苦,从活蹦乱跳到天人永隔仅半个小时,折磨的却是家里人。那天深夜下起了大雨,少爷突然病发,120出不了车,他妈就跪求有车的邻居,没人愿意送。后来,他爸拉着平板车。。。。。。刚出村头,少爷就走了。

第二年清明,室友加好友十几位在他坟前陪他喝完一瓶二锅头,那是毕业后我们这群人聚的最齐的。再后来人数逐渐减少,今年清明来的只有两个人了,大家都有自己的苦衷,哪有身无羁绊的方外洒脱。我和钢板去看他时,远远看到他父亲头上想顶着一脑袋梨花,白颤颤一片。

少爷,我和钢板来看你,带着别的哥们的祝愿来的,大家都忙;少爷,给你带来了你喜欢的波老师和韦德;少爷,你一口,我一口,钢板一口,这牛栏山给你留的足足的,醉死你丫的;狗日的,红星这附近没卖的了,牛栏山也一样;狗日的,你自顾自的一头蒙睡,哪计较你老爹才1年就全白了发。。。。。。

3     浮生如梦,走走停停

大学时,有次社团小雪问我,你知道仓央嘉措吗?我说啥,她接着说她想去墨脱,我很诧异“有关系吗?”她鄙视的看了我一眼,不久后就消失了。等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一个阳光正好的午后,她坐在校园大草坪上,在玩电子游戏,头发乱的像鸡窝,脸蛋也成了高原红,女汉子成了真汉子。

我问她:“去了西藏?”

“对呀”

“找到了墨脱?看到了心里的圣地?”

“没找到,自行车废了,就回来了。”

“好遗憾呀。”

“不遗憾,在车子坏的那段旅途我就感觉我到了墨脱。”

后来她就不再说话,专心致志的玩着游戏。

王维有句诗写的特别好:“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我想也只有这句更能体现这时候的她了,浮生如梦,走走停停,此心安处便是墨脱了。

有很长一段时间纠结于生活和工作间的琐事,让我极为烦躁,大致生活在别处,也不过是换个地方的柴米油盐,我并信以为真。那正如世人向往的找一处水流云香的所在,过一世诗意的生活,不过是醉酒后的扯犊子。

世间何其少,无外乎心中一存。

当和朋友骑行太湖,行到南浔古镇时,突然那个清晨感受到什么是诗意的栖居吧。

睡醒后的清晨,拉开一角窗帘,阳光突兀的跳在你的手上,从手背跳到手心,再从手心跳到指尖,犹如调皮的音符,不经意间便奏起一篇欢快的乐章。然后你拉开整个帷幕,阳光狂放的充满整个房间,满室都是炽烈的跳动,你在阳光的水面舀起一瓢,让这光华从指缝间泄下,再从眉宇间聚集,周而复始。推开窗,便看到红彤彤的柿子斜垂于窗前,碧油油的爬山虎探出紫红色的触手。窗外是古道弄堂,青砖碧瓦,瑞兽伏于庚角,风铃穿过堂前,市井处处烟火,行人安静悠闲。再远处则是一望无际的太湖,烟波浩淼,水声呢喃如仙人传音。若是哪天下雨,似乎会变成另外一般模样,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雾气不发,一位像丁香般的姑娘撑着油纸扇,独自彷徨在悠长的青石雨巷。

如此撷晨光而行,摒意念而止的浮生,或许便是走走停停,无处不可安歇,无处不可驻足的经历。

看破浮生过半, 半之受用无边。半中岁月尽悠闲,半里乾坤宽展。半廓半乡村舍,半山半水田园。。。。。。。

前两天,朋友圈中一位教国学的先生写道“得者,时也;失者,顺也,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伤。”两天后,便赤脚走在三亚的沙滩,当得上平生一洒脱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