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首不出名却写得很好的古诗,赶紧背下来!

第1首,《题梦笔驿》:一宵短梦惊流俗,千载高名挂里闾。遂使晚生矜此意,痴眠不读一行书。

这首诗的作者是宋代诗人姚宏。而梦笔驿是古代的一个驿站,其中还有一段文学典故。很多人都知道“江郎才尽”这个成语,而江郎指的是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江淹。

根据《南史·江淹传》的记载,当年江淹曾经在冶亭驿住了一个晚上,梦见一个郭璞的人对他说:“我有一只笔在你那里很多年了,现在可以还给我了。

江淹听了话有些吃惊,伸手向怀中摸索,居然真的发现一只五色笔,就把五色笔递给了郭璞。从那以后,江淹写诗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佳句名篇。所以就有了“江郎才尽”的说法。

虽然五色笔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是对古代文坛的影响力是很巨大的。比如大诗人李白就曾经被赋予了梦笔生花的美名。

古籍《开元天宝遗事》记载:“李太白少时,梦所用之笔头上生花,后天才赡逸,名闻天下。”

回到《题梦笔驿》这首诗来,诗人可谓反其道而行之,讽刺那些奢望梦笔生花的读书人:“江淹有上天给予的五色笔,所以才高八斗。世人都羡慕这样的传奇,于是一个个都不读书了,都整天想着睡觉,希望也能梦到一个郭璞这样的人给予五色笔。”可以说诗人语言含蓄,用意却很深刻。

对照当下,很多家长都想着给孩子找名师找学区房,但即便有了名师有了各种硬件条件,如果孩子不努力学习,那么一切也只是一场梦话而已。

所以说,这首不出名的诗在千年后读来依旧津津有味,值得记下来。

第2首,《题崇安分水驿》:江南三月已闻蝉,麦熟梅黄茧作绵。料得放园烟雨里,轻寒犹作养花天。

这首无名诗抒发了游子在江南的一种思乡愁绪。前两句和后两句形成了鲜明对比,前两句写江南风光,蝉响麦熟;后两句写家乡景物,轻寒烟雨,令人油然而生惆怅。

第3首:驿马出门三月暮,杨花无奈雪漫天。客情最苦夜难渡,宿处先寻无杜鹃。

这首不知名的诗同样是题在驿站的墙壁上,表达了游子在外漂泊的寂寞感。暮春三月,本是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妙曼春景,但诗歌里却是无奈的大雪飘飞。于是诗人只好找一个旁边杜鹃的客店住下,以免听到杜鹃哀啼而更添心中苦悲。

杜鹃在古诗中通常作为一种哀苦的意象,比如李商隐有诗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比如曾巩有诗句:“杜鹃花上杜鹃啼,自有归心似 见机。”再比如辛弃疾有名句:“啼鸟还知如许恨,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而上面这首诗巧妙利用了杜鹃的意象,反其道而行之,一个“无杜鹃”已把千言万语融入不言中,真是让千年后的我们拍案叫绝,读来唇齿留香啊。

第4首,《咏蝴蝶二首》(名句摘录):“飞随柳絮有时见,舞入梨花何处寻。”(其一)“江天春晚暧风细,相逐卖花人过桥。”(其二)

如果在网上搜索,大家可能会看到有人把上面四句诗当成一首诗,写成:“狂随柳絮有时见,舞入梨花何处寻。江天春晚暖风细,相逐卖花人过桥。”

但稍微懂点诗词平仄和意境的朋友,都知道是两首诗中的名句拼凑在一起,而非是一首诗。只不过因为这两首诗不太出名,目前在古籍中也很难找到原诗句了,所以小编也爱莫能助,只能把这4句名句摘下来,以馈读者。

这些诗的作者是宋代诗人谢逸。因为谢逸字无逸,所以也称谢无逸。根据古籍记载,他一生十分喜欢蝴蝶,大概写了200多首有关蝴蝶的诗词,尤其以上面4句最被人称道。所以谢逸有个外号叫“谢蝴蝶”。

上面4句诗确实把蝴蝶那种灵动的模样描绘的如在眼前,让人仿佛就看一幅充满生机的魅力图卷。

可以说,这4句诗没有描绘蝴蝶的颜色和样貌,却能很自然的让我们浮想联翩,在千年后依然可以说是歌咏蝴蝶的一流诗句,读来真是唇齿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