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河(下)

字数 1567阅读 36

(三)

后来回家上学了,每到周末,就会和堂兄弟姐妹去姑姑家找两个表哥玩。我们一行五六个小孩子,经常学电视里面的红军战士,排着队伍往前走,有时候按高矮顺序,有时候按照年龄大小,每个人都认认真真的喊着“一二一”的口号,迈着整齐的步伐出发。不过这种秩序感,总是在我们上了坝子之后被打破。

姑姑住在河对岸,要先沿着河坝走上一段时间,河坝的下面是一片茂密的树林,阴森森的,因为家住医院附近,经常会有生病的婴儿或者超生的女婴裹着个小被子被人遗弃,有的被好心人发现了就领回家去,或送到福利院,有的因为丢弃的地方太隐蔽,就永远的躺在那片树林里,和大地融为一体,所以我们小孩子听多了这样的故事,就对那种破布极为敏感,觉得那里面肯定包裹着一条已然逝去的小生命。树林里,被勤劳的人们开了荒,种上了各种粮食蔬菜,每到春天,有大片大片金黄的油菜花,有时候会不小心碰到恋爱中的男女在单独在一起,我们小孩子也因为害羞慌乱的飘过。到了秋天,路边的野草开始发黄,蚂蚱也由青变成灰褐色,在草丛里不安分的跳来跳去,我们就卯足了劲,看准时机,张开双手往草丛里扑过去,捉到大的就留着,小的就扔掉再找寻目标。我们一路上捻些野花,惹点草,好不欢乐。那时候还没有修桥,要到河岸一个固定的地点去找船夫,把我们渡到河对岸,现在想想大抵是我们都喜欢坐着小船飘摇在河面的感觉,才会每到周末就要去姑姑家的缘故吧!

小船并不大,没有顶,一次容纳10来个人左右 ,每人收费不过几毛钱的样子,船家待我们摇摇晃晃上了船站稳或坐稳之后,就把系在岸边的绳子解开,用竹蒿大力的一撑,船就缓缓移动了。船家不慌不忙的双手握着船桨,开始划动起来。每次我喜欢坐在船边,生怕掉进这深不见底,宽阔无垠的河里,我就尽量的把身子压低,把小手伸出船外,划着河面。船桨在水里翻动,w时而探进水里,时而跃出水面,搅起一个个的漩涡,又一个个的消失在船后,向后看去,小船把河面划出了一道痕。

不多时,便到了河对岸,船家先行上岸,把绳子绑好,就照顾我们小孩子一个个的跳下船去。不多时我们一路欢笑嬉闹着就到了姑姑家。吃完中饭再过一会儿,我们就该回家了,有时候表哥会送我们到坐船的地方,有时候还会使坏偷上别人家地里种的庄稼,比如花生,红薯,而且还是没有成熟的。我有一次拿着一小把粘了很多泥巴的花生,坐到船边,顺着小船划动清洗起来。船家告诉我现在的花生还没有成熟,里面是没有仁的,下船后我把花生一一剥开,果真,里面是小小的一丁点,没有“住着一个白胖子”。

(四)

后来高中毕业那个暑假,我带两个好友沿着坝子一路走着,坝子上原本那些茂密的大树已经越来越少了。小时候每到春天,满坝子都是高大的槐树花,白茫茫的一颗又一颗,已经都被砍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草坪,低矮的绿植。原本坝子下面阴森的小树林也没有了,之前开辟的庄稼地也很多荒废了下来。

我们沿着坝子往前走,不知不觉,走到原先坐船的地点,一只小木船拴在河边的柱子上,随风飘摇着。早些年横跨着这条大河修了一座大桥,再没有人来坐小船到河对岸了。船家从这里经过,我就大胆的用2元钱问他租了小船。随后我们兴奋的上了小船,我告诫他们一定要坐稳不要玩水,万一掉到河里就是死路一条。我负责划船,心里想象着之前船家划船的样子和技巧,我也拿着笨重的船桨慢慢划着。所幸的是我还真的无师自通,船渐渐的驶离岸边,不多久我就将小船滑到了河中央。当时回头一看我们离岸已经那么远了,就开始担心如何回去的问题,不过大约是成就感抵消了担心的念头,我也停下来,就让小船飘着,我们就在船上一起唱起了歌——当然少不了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桨》!

在船上玩过了瘾,我就又把小船划回岸边,把小船还给船家,在心里默默的对小船说了再见。

(五)

如今河流还是那条河流,夹杂着些许腥臭味,每年的雨季水平面会上升。在经过那座大桥的时候,远远看去,还是那么的宽阔无垠,波光粼粼,闪耀着光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