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过海来看你

漂洋过海来看你 李宗盛

跟很多人一样,我也是通过中国好声音熟知这首歌的,虽然第一次听并不是原唱的版本,但当时内心着实被感动了。

这首歌是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且随着经历的累积愈来愈喜欢的李宗盛作词作曲的。提到李宗盛的创作,都是充满故事、娓娓道来的作品,《漂洋过海来看你》也不例外。只不过,这是他专门为一位女歌手创作的一首歌,这位女歌手,正是《漂洋过海来看你》的原唱,娃娃金智娟。


故事要从1991年讲起。当年,娃娃和李宗盛随口聊了五分钟自己的恋爱状况,讲述了身在台湾的自己与一位身在北京的男子相恋的故事。正是这短短的五分钟,却早已把李宗盛感动。两天后娃娃再遇到李宗盛时,李宗盛给了她一张餐垫纸,上面写着的正是《漂洋过海来看你》的歌词。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地来看你/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这是李宗盛一碗牛肉面时间不经意的创作,但这个不经意的背后,却承载着一段当时那个年代或残酷或沉重的故事。


那位身在北京的男子,其实是当时在大陆赫赫有名的“先锋诗人”阿橹。

据说娃娃与阿橹两人邂逅于80年代台湾某次世界华人诗会。当时两岸之间的往来远不及今日便利,阿橹去参加那次诗会,也是擅自越过所在单位,借到香港才到达台湾的。当诗人遇上文艺气质浓郁的女歌手,北京与台湾天南地北距离的阻隔,时代大背景下政治的捉弄,阿橹作为已婚男人道德的限制,这些,都没能阻止两人无法逃脱地迅速坠入情网。

这些,也让一段本可以轰轰烈烈的爱情,变成了世人眼里的苦恋。

记忆它总是慢慢地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用娃娃的原话说,李宗盛就像在她身边安装了监视器,“什么呼吸啊,什么那种黄沙,北京的那种黄沙的清静啊,还有那种城市的感觉啊。那种两个人都很孤独,可是又不想放弃希望,我就觉得说,太可怕的丝丝入扣。”


那种两个人都很孤独,可是又不想放弃希望。这话说的真好。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所有的情绪都只能孤身一人默默舔舐,寄一封漂洋过海的信,指不定哪天就沉入海底,更别说,漂洋过海来看你了。

彼此守着对方给的承诺,以为这样才能度过最绝望的时刻,某座城市因为少了谁而陌生,某个角落却可以因为和谁待过而格外熟悉。于是乎任情欲疯狂生长,恣意消耗,忘却世间的守恒。

可是此情绵绵,在当时又怎抵得过此生漫漫。这是两个人的孤独与煎熬,这也是那个时代的孤独与煎熬。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录音棚里的娃娃,哭到唱不下去这首歌,哭到声音沙哑。次日重录,仍旧如此。直到整张专辑《大雨》里的其他歌全部录完,娃娃才将自己从歌词中抽离出来,最终才完成了《飘洋过海来看你》这首歌的录制。

一生和你相依,终究成了一份奢望。尽管从一开始,娃娃就明白,但她从没放弃,漂洋过海的努力。

专辑发行之后,《飘洋过海来看你》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甚至在一次就餐时,一个女服务生对娃娃说,“我要谢谢你这首歌,我现在做这个工作,就是要存钱,然后去看我的男朋友。”相信这个服务生只是当时许许多多相隔两地的年轻恋人们的缩影,他们青春奔放,满怀梦想,爱得热烈,只争朝夕。

这些恋人们就像娃娃和阿橹,可娃娃也发自内心地祝福他们不要像自己一样。


如果说爱情是永恒的主题,那异地也该算是永恒中的永恒了吧。

现在这个年代的异地情侣,比起娃娃和阿橹总是幸运的。但各方面条件越来越优越,越来越能满足异地恋人间的传递与交流,却不意味着异地恋是越来越容易坚守的。我们总是向往着某个年代的爱情,却没有发现没有特定哪个年代的爱情是容易经营的。匮乏的年代要想方设法跨越条件的限制,便利的年代也要竭力抵抗林林总总的诱惑。

归根结底,用心不意味着就能事事平坦,可稍不用心,之前为爱付出的一切便将付诸东流。

我特别佩服身边那些坐二十多个小时火车,突然出现在女朋友宿舍楼下的哥们儿,我总说他们腰好肾好。但除此之外,我在他们身上还看到另一种东西,叫爱的本能。

我想见你,我就来了。


娃娃自己在这首歌问世半年后,终于还是结束那段恋情。如今,她早已结婚生子,有了美满的家庭,只留下这首歌,纪念那段为爱飘洋过海的经历。深爱也好,苦恋也罢。值得也好,残酷也罢。

而诗人阿橹,回到大陆后被单位开除,妻子赴俄经商一去不回,生活穷困潦倒,在1997年的时候因抢劫杀人罪被判了死刑。

这,是故事的结局。


翻了下阿橹的诗,跟大家分享一下这首《船歌》,只是分享,别无他意。

「船歌」

那是些下雪的日子

我在江畔等船

那将是我一生中最后一次远行


我把一生的缘情揣在怀里

看着流速沉缓的江水

就在我朽迈的地方

一只船

凌波而来


那么慢


象我的歌声在作最后的尽别

象我伤痛的心

在抽搐中

最后一次将往事拥紧

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我年轻过的地方

那些开败的花儿

以没有果实的结局向我致歉

雪 就这么无情地掩埋了它们

在我一生都没有抵达的地方

我把一些破碎的往事

拼凑在一起

我的心也就在此到岸

有如盛开的雪莲花一样热和

2015.7.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