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思悠梦无归

寒山问拾得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拾得曰:只要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是我听过无数次却总也学不会的一段话,我不知为何受尽百世凄苦还需隐忍不发,许是我并无佛缘,禅不透此般业障。再世为人,已有种种不易,何不快意恩仇。

两百年来,我终寻得此地,你我前世相约,千帆过境,待到山花烂漫,流火相迎,你便允我一世欢愉。可叹~数百年已去,你却终逃不过世俗。

我虽非人,却需世世轮回,前尘不失不忘,终究也只是为寻你罢了。这该死的记忆便是诅咒,此生想必又是逃不过。想当初那把无吟穿胸而过时,你为何眼中会闪过那莫柔情。是悲悯?还是你心中依然还有半分爱意。

01

“师傅,热水已备好了,您此番游历归来,先沐浴一番吧!"清爽干净的男子恭恭谨谨的递上一缕纱衣。

思悠回头看着这个男子,他怎么可以比自己还多一份仙气。八年前他还是一个快被淹死的落汤鸡,怎么现在就长这么大了。

她轻轻脱掉沾满风尘的披风,自然的接过男子手中的纱衣,兀自步去浴池,不经连连摇头。男子轻轻拉上帷幔,退出了房间。

八年了。还记八年前,她威逼他:“少年,今日是我救了你,现在我就是你师傅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他顿时哑然,凭什么一个小丫头片子敢自称是他师傅,再说了她这也叫救。本来自己好不容易逃下山,准备在这河里洗洗澡,却哪成想刚一下水就遇见了这家伙,二话不说就将自己给捞了出来。

现在还敢做他师傅:“这位姑娘,不好意思,我···········”

话还未说完,她便跟拎小鸡似的将他拎了起来,一个踏步便飞上了天。“噢,原来她是个小神仙啊。”

少年也不害怕,他偷偷瞧着这个奇怪的丫头,粉嫩粉嫩的小脸被风刮的红扑扑,小嘴水润得如一颗饱满的樱桃,而那一双眼睛却如深潭般不可见底。这双眼睛他好似见过·········

被她带到一座山顶,山顶上只有一座庭院,而院前却种满了形形色色上千种奇花,院后却是一片残败的桃林。他很好奇,为何会有人种这么多花,且好几个品类都奇毒无比。

“这些花,你不要乱动,你会死的。”

“你明知这些花有毒,为何还要让它生长?”

“最毒的花最为娇艳。”

后来她说:“以后这间小院就你陪我了,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好久好久,久得我都快记不起来有多久了。”

他居然莫名其妙的回到她:“好!”

而第二天她却消失了,只留下一句话:照顾好我的花,等我回来。

02

思悠浸在池中,寥寥烟气迷离了双眼,她想要看看那片早已残败的桃林。天,窗外一片粉嫩,花瓣随着山风缓缓的落入池中,她抬手小心翼翼的触碰着那一小瓣殷红,她以为是幻觉,使劲的眨巴了一下眼睛,没错了,这是桃花瓣。

她顾不得身上淋淋的水珠,披上那男子给予的一袭纱衣便向他飞奔而去。她只感觉胸腔一股热流直冲着她的大脑,她快要晕倒了,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

她赤足奔向那片桃林,湿散的发髻轻轻落在脑后,花瓣在她发羽间,衣阙间纷飞踏舞,她的脸上挂着一抹迷离的笑容,眼里却蕴满了泪水。

男子痴痴的看着这一幕,他不曾知道,世上原来还有如此美丽的景色,好似清风般吹拂他的心脏。

他拿着锦鞋来到她的身旁:“山顶寒凉,甚染风寒。”他将鞋放在她的身后,然后转身看着那一树桃花。

“浮生,为何这片死林会突然焕发生机,且为何会如此娇艳?”

