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背靠背(29)

字数 5132阅读 12

02002_副本.jpg

死神背靠背(28)
死神背靠背目录

                       服务员蒙霜 学生张宁宁

火锅店,是一个地点,也是一个空间。很多事情在这里发生,可是那些事情却被大多数人遗忘了。只是当一个人真的死了,很多没被注意的事情才会出现,出现在朋友的嘴边。

吃着饭,我,赵阿姨还有小鹏依然在聊。

“赵阿姨,要不要把冷气调大一点。”我说,虽然饭菜很香,但是室内温度忽然间就高了几度。

“这也是我的想法,赵阿姨!”小鹏说。

赵阿姨抬头就用筷子头给孙小鹏脑袋一下,说:“你小子反了你啊,连自己的妈都不认识了。你还知道我是谁吗?”

“妈,我说天气太热了,能不能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小鹏说,一脸的委屈样,看来刚刚那一下子确实不轻。

“赵阿姨,我们想说的话是,低调,低调!”我说,感觉小鹏怪可怜的,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谁叫他那么没礼貌。

“调低一点就调低一点吧,还低调!”赵阿姨说:“去,儿子!”

孙小鹏抬起屁股就往墙角走,仿佛拖鞋下面逃命出来的蟑螂。角落的空调,孙小鹏按了几下,温度调在二十四度。

然后我们三个人继续吃饭。

“小龙我是不会管的,”赵阿姨说,训斥又要开始了,她说:“小鹏,瞧瞧你那德行,温度高了点,就忍受不了,身体素质不差,怎么这么没出息!以后你可是要干警察的,出警还随身带个电风扇吗!”

“妈,我知道了。”小鹏闷头闷脑的,没有说太多话。

“要不要把空调的温度调回去啊,阿姨?”我说。

“你的傻都可以写一部现实主义长篇小说了,一定比《傻瓜吉姆佩尔》更出彩。”小鹏说,低着头继续刨饭,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知道自己错了。

“《傻瓜吉姆佩》是短篇小说,好不好,毛姆的,没文化!”我说。

“我还以为是妈妈的,作者的名字挺有意思的。”赵阿姨说。

“妈,你有没有考虑过写小说啊,反正你讲故事是讲得有盐有味的,就差落笔了。”小鹏说,饭菜仿佛忽然香了不少,小鹏是大口大口地刨了。

“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事儿,不过我考虑的是我什么时候能退休,可是还早呢!”赵阿姨说,直了直身子,然后微微低下头,继续吃饭。

“赵阿姨,您不是干得好好的吗,为什么想退休的事儿呢?”我问。

“就是因为干得太好了。”小鹏说,怎么感觉是半句话,虽然小鹏并没有在后面加上什么。

“就是因为干得太好了,所以不想干了。”赵阿姨说,话好像是完整了,可是我觉得我的理解力不完整了。“所以一直想着退休啊,一直都想,退休。”

“那这个故事,就这么……应该还没有完吧!”我说,明明知道故事没有完,可是我害怕的就是故事到这里就完了,因为还有案件之外的很多事情没有了解,连金银的死亡现场,赵阿姨都要借助想象力才能还原。

“我妈后来一直在调查这个事情,在横街派出所后来的五六年。”小鹏说。

“这话该我说,儿子,不该插嘴的时候插嘴,这可不像你。”赵阿姨说。

本来赵阿姨的调查是散开的,并没有集中到某一个人身上,所有人她都是反反复复去走访,资料也是一点一点汇积起来的。

赵阿姨接着说的是第二个死者,蒙霜。

蒙霜确实是在赵军的火锅店打工,从进到火锅店里面,到出事的时候,也就四五个月的样子。这些信息和最开始的调查并没有矛盾的地方,只是故事远远不至于此。

由于蒙霜出了事情,而且和金银有关,而且后来死的人都和金银有关,所以蒙霜也成了同事们议论的话题,那一两年,蒙霜这个已死的人经常从火锅店的员工嘴巴里冒出来。

而且正是由于这样的议论,所以很多关于蒙霜的事情,本来是不被注意的,但每个人都知道了。而且越聊越多,很多差不都快遗忘的事情,也有人想了起来。

所以,赵阿姨每去一次那里,就有很多收获,而关于蒙霜的事情,差不多也还原了。只是有一小部分,仍然是需要像对待金银的死亡现场一样,借用已经到手的资料,去还原那个过程。

