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1)

上一章:封神(简介)

第一卷  绝龙岭

        “修竹苍松,紫芝琪花,野鹿迟眠碧崖,瑞霱绛霞傍红茶,易识得,不是凡家。

        绿荫萝径,梅林奇佳,闲唤飞鸟乘跨,逍遥适意游天涯,笑世人,羁于桑麻。”

        翠竹青萝,仙鹿灵禽恬然相嬉,正是指青峰山而言。

        这座青峰山峻及于天,苍然屹立。危石奇岩被掩映于松竹绿影之间,尝见百鸟安详,万兽怡意。

        晨晓朝霞烘衬,傍晚夕辉照射,千岩万壑,莫不拱列。唯此山青峰沐浴天地雨雾,秀于四外群峦。

        景物优胜,风致蒸蔚,祯祥祚瑞一派天成,显得仙气奕然。

        而此山又远离炊尘烟火,近无村落,清静十分,诚然是悟道修真的绝好处所。

        在青峰山西北山脊,有一处天然溶洞。洞内常年隐居着一位打坐炼丹的道人。

        这道人眉素目净,黑髯垂胸,脸上祥气绵绵,体貌甚是岸然威严。他尊号清虚道德真君,在这青峰山修行已不知万千几百年。

        因此天然溶洞每至桑榆时际,便为夕照映得焕发紫彩,令全洞皆紫意朦胧。故清虚道德真君即将之命名为“紫阳洞”。

        这天,清虚道德真君炼丹九转,舒臂起座,走出紫阳洞来。

        迎面接住一束阳光,清虚道德真君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今日圣丹早成半个时辰,这代表功力又增进了一筹啦。且不忙偷闲,速去看我那徒儿练功可否自律,有无偷懒!

        他想罢,即向洞口唤道,

        “金霞童儿,陪同为师去后山梨园,看你师兄用功去。”

        “是,师父。”洞里立即雀跃出一名十岁左右的道童。

        这名道童小髻上箍了个金圈,穿着一袭粗葛布缝的袍裳。

        他就是清虚道德真君双侍童之中的金霞童子。

        金霞童子跟随在真君身畔,悠闲地绕过数屺丹石,又折过一道微坡,不觉面前就是青峰山的梨花园林了。

        但见路边天然形成的疏篱之上,逸出银也似的梨花无数。浓厚的蕊香,馥郁心腑底里。

        金霞童子望梨园近了,忽然扯开喉咙喊道,

        “师兄,师兄——”

        清虚道德真君摆手止之,低声道,

        “金霞莫要知会他。为师正要检验他近段时间是否偷懒,是否把艺业也给耽搁了。”

        金霞童子答应道,

        “童儿遵命。”

        住了会儿,他又张开小嘴问道,

        “可是师傅,师兄他若是偷懒的话,该当如何?”

        清虚道德真君道,

        “嗯?”

        望望金霞童子,只见他正自侧头,向骑在一棵梨花树上探头探脑的另一个小道童使着眼色。

        那道童很是会意,急忙跳下树枝,奔进梨花丛中。

        清虚道德真君急忙叫住道,

        “银虹童儿,你怎可爬到花枝上去?见到为师,为何还不过来行礼?咄,快快过来!”

        那奔进树林的小道童搔了下头皮,不得已只好站住了。

        他慢慢地挨了过来,向金霞童子摇了摇小手,然后到真君面前垂手道,

        “师父,你好,圣丹练完了啊!”

        这小道童发髻上,却是套着个银圈儿。

        清虚道德真君应道,

        “嗯。”

        转把目光投向金霞童子,

        “金霞童儿,适才你和银虹交头接耳使唤眼色,却是为何?”

        金霞童子道,

        “噢,噢!弟子,弟子见到银虹爬在梨树上头,思量师尊速来不喜门人顽皮,恐怕要责罚于他。

        因此之故,便赶紧示意提醒他赶快下树,以免师尊看见不悦。”

        清虚道德真君道,

        “银虹童儿,你又为何急急地往林中遁走?”

        银虹童儿不及金霞灵黠。他见师尊发问,心中已自惶恐不胜,无暇细想之际,大为着急,慌忙忙答道,

        “弟子是想去告诉……“

        他话还未及完全说出,就被金霞童子急忙抢断道,

        “师父,那还用问嘛!银虹他贪玩儿,怕你责罚于他,所以就想潜影遁形,藏进梨花深处躲避呀!”

