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交易(49)

96
情路幽兰
15.1 2019.02.11 17:20* 字数 2939

[情感]《交易》总目录

第四十九章  不杀伯仁  伯仁却死

回家了!看着家里的亲人,依婷心里的兴奋自不必说,她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纯真善良的少女时代。

把自己带回来的礼物分发完,依婷坐在炕上跟爸妈说说自己的工作(当然,出卖肉体的事一概不提),听爸妈讲讲宝儿的事;抱着宝儿出去满院子转,给宝儿讲故事,哄着宝儿入睡……依婷觉得特别满足,特别幸福。

夜深了,乡村的夜晚特别安静。望着身边熟睡的宝儿,依婷没有了刚回家时的愉悦,愁绪不自觉又袭上了心头,她忽然发现自己挣得钱还是少了,是啊,把交给爸妈收管的九万元要出来,加上自己带回来的钱,这十五万还给管主任,依婷的手里就所剩无几了。“唉,什么时候才能买上自己的房子,让宝儿和爸妈都过去跟自己一起生活,让宝儿去大城市上学读书,让爸妈安享晚年啊?”依婷暗自叹了口气。

辗转反侧良久,依婷终于在“只要能赚钱,什么也无所谓”的决心中慢慢入睡。

第二天早上,依婷睡了个懒觉,起床吃饭后,上午陪儿子出去转了转。吃过午饭,精心装扮了一番,依婷编了一条信息给谷院长发了过去:“谷大哥,我现在在老家,你能否过来接我?”

“可以,具体位置告诉我。”不久,依婷就接到了谷院长的回复。

依婷编辑好自己村的地址信息,给谷院长发了过去,最后又加了一句:“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到村头等你。”

一个小时后,依婷上了谷院长的车。

“依婷,几个月不见,你比以前更有韵味了,看来还是大城市更养人啊!”谷院长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依婷,忍不住大加赞美。

“谷大哥,你说笑了,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很是辛苦,累都累死了,怎么可能比以前还有韵味?你就笑话我吧!”依婷有些羞涩地说。

“没有,是真心话。你走了这些天,我是天天想你,也不知道你过得怎么样,是否快乐幸福,是否顺利如愿……”谷院长笑意退去,一脸认真,“说说你的近况吧。”

“我现在跟着你给我介绍的钱总干,刚开始去人生地不熟的,四处拉关系找门路推销产品,很不顺。不过,现在已经步入正轨,收入比以前上班时多多了。今天把管主任的钱还上,我就了了一桩心愿,但是我也就一无所有了,所以你借给我的钱还得过段时间才能还你了。”依婷苦笑了一下,把手搭在了谷院长握离合器的右手上。

谷院长反手握住了依婷的手,紧了紧,笑着说:“我的钱你就别放在心上了,那是我的私房钱,能帮上你点忙,我心里也能好过点。以后有需要我的地方就告诉我,我是宝儿的干爸,帮你们我义不容辞。”

“大恩不言谢,谷大哥的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以后少不了麻烦你,还请大哥你多关照。”依婷抽出手,从包里拿出几份产品宣传书,递给谷院长,说:“这是我们公司代理产品的宣传材料,产品都有生产许可证,质优价廉,大哥你抽空看一下,能用我们的产品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当然,有钱大家一起赚,有什么条件你说一下,我一定会尽量做到让你满意。”

“条件?我帮你不是为了钱……依婷,你应该知道我想得到的回报是什么,你能给我吗?”谷院长一本正经地问。

“如果你只是对我感兴趣,那就更好说了,我现在是个自由人……”依婷没有继续说下去,俩人心照不宣地沉默了。

“我们找个地方坐坐,我觉得还是先通知管主任过来找我,把钱还给他再忙别的,你说呢?”谷院长征求着依婷的意见。

“可以,但是我不想见到他。”依婷说道。

“明白了,我还他钱,你就躲在暗处听着就行。”谷院长安排着。

俩人很快就来到了市区里一家茶楼,半小时后,像霜打过的茄子一般蔫了吧唧的管主任来到了谷院长跟前。

“管主任,是这样的,今天把你约过来,是受萧依婷之托,她为了还借你的钱把房子便宜卖了,一个人在外面打拼。前天刚给我打电话,说她东拼西凑,终于把借你的钱凑齐了,她知道你老婆为难你,所以就把钱转到了我这里,拜托我尽快给你还上。你看看,这钱数对不对?”谷院长将十五万元递给了管主任。