蒙霜这个人,嘴确实笨,而且活也不会干。虽然都知道她是农村来的,可是在老家应该是不常干农活的,不然到火锅店做个服务员都做不好。蒙霜在农村的家里,应该是个宝,是个被宠大的孩子,虽然农村人要宠孩子,也宠不到哪里去,但毕竟是一个被宠大的孩子。

蒙霜只有高中毕业,到赵军的火锅店打工的时候,还没有到高考的时候,应该是结业证拿了,没参加高考就离开了学校。

这些本来没什么异样,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情对于火锅店那些老前辈来说,早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可是蒙霜才到店里的时候,一直是一个人,别人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要么只是笑笑,要么摇着头轻声说没有,声音轻得像下班时候的脚步声。,蒙霜的同事就说,反正已经工作了,打算给她介绍一个,蒙霜却不接受。同事们还搬出来很多理由,一个人生活苦了点,家务活都没有人一起分担,而且身边有个伴,生活也滋润一点。蒙霜却只是婉拒,从来没有接受过。

平时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却有很多人看见她一个人哭泣,有时候是半夜公园的椅子上,有时候是楼道里,有时候是某个偏僻的角落。开始大家并不知情,直到有一次,蒙霜在工作的时候,躲在厕所里偷哭。同事们开始只是很奇怪,她进去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有出来。本来大家都在各忙各的,这个时候有人准备去敲门问问怎么了,可听到里面有哭声,赶紧把同事都叫来了。找了个力气大的,踹开了门,发现蒙霜在里面哭泣,整个衣服都打湿了。

大伙忙问她怎么回事,是不是哪个顾客欺负她。

可是蒙霜不说话,只是摇头。

由于当时并不是高峰期,并不忙,几个人把蒙霜扶到包间去。当时确实是用扶的,蒙霜的整个身子都哭软了,站着都费力。

在包间里,剩两个同事安慰她,其余的人忙外面去了。

问了很久,蒙霜都不说话,但是蒙霜的泪水不流了,声音也恢复正常了。

那一次,蒙霜总共没有说几句话,但同事们都知道了她的生活处境,她被男朋友甩了。所以才没有高考就逃出来,连毕业证都没有拿就逃出来了。

后来,同事们都或多或少关心她,有时间就和她聊天,就聊她的男朋友,让她把自己内心的不良情绪发泄出来。

蒙霜的男朋友张宁宁是在刚上高三的时候主动追求蒙霜的。本来蒙霜的成绩是中等的,高考发挥得好一点有可能上三本,至少她也可以上个大专。

可是蒙霜是一个很内向的人,话也不会说,老师布置的作业规规矩矩安安心心去完成就是了。可是张宁宁就喜欢他这点,说她有内涵,说她害羞的样子很可爱,说她是他心目中的女神,是他朝思暮想日夜企盼却忽然出现的梦中情人。

而张宁宁这个人,应该说他就是个人,因为他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学生了,学生该干的事他都不干,学生不该干的事他干,除了每天按时跨进校门。只是恰好和蒙霜是一个班。

蒙霜哪里经得起他的穷追猛打,早上在校门,张宁宁等她一起进入校园,也就那么几步路。放学的时候张宁宁也在校门口等她,也就十分钟不到的步行,蒙霜就可以到家。吃饭的时候,张宁宁更是像一只苍蝇那样粘着她。这还不算,如果蒙霜上体育课,张宁宁就逃课来找蒙霜玩。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张宁宁是什么样的人,而蒙霜也知道,但是蒙霜毕竟是一个少女,难以招架,半个月蒙霜就成了张宁宁的女朋友。确定关系的第二天,蒙霜就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张宁宁。

