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中沸腾的血液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些日子,南京高校摇滚音乐节到了我校这一站,我去嗨了一把。举起荧光棒,随着电音歌声节奏摇摆,high到极点甚至开始跳动,宛如我印象中的夜店自嗨。

不可否认,当鼓手开始用棒互击以引动气氛的时候,我听到了心跳声,我的和我边上的;我感受到了血液加速循环,细胞之间注入了磁性加速流动。那是摇滚乐的力量!

这些乐队中,有唱民谣的。一首秦皇岛唱出了纵多人的迷茫与无奈,想要而不可得的隐隐地悲痛,成了我们的共鸣。共同唱罢第一部分,边上小号演奏者吹出了令人为之动容、不禁为之感叹的曲调。有力而温柔悠长的号音,把刚才的忧愁情绪推向高潮!小号的吹奏者,带着眼镜,衣着普通,但鼓起的腮帮,紧闭的双眼和那似摇非动的状态,真是像极了秦皇岛中的桥上的少年。

悠悠号音,绵长而中厚,似我们的内心害怕而野心勃勃。懵懂而坚韧,是秦皇岛之外的我们。

有一支乐队唱的是流行曲。自创的词曲,三首歌,一首恋爱初期的爱慕;一首初入校园的不安与倔强;一首爱情结尾期的伤心。主唱负责酷到底,富有磁性的嗓音总能勾起听着的兴趣;演奏者则在吉他弹唱的同时各种甩,头发或吉他线。还有身后的鼓手,两根演奏棒,似乎在与鼓互相博弈,棒落,鼓面起,音生。灵活的双手,把乐谱和歌曲的内在演奏的淋漓尽致。

一切动作与表演,不安分也不夸张。可能摇滚乐的魅力就在于,你可以怒吼可以奔放,也富含内心的柔软

一支乐队,相当惊艳地表现了,摇滚的放荡不羁。留着披肩发的男主唱,戴着棉帽的吉他手们,半裸的鼓手。音乐一开始,主唱就发出了喉咙扩张好几倍、舌头使劲往后卷的个性声音。初听,并不习惯,有些吓人。随着乐曲的进行,他们自顾自地开始狂放,或摇头甩发,或蹦跳如怒。

舞台上的我们不求掌声,但求释放。怒放的生命,是摇滚人穷极一生的追求。

当我在走出演出厅的那一刻,我忍不住也吼了一声。对着月亮,我比了一个耶!为自己今晚的我洒脱,为摇滚人的力量。

在听了很多甜美的歌曲,悠扬的舞曲,或者寂静的钢琴曲后,来几首摇滚乐,还不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