        此话说得虽似乎在行,但那声音当真又尖又高,十分的刺耳。完全不似金霞童儿向日从容的行径。

        道德真君不觉微感诧异。但想来这也不过只是小儿家邀宠的些个小小心眼罢了,当下淡淡笑道,

        “原来是这样。银虹,你躲是躲不过去的。为师要罚你抄写老君经三遍,你服还是不服?”

        银虹童子低头认道,

        “服、服,弟子当然服从师尊的处罚。”

        清虚道德真君惬意地一笑,却于倏忽间,敏感地察觉到金霞童子眼角露出一丝狡狯的兴奋神色。

        心下微怔之际,真君旋即已明白过来。他瞋目瞪视了金霞一眼,急急行入梨花林中。

        金霞童子一惊,急忙跟在真君脚边,边自大叫大嚷道,

        “师父,师父!您老怎么能这么快,弟子都跟不上啦!都落下这么长了——”

        “金霞,你不许再这么大声呼喊。为师方才几乎被你蒙骗了,这一定是你师兄还在林中偷懒。

        你们却竟敢如此想方设法纵容包庇于他。待为师拿住了证据,你们三个定当从严处罚!”

        道德真君说话之间,已经进入梨花深处。

        金霞童子急了,索性将双手握做喇叭状,拢在嘴边冲林内大喊,

        “师兄!师兄!师父来啦,师父来啦!”

        反正此时行藏已被师父识破,不如豁出去,给师兄发信号,让他提前做好准备,或者还可以化险为夷,勉强搪塞过去。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反而还能免除责罚。

        金霞童儿因此毫无顾忌,一连唤了十数声。在喊呼声中,一面也奔进了梨花林。

        银虹童子紧跟在他后面。待他叫声歇住了,方悄悄说道,

        “金霞师兄,大师兄他不在梨花林里。他去南崖追花鹿玩去了。”

        听得银虹童子把话说完,金霞击手叫道,

        “哎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糟了,糟了!我们得快去叫师兄住手。不然给师父看到了,可不知又要被怎样施加惩罚了!”

        边说边拉了银虹童子,忙忙地转道,径自奔向南崖。

        南崖相距梨林不远,金霞、银虹两童子片刻即已奔到。

        只见在那巉岩之下,一个年纪同金霞差不多少的道童,正跨着一匹高大的叉角花鹿捶打。

        那花鹿前腿跪在地上,鼻孔不住地喷气,想是因为已跑累了的缘故。

        而那个道童,却兀自使劲地挥动拳头砸擂着鹿臀,嘴里吆喝道,

        “跑、跑,跑呀!”

        可那花鹿实在已困乏的紧,任凭他怎样捶打,只是不肯起身奔跑。

        道童大怒,更猛恶地用劲之余,更用脚掌狠狠去踢去踹。

        瞧他脸上那发飙的神气,似乎非要打得花鹿起身再跑而绝不肯罢手。

        这边两个小道童打老远看到,就冲那道童叫喊,

        “大师兄,别顽啦,师父他揪你来了!”

        边自叫喊着,金霞银虹边自跑了过来。

        那道童道髻上斜插着两枝开着的十余朵桃花,嘴巴上还叼着棵草莓茎儿。

        见师弟们大惊小怪,惊慌失措地叫喊着,跑将过来,他却只淡淡地瞥了二人一瞥,用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道,

        “金霞,你休想再来吓唬我了。继续蒙人吧你。师父他即便要来,那也还得在半个时辰之后吧?

        嘿嘿,其实就算是师父来了,我却也不怕。嘿,我今日就不信了这个邪!我非要打得这牲畜跑动为止!

        哼,师父?师父他现在才不会到这儿来呢!”

下一章:封神(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上一章:封神(1) 这道童说着,又往花鹿颈子上狠狠地击打了数下。那花鹿忍痛不过,“呦儿呦儿”地鸣叫了起来。...
    剑仙裴宣阅读 131评论 0 3
  • 上一章:封神(4) 金霞童子知道天化道童平素最爱臭美,还经常有事没事跑到清水池塘孤影自赏。 现在是...
    剑仙裴宣阅读 99评论 0 2
  • 我从来没想过我们是这种结局。如果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开始,而对我来说,我终于可以放下我的执念,或者是说我的念念不忘。...
    兜兜7阅读 38评论 0 0
  • 毕业四个月了,对于工作、对于现状有诸多不满,许是对于这个世界尚未有足够的了解,反思己身,亦有许多做的不好的地方。...
    浮生幻尘阅读 51评论 3 0
  • 奔跑的那个男孩 像极了宿舍的老大 指间的流年 不经意发芽 多彩了整个年华 指点江山的不羁 还给了教学楼门前的孔子雕...
    夫子闲云孙宁富阅读 3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