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第,怎一个热字了得

这天儿真热,加上更年期的潮热,怎一个热字了得!

早上起来,上会儿茅房的功夫,就跟生个孩子似的,大汗淋漓,那汗珠顺着脊梁沟簌簌地往下流。

晚上睡觉,不开空调,难以成眠。两个人四仰八叉躺在床上,身体偶有接触,火燎似的迅速分开。

一切带毛带绒绵柔柔的东西,统统塞进衣柜里,眼不见,心不热。

衣服是穿到最少。大抵还算是个文明人,尽管在自己家里,好赖带上一根线。

这高温天气,能在厨房里做顿饭,那都是真爱。

昨天表达了一下我的真爱,汗流浃背地蒸了锅茄子包子,受到父俩一致好评。一激动,许诺下星期豆腐包子。

听胖子说这七八天几乎全是高温,我翻了下手机天气,果真一水儿的高温排着队呢。偶有阵雨,也是一过性。

昨天听到蝉声了,酷夏才真正开始,怎么就跟着了火似的,那三伏天可怎么活呢?

今早去做核酸,做完直接去理发店,把头发剪短,凉快一点是一点。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