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媚春光里、际遇文情并茂的珍籍(第260记)

        和风送暖,风清气爽,就一个人,怀揣着梦想,乘33路车,踏上了去新华路新西南巷淘书城淘书的征程。有时候,也特迷信,以为,心情,是决定今天淘书,有没有美丽斩获的因素。心情好,就有意外发现;心情不好,就去也是白去,徒增失落。而今天,是纯粹游走大自然的心理,也就没有什么负担。却意外的淘到了心心念念的好书。对自己,仿若有天意昭然。

        看到的新颖书籍,太多了。少不得,搬了一大摞。斟酌再三,放下又捡起。读文字、读序言,甚至是数页码,最后拍板、收藏这5本书。

        第一本,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版,南子著的《西域的美人时代》,大32开本,267页。

        也不是一开始,就喜欢的爱不释手的。在封底,显著位置,设置的广告词是:女性版文化苦旅,重走丝绸之路。

        正好,书摊左近,就摆放着余秋雨先生近似于盗版的《文化苦旅》和《霜冷长河》,翻了翻,感觉着余秋雨先生的文本有程式化意味、引经据典、连篇累牍到“苦读”的境界,找不到阅读现代文学大师们游记散文,那种轻松活泼、幽默诙谐的文字意趣。

        翻开南子著的《西域的美人时代》,先是被书中大量的彩色史料图片吸引;继之以阅读文字,见识到作者叙述语言的优美。才感到,是遇到了一本好书。喜欢她,是她有着一种舒缓悠扬的女性叙说的腔调。

        “我又看见了那个神秘的女人,最后一抹夕阳笼罩了她的双肩,她微张的眼神回眸时,立刻迷醉了整个草原。”这是南子的《王昭君:艳与寂》。而每一篇文字,都是一首首舒缓优美散文诗。

        第二本书,中国社会出版社版,【美】阿尔多·李奥帕德著,吴美真译、王瑞香审订的《沙郡岁月》。大32开本,339页。这本书好不好,看封面介绍:与《瓦尔登湖》并誉为自然人文写作的典范。

        外国文学名著,原著做的好,这不假,但要让译作也耐读,这还真不敢说。(我以前,就撰文叙说过,淘到拙劣译家,粗制滥造译文的苦恼。)所以,拿到这本书的时候,也有考虑再三:要是不要的疑难。

        在这里,我要隆重告诉你的是,这本书,之前,我已经藏有两种了:一本是英汉对照版的;(《沙郡年记》,【美】阿尔多·李奥帕德著,孙健、崔顺起、丁艳玲译,自然文库,当代世界出版社2005年9月第1版,方16开144页。)

        另一本是简装版的,(《沙乡年鉴》,【美】奥尔多·利奥波德著,侯文惠译,绿色经典文库,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12月版,大32开256页。)

        这本精致打造的文本。50多幅铅笔画插图,由【美】查理·舒华兹执笔。它横跨了生态、哲学、文学、历史等范畴,“如此严肃,却又那样清淡流畅。”值得一读再读。在王瑞香所做《既是美文,也是经典》的序言中,提到:“某位书评家说,我们能读到这本著作,是何等幸运!”

        而我,手拥三部,乖巧如三胞胎佳人的典籍,却一本也没有通读过,细思禁不住要汗颜呢。

        第三本,新蕾 出版社版,汤汤著的《绿藤红藤》,大32开本,103页。初看封面,斑驳的水彩,勾勒出抽象画派的树杈、房舍和大人小孩影像,纯粹的童书样式。翻阅内页文本,彩色的水彩插图,草地、人物、农村场景更见清新清晰一些。试读几段文字,有和小孩子,讲故事童话的语气。再看封面标识语:汤汤灵动系列。

        原来汤汤的这一系列,除了《绿藤红藤》,还有《柿子柿子》、《只是偶尔哭》和《淩浔的鱼》。进一步阅读,才知道,所谓“灵动”,是讲给小孩子听的“温情”鬼故事。在汤汤的叙述里,一个个逝去的亲朋好友,都是赋予人情味的外星人一样,在关注着小朋友,在和小朋友友好的互动着。

        出版社编辑袁颖的后记《迁徙的去处,总在暖处》讲到“纸缝处透出的光,安然,悠远。我们的眼睛扫过阴暗,心却转向明媚,瞬间懂得哪些应该珍惜,哪些应该无所畏惧”。

        版本很重要,所以在2018年3月底,一口气读完这本小薄书之后,又去淘书公社翻检了很久,捧回来一本春风文艺出版社,汤汤著的《到你心里躲一躲》继续赏阅。《到你心里躲一躲》正和成堆的“国内、国外大奖书系”童书一起,堆放在靠西墙的墙根处,被一批批的读者冷落着、瑟瑟的发抖着,等着我,通过汤汤的名字去发现它、带回家。

        第四本,一本新诗集。长江文艺 出版社版,黄纪云著的《宠物时代》,窄16开本,126页。黄纪云,名头不小,新诗丛书《星河》、《诗建设》的创办人。而这本《宠物时代》,就是《诗建设》书系之5。怪只怪咱新诗爱好者,才学短浅,硬着头皮读完,愣是看不出诗家,要表达些什么!

        还好的是,百首新诗,看懂了一首《老虎出没的地方》,“这里曾经是老虎出没的地方,它的神秘性远胜于它的庄严肃穆,你可以到这里走走看看,譬如每年的第一场大雪以后,但最好什么也别想……”

        我也是,什么也不去想了,新诗‘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新时代,学写新诗,任重而道远。喜欢的,多学学;不知道的,暂且存疑吧。

          最搞笑的是这本书,百花文艺出版社版,沈荣均著的《斑色如陶》。(大32开本,245页)。本来,第一眼,选中的不是这本书。

        那本书,也是“在场主义散文丛书”的一本。几个星期去淘书公社再看【甚至可以说,现在】,一套四、五本书,还原原本本的待在原来的地方。

        只是,回头再次翻看的时候,发现第一次拿到的书,选材虽然合乎口味,可是语言组织,看不出文化技术含量来。就想在这几本书中,好歹要甄选出一本,也不枉自成系列的散文丛书,没有入得自己眼光的书来。这就有了《斑色如陶》的入选。如陶,以及七月等文字,明显有演绎《诗经》文本的痕迹。


                                                                            2018年3月10日下午,星期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