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营教练课——我听见了

    今天教练课,练习各方位的聆听,耳、目、心三个角色全方位聆听,真的很神奇。我扮演案主时,被耳、目、心各个角色听出我压根没想说的东西。让情绪放肆了一把。有点出糗,又有一种被深度看见和理解的感动。

本来我是选6号图讲至暗的时刻,讲自己不被先生理解和看见的受害者,同时自己又在扮演不看见孩子的施害者,三言两语就讲完了,可时间规定是五分钟,所以又无话找话。

旁边耳、目、心三个角色一直听我,最后他们花一分钟的时间,把他们看到听到,反馈给我。

nancyl是心:你讲的虽然是不开心的事,但是讲起来很轻松。

安娜是目:你讲起来很很平静,只是每一次停下来继续说的时候,眼睛向上看一下,嘴巴一笑,又继续讲了。

珍珠是耳:听到你讲先生说你车开不好,你不开心,然后说孩子做作业的时候。有指点,对孩子有很高的期望。

最后大家讨论时,珍珠老师说好似有一种对某种情绪的麻木,此时我的情绪来了,先生说我车开不好,更多的从来没有被肯定。.我自己以前称之为隐忍,没有人看见,或者看见了也麻木。以前和公婆住在一起,看似其乐融融,其实我是一直靠边的,很孤单,没有帮手,快乐是他们的,婆婆是插在我和我老公之间的第三者,当我要“使用”我的老公时,婆婆是不允许的,说男人是不下厨房的,男人是不抱孩子的·····当然,这个论调只是在我要使用的时候,聊家常里又是常常会夸自己的孩子多么能干的,到了女婿那里又是另外一个标准了。而我老公,我更愿意称他为先生,自称不会哄人,是大大咧咧的大男子,捞了个便宜,全没他的事。老公是用来使用的,既然不能使用,还要服侍他,感觉还是用先生更合适,此先生非彼先生(大师,大家)也。

可怜天下父母心,当婆婆护着他儿子的时候,他儿子夫妻间的很多幸福慢慢的失去,我们的沟通越来越少,他既不能说婆婆不好,也不能说我不好,就一直憋着不说话。他真的很有本事,能一直不说。

我的快乐来自娘家,娘家姐妹五个能释放我的情绪,娘家能安放我的情绪,爸妈在的时候,在他们身边,即使是 不说话,也是一种幸福。后来妈妈走了,就留下爸爸一个人,我们姐妹五个轮流照顾,每周二、三晚,是我心灵最自由的时刻。

去年十月份爸爸走了,我的情绪就无处安放,只能是常常诉诸笔端。今天情绪被珍珠老师挖掘,被看见心灵深处的委屈,压抑还有珍珠老师说的麻木,有一种被理解的兴奋,感动和释放。

为什么不能跟家人说或者跟先生说呢?跟她们说,她们就会说都一样的,有什么好难过的呢?有的人比你还怎么怎么样,你就认命吧。有什么好难过的呢?

就感觉我的情绪从来没有被接纳过。也从来没被自己接纳过,一直把它掩盖起来,总以为那是见不得人的东西。今天把它晒了出来,湿漉漉的,在他们面前流了泪,自个儿又悲伤流了许久的泪。但愿也许不久的将来,我会坦然很多。

      不是说“伤口是光射进来的地方”,今天我的伤口被光射到了,很刺痛,但我想它,也会痊愈得更快。谢谢珍珠老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