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终点与起点的交叉口

不经意间发现自己接触财经素养教育已进入第十年,也在这特殊的阶段里开始一段深入的关于财经素养教育的探索之旅,像是冥冥之中老天安排了一个事情让自己对这十年的接触、浸润、思考有个总结,亦有个新的起点。

依然记得09年的自己从宿舍出发,穿过丽娃河畔的风景,到北门转入科技园里的百特办公室时,内心期待的是一场可能有缘的相遇,只因室友小昭一句话:“小猫,我面试的那家机构我觉得很符合你的教育理想诶”。

不用说,面试相谈融洽,很快入职,以致于到如今我都不知道一个所谓常规的、专业的面试该是怎样的。似乎我所有的合作都是像朋友似的聊天达成的,包括入职百特,再入职百特,到离职育儿后再合作;包括和曹蕾的未爱以及年末开始的野孩子和是光,都是几通电话、聊天往来,觉得相互合适,主要是教育理念上的合拍就往事情上走了。

如果说教育事业上有什么值得感念的事,我想就是阿福童吧,这个09年还是在校生时接触的社会理财课程一直是我后来做教育行业以及自我教育和家庭教育的灯塔,直到十年后重新“大脑洗牌”去思考财经素养到底是什么,从素养到教育到底怎么做,阿福童国际版课程依旧是我案头最重要的文献之一。阿福童的教育指向“改善自我,改变世界”,在如今的我看来颇有点“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之感。

都是从阿福童开始做的伙伴们,一支分离出去重点探索我与自己、我与他人、我与社会的关系,也就是阿福童的自我认识与探索,权利和责任,社会创业这块,最后开辟了儿童哲学方向的路径。一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阿福童课程实践与推广为经验积累,并着重在财商教育部分的拓展和深入。到如今,更重视做财商教育的团队又重新开始回过头来思考在自我、在与他人关系、在社会规则和经济秩序中如何以经济公民的角色去处理人生中的“财”的问题,而我亦有幸加入这一次的近乎“涅槃”的重构。我深信重生的凤凰不是阿福童,也不是单纯的传统财商教育,而是基于佰特多年实践、摸索、反思提炼后的教育理念下的经济公民教育,真正的从顶层设计到落地课程到青少年成长保持一致性的、能力导向的财经素养教育。

在Alan的前期思考基础上,加上自己过去两个月的沉浸,我觉得自己经历了一次洗礼,把脑海中所有一切有关财经素养教育的东西全都打碎,再重新以更适合儿童的架构去搭建,就像在尽力打通任督二脉一样,当自我觉得把以前的经验和现在的思考慢慢疏通时,有种道不尽的酣畅感,虽有压力却享受这个过程。

第一个脚印已经落下,涅槃的过程还在继续,我相信这第一步既是对过去的总结,也是对将来的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