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幽默曲(39)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我摁下“拒接”按钮,谁料陈夏不依不饶的拨来电话。我索性把手机关掉,扔在包里。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看着文学社里的人,一个一个的都走了,最后只剩下卓伟和我。

我拿过酒杯给卓伟满上,又给自己满上,眼泪不自然的就往下流。

“小懂,哭什么?”卓伟拍了拍我的肩膀,也有点儿啜泣。

“不知道,酒喝多了,没上厕所。”我笑着说。

“关小懂,你真是开心果。能正经点儿吗?”卓伟自顾自的喝着。

“正经?我就是太正经了。社长,你说上大学为了什么?你看看我大一这一年,除了谈恋爱,就是扯不清的各种烂桃花。”

“烂桃花?有一支好的,你不珍惜。”卓伟说着,又喝一杯。

“哪一支?我怎么没看到。”

“哎,有些事情,逃不掉,必须经历的。有些事情,你削破了脑袋,怎么钻营都白搭。”

卓伟的话,我听得似懂非懂,我拿起酒杯:“敬我们的大哲学家。”

“马屁拍得受用,谢谢。”卓伟明显的醉了。他站起来拍了拍我说:“关小懂,回去吧,再晚就不安全了。”

“社长,你以为这是哪儿啊?大学诶,不安全?”我撇撇嘴。

“赶紧赶紧的,收拾收拾回去睡觉吧。”卓伟应把我赶了出去。

-2-

我走在回宿舍的林荫道上,道路两排的法国梧桐雄壮得就像两排卫士。透过微黄的路灯,树叶在水泥地上投影出斑驳的倒影。我心想,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这半年,跟付月天见面的次数少了,在一起吃饭的机会更是寥寥。早知道,我也考个医学院,我倒想知道大一能忙成什么样子。不知不觉走到校西门,隔街相望,医大就在不远处,于我却是千里之遥。算了,这样也好,省得像木子她们那样,总是夜不归宿。

想着想着,一个黑影挡在了我眼前。抬头一看,吓了我一跳。陈夏阴沉着脸,站在我前面。

“陈夏?”我强装镇定,左右看了看,除了我们俩,竟然没有其他人。

“关小懂”,他很生气的说:“为什么不接电话?”

“哦,没电了。”

“走”,陈夏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就往校外走。

“陈夏,陈夏。你拉疼我了。”我被陈夏猛地一拽,酒醒了大半。

他把我推到一个无人的阴暗处,我靠着墙,慌张极了。我故作镇定的看着陈夏:“你找我什么事儿?”

陈夏没有回答,整个人贴到我身上。

“陈夏,你别这样。这里是学校。”我哭着对他说。

“小懂,我喜欢你。”他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更加肆无忌惮。

我想推,却使不上力气。任由陈夏在我的脸颊、嘴唇、脖颈肆意的吻着。眼泪大滴大滴的流下来,我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小懂,我会对你负责的。”陈夏边说边亲吻着我的眼泪。

陈夏解开我上衣纽扣,我再一次拒绝:“陈夏,到此为止吧,不要在这样了。”

“小懂,你是我的,你早就应该......”

陈夏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狠狠的拉拽到一边,接着就听到他凄惨的叫喊声。

“小懂?”

“思纬?”我听着熟悉的声音,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嗯,是我。”吕思纬脱下外套,盖在我身上。

我冲到吕思纬怀里,小声啜泣起来。他抱着我,蹲在地上,轻轻拍着我的后背。吕思纬说:“没事儿,没事儿,小懂不怕。什么事儿都没有。”

我还是在啜泣。

吕思纬横着抱起我说:“小懂,你又沉了?”

“扑哧”,我笑了。被吕思纬抱着,我感到安心和平静。我看了一眼被卓伟拳打脚踢,在草地上惨叫的陈夏,真想上去踹他两脚。

离宿舍不远,吕思纬把我放下。

“小懂,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吕思纬向我挥手。

“嗯”,我努力的点点头。

回到宿舍,大家都睡着了,可我仍然心有忌惮。陈夏刚才的的确确把我吓到了,如果可能,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他。

“陈夏,陈夏......”我听到陈紫苏梦语,竟然喊得是‘陈夏’,我莫名的嫌恶,觉得紫苏很悲哀。

第二天起床,我头痛欲裂。喝了两杯白水,稍许好了一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突然,我才晃过神来:吕思纬回来了?我拿起手机,开始翻看电话簿,找到吕思纬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思纬?”电话是通的。

“嗯,小懂,你起了?”吕思纬的声音依然柔和。

“嗯。”我想了想,接着说:“思纬,昨天谢谢你。”

“我应该做的。不过,小懂。我走了这么久,你怎么还是没有学会保护自己。不是早就让你跟陈夏断绝往来嘛。”

“我是为了紫苏......”我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嗯,没事儿。反正以后有我呢,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吕思纬没有再指责我。

“你,不走了?”我问。

“不走了。”

“交换生呢?”