“你走这八年,了无音讯,为尊你嘱咐照顾你的花,我便闲来无事稍作了一些料理罢了。”

思悠知道,这哪是稍作料理便可完成的事情,这边桃林是那个男人亲手抽去的生命,怎可轻易重生。这一百年来她游历各方,就是为了能够寻得一剂良方,赋予其生命,而如今竟被这少年如此重生,真是可笑,可笑。

那个深夜,他说:对不起,悠悠,我不可负这天下,请允我一生,来世山花烂漫,流火相迎时便是你我缘起之时。

“他,要来了。”

03

6月的清晨,一声嘶鸣响彻天际,男子踏雾而来,戎装裹身,画戟横出,俊朗的脸庞被晨光映出一抹金黄。马蹄踏在浮生面前,仰天一啸:“这位公子,可知此山中是否有一位思悠姑娘。”

浮生已在此处静立一夜,他想要看看这个让她等候了两世之人究竟有那般能耐。“公子请随我来。”

说完浮生便转生向前行去,戎装男子翻身下马,紧随其后。看着前面不急不缓的白衣男子,年纪轻轻却自成一派仙风道骨,烟波浩不经心中泛起一丝愁虑。

与他来到一处小院,院前是百花盛放,院后的一片桃林妖冶多姿,院中屋檐上一抹白衣面向桃林而坐,手边散落着歪歪倒倒的几个酒瓶。那随风飘荡的衣阙混合着桃花瓣轻轻荡荡,和他梦中思念的那抹倩影如出一辙。

烟波浩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就出现他的眼前,他轻轻唤了一声“悠悠”。本以为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而当那张脸转过来时,他的心颤抖了。

“你来了。”思悠缓缓的转过头看着这戎装男子,嘴角浅浅勾起一抹微笑。

那抹白衣飞檐而下,径直落在他的面前。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为什么这双眼睛总是能带着一抹柔情,我怎么看都看不够。”

烟波浩被这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却被思悠一把拉住了胳膊,“怎么,还想要逃。”

他对此毫无准备,那个梦境从出生便一直围绕着他,直至昨日,梦里的人开始呼唤他,他便鬼使神差的来到此地,为赴这场梦中的约定。

思悠从怀中掏出一个琉璃小瓶,递到烟波浩面前:“喝了它,喝了它你便什么都记起来了。”

烟波浩接过琉璃小瓶,思虑一刹后仰头一饮而尽。随着药水浸过喉头,前程往事便历历在目,他头疼欲裂,万蛊焚心,这般锥心刺骨的疼痛让他蜷缩了身体。仰天长啸一声后再次抬头眼中已是一片朦胧。

他呼唤到,“悠悠,对不起,我来晚了。”话毕,他一把将思悠搂入胸口,手臂越缩越紧,好似要将她揉进骨血,揉进灵魂。

看着眼前一幕,浮生轻微颤抖着身体,屹立不住,转过身,手掌已是一片殷红,那一身仙风也无奈沾染上了红尘。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

04

思悠轻轻挣脱烟波浩的双臂,她看着那满眼闪动着的泪花,又一次心软。她拉着他的衣袖,带他来到院后的那片桃林。

“你看,这片桃花开了,月中便有流火,我知道你会来。”

烟波浩看着这一片无边的桃林,回忆浩浩荡荡的向他袭来。哪位老者告诉他:你们生生有缘,却世世无情。你注定为这天下金戈跌马,而她必将历尽人世劫数。成佛成仙,你们终究无果。

老者离去,留下一柄无吟剑,可弑仙吮髓。而这片桃林也是他亲手屠尽,本以再无情缘,故此放话,山花烂漫,流火相迎便可与她续缘。而如今,这一片桃林娇艳无比,那柄无吟是否又将出鞘。

浮生兀自喝着凉茶,看着林中那一对眷侣,思绪早已飞往千尘。“悠悠,两世情缘,他世世负你,为何你还如此这般执着。”

“情也好,缘也罢。我不过就是留恋这人间多情。我执着这一世,两世,仅仅就是为了确信他眼中那份柔情罢了。”思悠靠近他的眼,深深的凝望着“浮生,你的眼睛也好好看,就是失了神采”。

浮生错愕的用衣袖挡去她的眼睛,“悠悠,你可知这世间万象,你很可能只是迷了眼吗?”

