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是巨婴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

同事A是一个jd徒,最初看起来讲话对人充满了好奇,对事情保持着新鲜。热情,稍微有点憨厚,直爽。你跟她讲话,她总是很热切地反应。当时我很喜欢她。

同时我也有点粗线条。后来谈话中,出现一些偏激观点,大家会觉得有些奇怪,太传统了,不像这个时代的人在说话。我反而无妨。是人都有偏见,我代入了我的老朋友,代入了我以前认识的jd徒,来解释她的观点。

后来,有同事背后嚼舌头,说她太自我,钻牛角尖,我言语维护她。我们称呼她“小小魔法玻璃心”,反而觉得说她不好的同事是太狡猾,太世故。

她那时表现出,经常因为一个人,一句话一个词想多,觉得是在攻击自己人品或工作。我与另几个同事,会花几个小时几个小时来劝慰疏导她。

有时我也很奇怪,我说牧师不会疏导你吗,和姐妹们不会一起聊天吗?她说大家彼此并不是特别熟。这一点我一直特别疑惑。以前认识的信教的朋友,有困惑,都很乐意找牧师开解。

直到她会因为某个人某一句话想多,深夜给我语音,零点了一个打来不接就另一个,直到我接为止,每次必定能想到另一头她眼泪汪汪,每次都是长谈加宽慰。

直到我发现她把什么东西都往负面理解,大家傻眼了,明明同样的事情才花了几个小时和她排解宽慰了一遍,她怎么第二天恢复了老样子?

直到她把旁人无心的行为也当成有意针对自己,并且在气头上对我甩东西。对我吼叫。

她比我年龄还大。我对她强调这一点。

但是,话已经说不通了,她打着“为了更好地工作”为由,让我给她解释我曾经说的某一句话。然而一来我都记不清是哪一句了,不知道谁,哪一句话让她理解为恶意针对和攻击;二来时间已经很晚。她一个接一个语音,消息。最终我回复她告诉她不愿意沟通了,我说我错了,她坚持要“两分钟的沟通时间”。

够了。

微信电话通通拉黑。

以后,恐怕还是要对他人情绪稍稍敏感,识别微动作微表情。像《使女的故事》一样,路人看你穿低胸,就叫你bitch,那么整个国家很可能已经不对头。

同事不是我印象中那些“平安喜乐”的jd徒,只是个巨婴。而我,花了这么长时间,中途投入无数精力当免费心理咨询师加情绪垃圾桶,也是为自己低情商,懒于思考买单。毕竟过去对教徒还是相对有好感,而这一个,显然不同,却毫无觉察。

提高情商,保护自己。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