“我放弃了,这里有我更重要的人。”

吕思纬说完,我们两个都沉默了。

“小懂,好好休息一天吧。”

“嗯”,说完,我挂上电话。吕思纬回来了,我不断跟自己说,他真的回来了。他说邮寄给我的东西,我都还没有收到,他就回来了。是的,我希望他回来,我十分想念他,不知道出于什么感情,就是很想念。吕思纬于我,不像学哥,不像情人,不像爱人,却始终让我感到轻松。在他面前,我从不掩饰,这或许就是知音吧。想着想着,我偷偷的笑了。

电话响了,我本能接过来。

“喂,你好。”

“小懂”。

是陈夏打来的,我想挂掉。

“小懂,别挂。”

我继续听下去。

“昨天,我跟你道歉。”

我一言不发,拿着手机的那只手,紧紧的攥着,生疼。

“小懂,我对你是真心的。昨天,我是喝多了,我是气急了,我也没想到自己能做出这样的事儿。小懂,不管你是否原谅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挂了电话。至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儿。

喜欢?喜欢就是这样的表达?陈夏,你跟陈紫苏有什么区别。当,她初为了得到你,不惜牺牲自己,现在你呢,你又在做什么。陈夏,你真的应该选择紫苏,怎么就错爱了我?我自嘲道。

-3-

下午,我没去上课,而是去了文学社。我想感谢卓伟,要不是他,昨天我可能真的就贞洁不保了。

走到文学社门口,门是关着的。透过上面的玻璃窗,我看到他们在开会。“哦,原来在开会。”我心想,还是等他们开完会吧。可是再一看,我竟然在卓伟身边看到了吕思纬。我揉了揉眼睛,吕思纬竟然站起来,朝门口走了过来。他打开门,拉着我走进了文学社。

“吕思纬?”我看着他:“你怎么在文学社?”

“小懂,他是我们社长啊!”张默学姐在一旁解释。学姐看着吕思纬始终拉着我的手,接着说:“看这情形,是不用我介绍喽。”

“学姐”,我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甩开吕思纬的手,坐到了一边。

“好了好了,今天开这个会,主要是想见见大家。我,吕思纬回来了。”他深情的看着大家认真的说:“我想你们了。”

“社长,太肉麻了。”学哥学姐起哄到:“社长,是想我们了?还是想哪个妞了啊?”

“好了好了,别起哄了。周末,我请客,你们挑地儿!”吕思纬说完,大家都兴奋的个忙各的去了。

吕思纬走到我身边:“小懂,我还行吧,社长呢!”

“思纬,我进文学社,是你的意思吧。”我问。

“嗯,是我的意思。”

“郝峰你也认识,是吧。”我看着吕思纬。

“那是我铁哥们。”吕思纬眨了眨眼睛。

“卓伟呢?”我又问。

“他一个副社长,能不听我的吗?”

“对,对,我是副的。”卓伟眼含热泪走了过来:“这么久都不跟我们联系,真不够意思。”

“我回来,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还不够意思?”吕思纬看着卓伟笑着说。

“卓伟学哥,你说你喜欢男的,莫否喜欢的是我们社长,吕思纬?”我坏笑着看着卓伟。

“会开玩笑了,看来昨天没被吓坏。”吕思纬走过来,缕了缕我的头发。

“嗯,我先走了。”我脸红得挠了挠头,转身间却发现卓伟似有似无的叹息。莫非,他真的喜欢吕思纬。我立刻摇摇头,这都什么跟什么?卓伟那么优秀,怎么会是GAY。

“小懂,小懂。”回到宿舍,木子就不停的叫我。

“干嘛啊?木子。”我“啪”的一下,躺在床上。

“听说,昨天你差点被陈夏非礼。”这一次,木子说得还算委婉。

“什么?”陈紫苏噌得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个箭步奔到我身边。

“别问了,不想说。”我朝她们摆摆手。

“流氓,臭流氓。”木子大骂:“这种人,就应该拉出去枪毙。还上什么学,直接开除。”

“算了,也没发生什么。还好,有吕思纬在。”

“什么?吕思纬回来了?”这回换木子长大了嘴巴。

“嗯,他回来了。”我脸颊绯红。

“那更不能放过陈夏了,我得跟姚斌说,让吕思纬好好收拾他。”木子愤愤的。

“算了,木子,够丢人的了。”

“小懂,你知道什么?这叫强奸未遂,是犯罪。”木子义正言辞。

“什么强奸未遂,木子,陈夏也是喜欢小懂。”陈紫苏在一旁解释。

“行了行了,别闹了,我不想让很多人知道,万一到付月天那里,也不好交代。”我看着陈紫苏,心想,要不是为了你,我才不会碰上这种事儿。

“对,对,是不能张扬。那也得惩戒,我得让姚斌好好盯着这个臭流氓。”木子说。

“木子,你怎么知道这事儿的?”我忽然想起来,那天只有我、吕思纬和卓伟。

“我是听姚斌说的,姚斌是听勖楠说的。其他,我就不知道了。”木子说完,出去了。

思前想后,或许是卓伟和吕思纬说这事儿的时候,被张默学姐听到了,张默学姐又无意告诉了勖楠吧。总之,不要让付月天知道就好,要不然,又是一堆麻烦。

每周一、二、四、五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