管主任眼里瞬间现出了一丝异光,急忙伸出手去接钱,当手触到钱时,竟不自觉地颤抖了起来。“谢谢你谷院长,我终于可以对老婆孩子有个交待了……”

“如果钱数对了,你就给我打个收到条吧,我对萧依婷也好有个交待。”谷院长拿出笔和纸交给了管主任。

“唉,做人真难啊!要是这钱我要不回来,估计就是我死了,我老婆也不会让我瞑目的……”管主任边写边自言自语道。

“管主任,你老婆只是脾气急了点,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些都是小事,你就别想太多了,拿回钱去,让你老婆好好高兴一下吧。”谷院长安慰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院长,那我回去了。”管主任把钱认真包起来,放进了包里,离开了房间。

“出来吧依婷,这事总算圆满结束了。你不是答应陪我好好喝顿酒吗?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走,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庆祝一下!”谷院长拉着从窗帘后面出来的依婷,往外走去。

俩人一前一后进了县城里最大的最豪华的酒店,要了一间小房间,点了几个菜,开心地喝了起来。

你一杯我一杯,杯杯一饮而尽;你一言我一语,言言真情实意。

“醉了好,喝醉了就可以借着酒脸办自己好久想办的事了。”谷院长心里暗想。

“醉了吧,醉了就可以睡了,睡了我,他就会更加听我的话了。”依婷心里这样念叨。

俩人虽然各怀心思,但结果就是不谋而合、不约而同、心有灵犀地借着酒劲,开了房,走进了同一个房间,睡到了一起。

“婷婷小宝贝,想死我了,我恨自己为什么不在老邹之前认识你!”谷院长紧紧搂住依婷柔软光滑的身躯,在她耳畔低语着。

“你不是有小溪吗?你们男人都是一样的,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依婷撒娇地说。

“朋友妻不可欺,可你现在不是任何人的妻,对吗?要不是老邹给我这个机会,怎么也轮不到我帮你的,这事不能怪我啊……”谷院长双手捧起依婷的脸,对着依婷的嘴用力亲了一下。

“别提他了,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人影没有一点,我恨死他了!”依婷把头埋进谷院长的下巴颏处,紧紧贴住了他。

虽然没有太多的激情,但谷院长的煽情还是给依婷点燃了一束火花,俩人迅速找到了默契,很快,深情呢喃便在房间里弥漫。

这边依婷和谷院长卿卿我我,管主任那边却依然炮火连天。

“蠢货,被人耍了还这样高兴,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走开,离我远点,看到你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管主任的老婆声色俱厉,恶狠狠地骂道。

“钱你收好,明天就赶快给儿子买房子去吧,我走了……”管主任没有介意老婆的咒骂,嘱咐一声后,就来到了小北间。这个房间原来是儿子住的,儿子上了大学后,这里一直空着。

“老婆,我对不起你,让你跟我窝囊了半辈子,你受苦了!我走后,你再找一个有能力的,让他帮忙照顾你和儿子……”写下这几句话,管主任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一瓶安眠药,悉数吞下。

“活着太累了,我走了……依婷,对不起,我原来是想帮你的,因为我喜欢你,我看不得你难过,却不想带给你的是更大的痛苦……别了,我的爱,我会在另一个世界为你祈祷……”安静地躺在床上的管主任的意识越来越飘渺,越来越轻微……

走了,走了……承受不了生活的苦和累,这个男人不管不顾地撒手人寰了。

当管主任被他老婆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是睡着了一样,却没有了一点生命迹象。

当谷院长知道这个消息再转给依婷时,依婷仿佛觉得有人在她心里投了一颗炸弹,炸的她魂魄消散,久久不能聚神。

“管主任,你这是何苦?你这么做是在怪我吗?对不起,都怨我,是我连累了你,是我害了你……”依婷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簌簌流泪。

管主任的自杀,像一座大山,压在了依婷的心里……

小说连载《交易》
小说连载《交易》
16.2万字 · 3.2万阅读 · 44人关注
小说的女主角叫萧依婷,是80年代后出生的,家庭条件一般,读大学时谈过恋爱。但因家庭变故,她为了给父母凑钱治病,舍弃了与他恋爱两年的男朋友,在恋爱期间就背着男友与一位有钱人睡在了一起。 大学毕业后,她应征到一家公司,又做起了老板的贴身秘书。后来老板为了自己的家庭,在他有意的撮合下,把她嫁给了公司的业务员。 原本老公很疼爱她,但她却不珍惜…… 一个女人,一直靠着自己的身体在工作着…… 这不是一个个例,这是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如果亲们对我的构思感兴趣,就请关注我的更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