“迷了眼,怎么会,就算我真蠢到这般地步,我也要亲手将它讨回来。”悠悠皎洁一笑,转身便又落入凡尘。

05

最近天气晴好,天空月朗星稀,是流火的前兆。那个男人已经在这里留宿十余天,他与思悠并无过多的交流,总是时不时的看着那片桃林,又时不时的擦拭着那把无吟。

而思悠却在满心欢喜的准备着流火的到来,她以为流火之日便是他们双宿双飞之时。

“浮生,昨天我去找了师尊,让他为烟波浩续了寿缘。”

浮生只觉心中不快,一股浑气堵在胸口闷不可出,“那师尊如何说。”

“师尊将烟波浩的命薄交于我,嘱咐我必须在流火之日行礼。”思悠将那命薄擦拭后放在胸前,转眼看见浮生却起身欲走。

“浮生,现天时已晚,你去何处。”

浮生背对着思悠摆了摆手,“我出去透透气,这夏日的空气真是烦闷。”

思悠四周瞧了瞧,这才6月,那来的空气烦闷了,肯定又是想去偷酒喝。

浮生来到桃林,取出那一壶壶的酒酿,跌坐的桃树下,兀自独饮着。酒醉后的浮生看着眼前桃花翩翩落下,在自己身上盖了薄薄一层,他不经嘟囔到:“我的桃儿,就连你也在怜惜我吗?好了,好了,你现在也算是有了一分灵性,就好好开着吧。”

浮生知道,悠儿平生最爱桃花,而那片残败却不是他愿所见的。故将自己一身精血予以灌溉,才有这灼灼桃花香,而她从不愿与之谈起,更不愿她为之担忧。而如今她又要离自己而去了。

林外一抹白影一晃而过,没有人曾察觉。

06

6月的夜空突然爆发出白昼般的明亮,思悠控制不住的满心欢喜,她奔向烟波浩的房间。却已看见那戎装男子屹立于门外,看着她的方向浅浅微笑。

“悠悠,过来。”他向思悠招着手,好似有魔力般,便将思悠勾引了过去。

烟波浩牵着思悠的手,来到院外,漫天流火璀璨夺目。 

“悠悠,我已负你两世。第一世,我为师门,摒你而去。第二世,我为江湖,望断情仇。此世我不愿重滔前尘,只愿从此与你共携连理,咫尺天涯。”烟波浩情深一揽,将思悠禁锢在自己的胸前。

正当思悠沉醉其中时,一片寒光闪现眼前,从山顶各处浩浩荡荡出现了一群铁骑,他们身穿战袍,手握剑戟,齐刷刷的对准院前的两人。而从他们之中走出来一人,他巍峨挺拔,携带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气,“烟波浩,你难道就要为了这个女人,放弃整个天下。”

“父皇,思悠是我三生所爱,这一世我不可负她。”烟波浩俯首在那男人身前。

“什么三生,一派胡言,你可曾记得那白发老者的预言,这女子将倾负天下。”那男人,双眼血红,愤怒的指着思悠。他向周围一声令下:“杀了她”。便转身拂袖而立,任凭烟波浩在后百般乞求。

“今日我看谁敢动她,我会让他求生无路。”烟波浩将画戟横在他与思悠面前,厉声喝道。

周围的士兵无一敢上前,一边是九五至尊的皇帝,一边是素来雷厉萧杀的九王爷,他们那边都不敢得罪,因为得罪那一边都是死。

那个男人转过头,“我的皇儿,你当真要如此背负天下,你可知,你母妃当年是如何而死,他为了这天下苍生,不惜以一人之命还复天下太平。而你如今这般行为不真真是在违背她这一生所付吗?。"

烟波浩在听见母妃二字时,眼中微微一颤。那个愚蠢的女人,就为了一句:惶惶天朝,素野潇潇,欲稳固之,必罄风华。在群臣的谣言中自刎于风华殿。可笑、可恼、可悲。

他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他以为自己可以护她周全,却不想皇权天下,流言妄起,难不成她也将共赴风华之路。他将手中画戟紧握,正欲殊死顽抗之际,却不想身后传来一声惊呼:悠儿。

他惊愕的转过头,眼前是一片血红,而思悠的胸前正插着那把无吟。

07

酒醉中的浮生,被一阵兵戈之声从梦中惊醒,他跌跌撞撞来到院前,看到的一幕便是一名暗卫欲从身后偷袭烟波浩,思悠瞬间挡下了那把寒兵。而她却没看清那把寒兵正是无吟。

发生的速度太快,浮生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唯有从喉头憋出一声:悠儿。他只感到喉头腥甜,一身怒火瞬间爆发。他一个飞身来到思悠面前,轻轻接住正欲下落的身体。他转身看着一众人等,那双眼睛嗜血而残忍。众人皆不敢直视之。