这一次追逐,没有玫瑰,没有巧克力,只有甜言蜜语和莫名其妙的等待,这恰恰是张宁宁擅长对症下药的结果。他知道玫瑰花意味着什么,而蒙霜是个乖乖女,所以不会轻易接受的。而张宁宁送蒙霜玫瑰花,是在两人交往以后的事情。

蒙霜被彻底地麻痹了。

从那以后,蒙霜就变成了和张宁宁差不多的人,而张宁宁收敛了很多,因为他没有时间去和别人玩了。两人都成了不学习的人,甚至有两次,两人立起教科书,在下面亲嘴。同学们看见了,老师并没有发现。

高考前的四轮复习,蒙霜没有一节课是认真听的,作业几乎都空白的。

如果是在高一或者高二,蒙霜这样的情况肯定会引起老师的重视。毕竟蒙霜成绩大幅度下滑,可是都是高三了,每个自觉的学生都准备着高考。而蒙霜本来的成绩属于中游,不是那种能够为学校争光的成绩,也不是那种会拖整个年级后腿的成绩,所以老师虽然发现了,却并不管她。

而对于张宁宁,所有同学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只是他的故事并不是每个同学都清楚,而且有些故事被同学称为“传奇”。在蒙霜以前,张宁宁已经交往过五个女朋友了,而且个个都付出了第一次。而张宁宁追过的人,不计其数没法统计,他自称,追一个女生到手不用一个月,无论是谁,哪怕是校花。可是他并没有一个校花女朋友。稍微了解他的女生都很讨厌见到他。

至于张宁宁为什么能成功,很简单,他家里有钱,而且他很擅长说话,就是不好好学习,读这所学校都是托关系塞红包进来的。

张宁宁和蒙霜差不多恋爱了一整个高三,也就是一整年。其实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高考快到了,每个学生都准备高考去了。张宁宁可以确定下手的目标很少,而蒙霜是比较合适的一个。而且两人恋爱后,张宁宁一直没有找到另外的合适目标,所以这是张宁宁高中生活持续时间最久的一段恋情。

而离高考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张宁宁主动提出了分手。

理由就是,张宁宁玩腻了,找不到新鲜的,又果敢地承认玩腻了。蒙霜也没有打他,毕竟到最后一刻,蒙霜都还是爱张宁宁的,可是好心喂了狗。

张宁宁躲在寝室里哭了好几天,还有人说风凉话,说她自作自受,谁都知道张宁宁是什么样的人,偏偏还要爱上他,而且是在那个时候。

那几天蒙霜没有去上课,老师知道她的情况,没有多问,所以她干脆离开了学校,拿了结业证,还没有拿毕业证,还没有高考,就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里,蒙霜拿了家里的千把块钱,留了张纸条,就走了。

后来就到了赵军的火锅馆。

“张宁宁这个人你认识吗,赵阿姨??”我问。

“对,我认识,这个人也是我调查的对象,而且很多事情是他自己提供给我的。”赵阿姨说。

蒙霜在火锅馆里,拒绝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地消化掉内心的悲伤,对未来没有丝毫打算。

“你们觉不觉得火锅店的那些同事有问题??就在刚刚的叙述中,确实她们是这么跟我说的。”赵阿姨说,深深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没有问题啊,感觉挺现实的,都是人之常情啊!”我说。

“问题大大的。”小鹏说。

“说说看,儿子!”

