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0 《盔甲骑士》——你有勇气卸下荣耀么?

很久以前,有一位骑士,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善良又有爱心的人。于是他身穿盔甲,不停的拯救公主、打倒恶龙,受到人民的无限爱戴。为了能够随时出征,他甚至在家里都穿上盔甲,很长时间不曾脱下。

然而穿着铠甲,就不能拥抱心爱的人;戴着头盔就不能亲吻年幼的孩子。他曾经以要出征为名义,拒绝拥抱和亲吻,把自己关在盔甲中独自品尝被爱戴的荣誉。等他发现即将失去爱人的时候,他想脱下盔甲,却发现那盔甲已与他融为一体,脱不下来了。

为了挽救家庭,他要脱下盔甲,于是他决定去找梅林法师!


“法师说:你的整个人生就像是一个迷失的人在到处乱转。

骑士说:我这么大老远来找你,可不是为了被羞辱的。

法师说:你总把别人对你说的实话当作是对你的羞辱。”

习惯享受赞美的人,自尊心脆弱得容不下一点批评。能虚心听取别人的建议,是脱下盔甲的第一步。

“你穿上盔甲是因为怕自己受重伤,或者被敌人杀死。

如果你是一个关爱他人又心地善良的好骑士 ,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证明给别人看呢?”

过份维护荣誉、好面子,看重别人对自己的评价,是因为内心有着小小的自卑。害怕失去,害怕受到伤害。美妙的保护色不止放大了自己在别人眼中的形象,还迷惑了自己。

骑士给儿子写了一封信,问他是不是需要自己回到他身边 。儿子的回信是一张白纸,因为骑士终日在盔甲里,孩子对他的了解太少太少了。于是骑士痛哭一场,决心踏上真理之路,穿越三个城堡,一定要脱下盔甲!

他带着松鼠和鸽子二个伙伴上路了,然而第一夜过去,他的面罩脱落了!他痛哭的那一场 ,让他意识到曾经欠缺的爱,于是眼泪腐蚀了面罩。

“他的生命都浪费在回顾过去和畅谈未来之中了。

他从来没有抓住现在,快乐的在当下过。”

在寂静之堡,骑士一人独处,终于面对了自己“害怕孤单”这个事实,同时他意识到多年以来,他用盔甲形成了墙壁,漠视了妻子 ,让她多么痛苦。于是他又大哭一场!

这次大哭,他脱下了面罩。

“鸽子生来就有翅膀,而你生来就有一颗感情丰富的心,

现在你的心被唤醒了,就像你本该如此那样。”

又有多少时候,有多少人,能好好的静下来听一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和自己对话呢?有太多想要维持的假象,就有太多迷失的自我啊!

“你是否曾经错把需要当成了爱。”

在知识之堡,骑士想起自己与妻子曾共患难,妻子为他付出了一切。他向她索取的太多,却不曾好好的爱她理解她。他需要妻子和孩子对他的爱,是因为他不爱自己。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又怎么能爱别人呢?

我们经常给自己贴标签,我是母亲,我是妻子,我是爸爸,我是老板……吝啬于爱自己,又怎么敢说自己爱别人爱得那么伟大无私呢!内心需要体验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所以努力的付出,期待得到对方一些赞美和回报,就无比满足。那是因为自己不能让自己满意,自己不能让自己满足啊!于是寄希望在别人身上,努力的取悦,希望能被多爱一点!奉献是伟大的,可是多少奉献满足的却是自己内心的感受呢?以爱的名义绑架别人,不也是一种错误的爱的方式么!

“他这一生都在以一种自以为会让别人喜欢自己的方式活着。

这一切都是为了证明他是个关爱他人又心地善良的好人。”

骑士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他愿意改变内心的愿望,做一个尊从内心而不是尊从于浮华的人。于是他四肢的盔甲也卸掉了。

“因为你认为那只大怪龙是真的,所以它喷出的火焰在你的脑袋里也就成了真的。

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做决定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恐惧于恐惧本身,便陷入了恐惧。恐惧和疑惑都是假象。顺带的,疼痛其实也是假象。我们面对必须接受的事实,承受能力远远超出想像。所以不能被假象打败。这需要智慧来判断,还需要勇气来支撑。在志勇之堡,骑士击败了假象,终于来到了真理之颠。

“当骑士掉入更深层的虚无之境时,他放下了所有针对他人的成见。

他不再把自己的不幸和过错归咎于他人了,这让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

现在他无畏无惧了。”

放下恐惧,放下执念,骑士勇敢的选择信任——信任是一种无形的力量,他领悟到最后的爱的真谛。终于,他脱掉了全部的盔甲。

脱掉了盔甲的骑士是谁?

他是由内心发愿,真实的去爱、去感受,不抱怨,不盲从的人。

勇敢的卸下荣誉、卸下枷索,直观内心,能正视自己的人,才是真的勇士。

有一种螃蟹,出生之时,它们便需要选择是安于沙滩,还是潜入深海。胆小的,不想经历风雨的螃蟹,选择安于沙滩,于是它们变得又小又丑,安逸的吃着残食。想接受挑战的螃蟹,无畏的游向大海,于是它们最终长成又大又威武的模样。

内心一直在指引我们前进。一切伪装和外壳都不能成为我们成长的最终动力。

《盔甲骑士》并不是一本童话,因为小朋友们不会有这样成年人才有的烦恼。

这是一位好友推荐给我读的故事,里面有很多直扎内心的对白。

我也推荐给朋友们,祝愿我们一切由心而发,从心而动,做自由的自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