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白虹精

浙江塘西镇,有一座丁水桥,船夫马南箴在此以撑船为生。

一天深夜,马南箴正在载客渡河,忽然听见有人喊着要坐船。马南箴往声音方向看去,是一位老妇人带着一位姑娘。船里的客人嫌麻烦不载两母女,马南箴说:“半夜里个女人无船可乘,我们送他们一路也是一件积阴德的事。”便撑船到岸边接了母女上传。几人坐在船里,也都默默的不说话。

当时正事秋季七八月的时候,北斗星的斗柄正朝着西方。妇人指着北斗星笑着对女儿说:“猪郎的手又指着西方了,他就这么喜欢追随潮流风气吗?”女儿说:“不是啦,七郎也是迫不得已的。他如果不按时令转动那世上的人不就分不清四季了。”船客听的莫名其妙,一直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两母女发现船客在看她们,就不说话了,也没有介意船客的眼神。

船行到北关门时候天已经亮了。妇人拿了一张麻布,从包裹里包了一些黄豆作为答谢。并说:“我姓白,住在西天门。你哪天想见我了,就把脚踩在麻布上,就能飞上天了。”说完母女两人就不见了。

马南箴以为见了妖怪,吓的把豆子麻布全都扔了。等回到家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袖子里还有几颗豆子,正要扔时发现豆子竟然都变成黄金了。立马后悔的大喊:“哎呀,难道是神仙了?”急忙跑到扔豆子的地方去找,到了发现豆子已经都不见了,只剩下麻布还在。刚用脚踩了上去,周围祥云出现,感觉身体变轻了,下面的村庄树木都逐渐变小。

不一会,飞到了一座宫殿门外。以为青衣侍女在门外喊:“新郎果然来啦。”走进屋里扶着妇人出来了。侍女说:“我与先生前生就有缘分,今日小女子愿意与先生成家,服侍郎君左右。”马南箴忙推辞说自己不合适。妇人又说:“天下哪有那么多般配的夫妻,只要有缘分就是合适了。我求渡时,缘从我生;先生肯渡,缘从你起。”说完,周围歌舞酒席都齐备了,婚礼就此举行了。

过了一个多月,马南箴过的很好,但却有些想家了。侍女让他仍然用脚踩着麻木,马南箴踩上麻布,周围仍是祥云升起,一晃就回到了丁水桥。乡亲们都来围观,马南箴说自己从天上来,却没人相信。

之后每次回家也都是乘麻布来往。马南箴的父母觉得是有妖孽作祟,就偷偷的把麻布烧掉了,麻布烧后发出的香味好几个月都没散完。从此马南箴就与天上断了联系。有人说,那姓白的人应该是白虹精。

①:猪郎:指北斗七星。

②:白虹:太阳和月亮周围的光圈,称为日晕和月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