“就是人之常情,结合以前调查所获的资料,那些同事根本不可能这么关心她,只是蒙霜出了事情,心里生出一种怜悯之情。其实根本没有几个人关心蒙霜,人心都是肉做的,而且人心都是冷漠的。而这些事情,应该是跟蒙霜很要好的人知道的,只是说出来以后,成了大伙的事情。事情是有那些事情,只是不可能这么多人关心她。”小鹏说。

“对,按情感和生活逻辑去想,就是这样的。”赵阿姨说。

“那,蒙霜和金银是怎么回事呢?”我问。

蒙霜和金银认识,就是蒙霜被找老板训斥的那一次。蒙霜打翻了菜架子和几个碟子,恰好被赵军给看见了。蒙霜被骂是理所当然,而金银上前劝阻纯粹是个意外。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每个老板都有自己的原则,所以这样的事情本来是没有人管的。可是偏偏出来个金银。

“金银到底是为什么要去帮忙啊?”我问。

“多半是喝了酒,本来金银就是个酒鬼。”小鹏说。

“应该是这样的,金银当时和哪些人在一起喝,这个我一直没法调查到,就像金银出事那一晚一样,始终没有办法查清楚。和金银这个人关系密切的事情很难查,其他的人都有办法去了解。”赵阿姨说。

“赵军和金银真的不认识吗?”小鹏说。

“以前确实不认识,赵军是这么跟我说的,他们认识就是通过蒙霜,本来都是商人,以后可能有合作的机会,而且有空可以在酒桌上交流生意经,所以两人才这么认识了。赵军是这么说的,我也相信这个话是真话,赵军没有说谎。他也没有理由说谎。”赵阿姨说。

“感觉蒙霜好可怜啊!”小鹏说。

“我更觉得她无辜,一个好好的女生,还是个乖乖女,还是个学生,无端端地就去恋爱了,无端端地被抛弃了,无端端地就不参加高考了,无端端地进入社会了,无端端地好多次伤心了。无辜!”我说。

“蒙霜长什么样子,妈,介绍给小龙,做他女朋友啊,反正他的心都动了。”小鹏说。

“闭嘴!”我长话短说。

“蒙霜那年十九岁,白皮肤,大眼睛,一米六不到,不胖也不瘦,据说喜欢枣红色。”赵阿姨说。

“可以啊,小龙,考虑考虑。”小鹏拍拍我的肩膀,说:“我先去把碗洗了来。”

说着,小鹏端着碗筷就进了厨房。

我瞬间感觉室内的温度又高了几度。

“我才不要找个女鬼做女朋友呢,又不是拍电影。”我说。

“其实,蒙霜这人真不错,虽然没有真实地看过她一面,但感觉还是可以的。可就是命运弄人,同学说他自作自受,哪怕说她自作孽不可活,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怎么在那个时候早恋呢,和谁不好,偏偏是和张宁宁这样一个人,她又不是不知道张宁宁是什么样的人,又不是没有听说过。”赵阿姨说。

“很可爱吧,赵阿姨,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我说。

“是啊,少女的可爱之处,就在她懵懵懂懂的时候,我也曾经是一个少女。”赵阿姨说。

“说得您现在多老似的。”我说。

这个时候,孙小鹏出来了,动作之快,简直让人没想到,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兼职过洗碗工。

“其实啊,火锅本来是和吃货的热情有关的,可居然和火有关,愤怒之火。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么没了。”小鹏说着,坐下来。

“要不要把温度再调低一点?”我说。

小鹏没有回答我,看着窗外。

我也看过去,天一片漆黑,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死神背靠背(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所有的关系,都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棵树和一株草的关系,不可能存在一朵花和一片云的关系。说到底,所有的关...
  • 那些事情早就该浮出水面了,可到了这个时候才浮出水面。那些隐藏的东西早就该暴露了,可是迟迟地到了这个时候才暴露。那些...
  • 生活中总有很多的意外,可是谁能提前想到意外真的成了意外呢!有不少人对未来都没有打算,可到头来还是要彻底地融入生活,...
  • 事情来了,事情真的来了,事情真真正正地来了。该美好了,该是真正的美好,该是真真正正的美好了。 “其实,照我看,这个...
  • 一个人的舞台剧。说实话,真的有点挺无聊的。看的途中在思考一个问题,如何通过一个人的经历去表现这个时代的众生百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