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艾相亲记(八)每个人都需要树洞

-1-

李红梅一看到杜小艾进家门,就从沙发上弹起来,去帮女儿挂大衣,趁机凑近看女儿的脸色。

“妈,我自己来就好。”杜小艾真不习惯她妈妈突然地殷勤。知道自己和曹铭分手后,李红梅就开始神经质,说话说半截,没事就往她脸上凑,好像她是个失恋的玻璃心少女,不能经受一点意外和打击。

“小艾回来了,快洗手,水煮鱼马上好。”爸爸杜大海系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乐呵呵地对杜小艾说。看着杜小艾转身去了卫生间,他走过去用胳膊碰了下老婆,小声说:“别那么紧张兮兮的,搞得孩子都不自在。”

跟曹铭分手的事情,对杜小艾的妈妈的影响显然比对杜小艾大。杜小艾刚开始和曹铭约会,李红梅就跟一起跳舞的姐妹们说了,女儿杜小艾找了个大学副教授,才学好,样貌也周正。她现在真是后悔自己的大嘴巴,那该死的副教授真不是什么东西,跟女儿分手才几天就结婚了。

消息是从介绍人李阿姨那得知的,说是认识不过十天就领证了,李阿姨在曹铭的朋友圈看到晒的结婚证才知道的,惊讶的跑来问李红梅是怎么回事,李红梅气得胸口疼,缓了很久才缓过来。

李红梅心里气不过,在她心里如珠如宝的女儿,怎么就被人这样轻视。她更担心,女儿会为这个事情伤心,周末坚持让女儿回来,也是想宽慰宽慰女儿。她满肚子的话想跟女儿说,可是都被杜大海拦着,说这些话只会给女儿添乱。孩子大了,有些道理已经不需从父母这里获得,他们就好好安慰下孩子的胃吧。

饭桌上,李红梅说;“小艾,你爸说想给你买辆车。你们单位下班太晚。现在夜长了,天黑的早,你晚上坐车我们不放心。”

李红梅打电话催她回家吃饭她就猜到她们已知道曹铭结婚的消息。她没想到爸妈为了安慰她送她这么大一个礼物。杜小艾没有推辞,她知道,自己此时拒绝,爸妈会更难受。小的时候自己每次受了委屈,爸爸都会给她买个礼物,安抚她。到现在,她依然是爸妈心里的最疼爱的小女孩。

-2-

格格周岁生日,杜小艾买了礼物前去祝贺。跟罗珊珊又有两个月没见面了,再见罗珊珊,杜小艾发现她又瘦了很多。

罗珊珊带格格去洗手的时候。陈大为低声对杜小艾说:“周末你跟姗姗去看场电影吧,她近来太累了,需要放松下。”

陈大为把电影团购码发给了杜小艾,《追梦环游记》。一看名字杜小艾就明白了。罗珊珊妈妈的忌日快到了,6年前的12月,最冷的月份里,罗珊珊的妈妈病逝,那是罗珊珊心底最深的痛。

电影院里,罗珊珊靠在杜小艾的肩头抽泣,泪水浸湿了杜小艾的毛衣。

外表坚强的罗珊珊内心的脆弱杜小艾最明了。

罗珊珊的妈妈走后没多久,她父亲就续娶了,妈妈的照片被收了起来,罗珊珊把照片从爸爸那要走,摆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之后很少回家。

她的后母不能容忍母亲的照片摆在家里,又怎能容忍她地时常出入。她不想父亲为难,最好的方式就是少见。

怀格格时,陈大为的妈妈曾说过一次家里摆去世的人的照片对小孩不好。罗珊珊不肯收,那是孩子的外婆,即便自己的妈妈已经去了天堂,也会如她一样爱这个未来的宝宝,她的家,也是妈妈的家。她希望妈妈能每天看到她,看到她的孩子出生,看到她的孩子成长。

陈大为的妈妈见罗珊珊如此固执,不再说此事,但两个人心里已生了嫌隙。格格出生后,他们老两口过来帮着带格格,对罗珊珊却一直冷淡。

“她们抱怨别人家都是两边老人轮着带孩子,我没了妈妈只能让她们受累。看到朋友去了海南度假,就更不平衡了。”在咖啡馆里,罗珊珊已经平静很多。有个机会这样大哭一场释放了最近所有的委屈。

分开时,杜小艾走过去抱抱罗珊珊,她知道罗珊珊不需要她的建议,她从来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任何难关都能闯过的女强人。她只是想让罗珊珊知道,不论遇到什么委屈,她都愿意陪着她,听她倾诉,做她永远的树洞。

罗珊珊对着杜小艾说:“我要回去抱格格了。”她擦干眼泪,整理了衣服,脸上重新挂上笑容。“我们都要好好的。”

杜小艾想起罗珊珊的妈妈安葬那天,罗珊珊抹掉眼泪,笑着说:“妈妈,我一定会幸福,你放心。”

“加油,姗姗。你一定要幸福。”杜小艾对着罗珊珊的背影说道。

-3-

杜小艾是罗珊珊的树洞,她自己的树洞是微博。朋友圈里有太多家人朋友,随便的吐槽都可能会引起一大堆猜想。朋友圈是用来给领导秀加班,给家人秀快乐,给朋友分享生活的。微博里没人知道自己是谁,可以自说自话,是个非常安全的树洞。

12月24日,她在微博上记录下:那个在你背后总是用手轻戳你的男孩其实是喜欢你。

这天老板怕堵车,让大家下午4点就下班。杜小艾的车号限行,就坐了公交。途中经过一所学校,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穿着校服上车,车厢里一下子喧嚣起来。坐在最后一排的杜小艾抬头,看到斜前方的男孩用手戳戳前排的女孩,女孩回头他扮个鬼脸,女孩翻他一眼,扭身,他停顿一会儿,又去戳她。女孩再回头,他递上去一块巧克力。女孩接过巧克力,扭头的一瞬脸上是羞涩的微笑。

女孩先到站,下了车,男孩一直勾着脖子往后看,直到司机骂:“找死呢,把头缩进来。”

小孩子的喜欢真是单纯。他喜欢她,不敢明说,就不断地戳戳前排的她,只希望她能回头,自己可以多看她一会儿。

杜小艾在微博上写下那段话时,想起了坐在自己后排的陆子俊。他总是用手指轻轻戳她,给她看他用粉笔雕刻的宝塔;给她一块在口袋里焐热了的大白兔奶糖;给她一张吃干脆面集的卡片;……

她嘴上说讨厌,内心却有小小的小欢喜。那感觉,恍如隔世。

她往上翻自己上一条微博:重逢在最不合时宜的时间,只能变成错过。时间是10月17日。

这是上次在去听课的酒店偶遇陆子俊的时候写的。她居然这么久没更新了,可倾诉的事情越来越少,这或许也是一种成长。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悠然 曾经的媒体人,现全职陪伴两个孩子成长,专注育儿与女性情感,正面管教认证讲师。在纷杂的生活间隙,依然有仰望蓝天的憧憬,文字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