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在微薄发的关于切罗基音节文字的话

因为可能接下来会发大量切罗基语相关(也可能不会),又因为切罗基语入门就很难,所以简单说点基础性的东西。

这些东西可能我之前在其他地方说过,但关注我这个号的应该有的是新朋友,所以就再说说。

这一条微薄主要想说明两个事情:①切罗基音节文字对于非母语者来说不适合用来书写切罗基语。②切罗基音节文字对于任何人来说都不能用来分析语法。

■对于非母语者来说,切罗基音节文字——可以不正式地称为「切罗基语字母」——是很不合适用来书写切罗基语的。

第一个原因是,切罗基音节文字是音节文字——就是功能上类似日语假名的这种文字类型;如果完全不会日语,那么只好想象成只能表音不能*单独*表意的汉字——并且切罗基音节文字不使用任何 diacritic。即,切罗基音节文字是封闭音节的。

而切罗基语却是一种开放音节的语言。

第二个原因是,即使暂不考虑切罗基语的音节的开放性,只考虑切罗基语的元音长短、声调以及每种辅音和每种元音形成最基础的 CV 形式的音节,那么切罗基语的可能的音节种类也有上千种——但切罗基音节文字只有 85 个。

所以,所有的元音长短、声调以及部分辅音的对立,在切罗基音节文字里都不体现。

还是先用【狗】举例叭:

ᎩᏟ,如果按音节文字表面上的拉丁转写来转写,那么它的拉丁转写应该是 gitli——但按它的实际发音来转写却是 giihli。即,第一个元音是长元音;第二个辅音是 /  ɬ/,但辅音 hl 和 tl 在音节文字里是不区分的,且音节文字的拉丁转写都用 tl 而非 hl。

再举个更复杂的例子:

【生命;性命】,ᎬᏅᎢ,按音节文字转写为 gvnvi(v 在拉丁转写里表示鼻化的 schwa;鼻化的 schwa 在切罗基语里是单独一个音位,切罗基语没有不鼻化的 schwa),但按实际读音应该转写为 gvvhnv́v́ʔi。

这里面不仅有长元音、highfall 声调(不标则是默认声调——low 声调)、声门塞音(切罗基语不允许复元音,所以这个声门塞音不在音节文字中体现倒也不是什么问题),最关键的是不在元音前的 /h/。

「不在元音前的 /h/」很让人头痛。这个音不算太常见,但又没有到罕见的地步。这个音完全不在切罗基音节文字中体现,那么,到底怎样知道哪里有这个音呢?——除非您认识该词,否则完全没有其他任何办法知道到底有或者没有这个音。

■除此之外,切罗基语作为一种不算太「复式」的复式综合语,词缀还是比较发达的。各种词素在结合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一系列奇特的音变。就拿前面的微薄里提到过的【山羊】来举例:

【山羊】的词干,-aksoòjanééda,不能直接成词。【山羊(单数)】要加组 B 三人称单数代词前缀 uu-,即 uuksoòjanééda,即 ᎤᎦᏐᏣᏁᏓ;【山羊(复数)】要加组 B 三人称非单数代词前缀 uunii-,即 uunaksoòjanééda,即 ᎤᎾᎦᏐᏣᏁᏓ。

可以看到,因为不允许复元音,所以 uu- 和 -a~形成了 uu~,而 ~ii- 和 -a~ 却形成了 ~a~。

因为切罗基语有一些只有元音没有辅音的词缀,所以在词素即将组合成词时,三个元音连在一起的情况并不算太罕见。

我甚至找到了元音 combo × 4 的例子:

ᏚᏓᏅᏁᎸᎢ,【他把他们还给了他(这三个 participant 互不相同或包含)】拉丁转写 dúudaanv́vneelvv́ʔi。拆分词素 dee-ii-uu-adaad-nv́vneel-vv́ʔi。即,~ee- 加 ii- 加 uu- 加 -a~ 形成了 ~úu~。

除了纯元音即将形成复元音的崩坏(?)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会影响崩坏(?)的结果。

比如 ji- 加 -a~(此 a 为词干第一个音素)会形成 ga~,但 ji- 加 -a(此 a- 为组 A 三人称单数代词前缀,后面再加词干)却会形成 ja~。

比如 agi- 加 -a~ 会形成 agwa~。

哪怕除开这些看起来比较复杂的东西,还有一个特别直观的——还是拿前面的 ᏚᏓᏅᏁᎸᎢ,【他把他们还给了他】举例:

dee-ii-uu-adaad-nv́vneel-vv́ʔi,我们只看最后两个词素:倒数第二个词素的最后一个音素 l,和最后一个词素的第一个音素 vv́。这两个不在同一个词素内的两个音素组成了音节 lvv́,对应音节文字 Ꮈ。即,一个音节文字可能本质上属于不止一个词素。

所以,切罗基音节文字只能用来书写成词的切罗基语,而不能用来分析切罗基语的词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