“你们这些凡人不就是想要天下嘛。好,我要你整个天下为她陪葬。”浮生全身散发着一股戾气,他狠狠的吐出这段话,笑声寒冷恻骨,回荡在山谷中。

一时狂风四起,雷电交加,所有花草瞬间枯死,整个世界充满了死气。

一股洪荒之力至浮生胸中蓬勃而出,一条火舌如波涛般欲向那威严的男人袭去。而此时烟波浩调转枪头,横直在浮生面前:“请浮生公子手下留情,他毕竟是天之骄子,你不可伤他”。

浮生俾睨着一切,未做任何回复便毫不留情的将火舌刺入了那个男人胸腔。“他该死,同样,你也该死”。

烟波浩看着那个被掏空了心脏的男人,震惊不已,毕竟那是他的父皇,那是九五之尊的天子。如今竟如此残败的倒于他的脚下。再次回头看着身后的浮生,他感到一股由衷的恐惧袭满全身。此时的浮生完全就是一个疯子,他容不下任何一个伤害她性命之人。

突然,胸前传来点点的敲击感,浮生猛然低头,是思悠,她轻轻的唤着:“师傅,悠儿错了,放过他吧。”瞬间浮生那一腔戾气消失不见,他看着怀里的悠儿向她暖暖笑着,他不经胸中一股热流喷涌而出,他一边笑着,一边答应着:“好的,我的悠儿,师傅都听你的,听你的。”嘴角的热血缓缓流出,思悠抬手轻轻将它拭去。

浮生抱起思悠,未看众人一眼便转身离去,消失在东方的晨光中。

烟波浩依然未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看着一地尸骸,仿佛置身修罗场。而那两个人影早已消失无踪,他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去。

08

浮生抱着思悠瘫软的身体跪倒在师尊山门前:“师尊,请您快救救悠儿,悠儿中了无吟。”

一名白发老者缓缓而出,看着跪立门前的爱徒,并未多言便派人将思悠的身体送入临渊洞中,临渊洞为时代仙家仙气所凝化,可聚仙气修仙髓。老者转身庄严的看着浮生:“你可知,为何赐予你浮生一名,浮生一梦,不可迷踪。现你却干预人间之事,弑那人间之龙,可知这乃触犯天条之大罪,你是会被剔除仙籍受轮回之刑的。”

浮生对师尊的话旁若无闻,一双眼睛紧紧跟随着思悠的身体进入临渊洞中。复回首道:“徒儿愿受此刑法。”

师尊无奈摇头:人世百苦,最是情缘难断,亦非仙可避之。他与她劫数命定三世,而她与你却生生世世。

五百年后

“悠儿,怎么又开始顽皮,再这样师傅可不喜欢你了。”浮生佯装生气的对那个正在扯他头发的粉扑扑的小女孩呵斥道。而这样的呵斥却比清风还要温柔。

“不嘛,师傅明明说过要带悠儿去山下买糖葫芦的,都这么久了还不去,师傅又骗悠儿。”小女孩鼻子抽抽的委屈道。

浮生经不住他的委屈样,放下经书轻哄道:“悠儿乖,悠儿乖,悠儿等等师傅,师傅马上就带悠儿去噢。”

远处,一个少年带着一个小人儿踏云而下~~~

天空中再次回荡起一位老者的声音:三生情缘三世劫,素野潇潇君凌厉。世人皆为权财效,唯他倾心悠思狂。却不知是有情郎,问仙问佛问无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黑玫瑰先生阅读 849评论 0 7
  • ① 注册表增加启动项(当你重启之后,病毒会自动开机运行)② 注册服务(服务可能是包括一组行为)③ 释放...
    bluewind1230阅读 699评论 0 0
  • #晨间日记2018年3月10日# 经过和大儿子三天的磨合,我感觉慢慢好些了,作业也能按时完成了,慢慢的开始有独立做...
    蓝莓书阅读 17评论 0 0
  • 文/误语羊 1 当年下山的时候,突然刮过来一阵怪风。嗖嗖的让人背后发麻,然后一身冷汗。郝勇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漫天飞...
    误语羊阅读 76评论 0 3
  • 适当的焦虑是必须的 我是一个很容易焦虑的人,我会为很多事情焦虑:工作的、生活的。之前我和蒋哥讨论并思考过“焦虑”这...
    申国斌青蓝信息阅读 3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