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小县城和大城市

10年,中国的2010到2020年,这10年间中国的人口布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农村,基本上只剩下六七十岁的老人在留守,尽管他们那一代的儿孙们都已经在小县城或者大城市买了房子,稳定的工作,但是他们习惯了溪水淙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他们致死也不愿意离开他们辛勤耕耘了一辈子的土地。

趁着春节法定的6天假期,那些已经在大城市扎根的朋友们是一定会想办法回老家转一趟的。

而除了回老家看望父母必定是要找找曾经的发小、朋友、同学聚一聚的。

小县城成了他们每年一次回家最理想的地方。

这里有着从农村复制过来的质朴,有着通向大城市的蓬勃的生命力,这里退可守进可攻,有那些随时准备返乡的城市打工者的新家,有那些聚一家三代之力奋斗者买的新房。

这里是老家叫做农村,如今定居在小县城或者大城市的七零八零九零后中转站……

这里的教育,医疗,购物相对农村显然要方便太多。你可以三更半夜预约嘀嘀,你可以十天半月不下楼叫美团外卖,你可以随时到楼下吃上一盆麻辣烫……

2021年的正月初一,我们一家子自驾到临县的灵宝去玩,回来的路上两拨朋友打来电话,不善拒绝的我准备去离我家更近的一个朋友家,刚下车距离我家稍微远的朋友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等了我半个小时,于是我打发妻子和八岁的女儿去离我家和更近一点的这位朋友家,我直接去了那位离我家稍微远一点的朋友家……

女儿说:“爸爸,你怎么那么受人欢迎,这么多人请你去玩?”

我说:“是呀,我也纳闷,我有何德何能朋友们如此抬举我!”

这位距离我远一点的朋友家也不算远,小县城本来就不大,我开车过去也就五分钟。

正月里自然是要喝酒的。

记得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一段话说“从前的河南人都比较穷,但凡家里来了客人必定是要给客人敬酒的……”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河南人的这个传统从来都没有改变,我们这里是豫西山区,酒风相当的彪悍。

到了朋友家,几个朋友已经喝了半瓶,为表示歉意,我自罚六杯,除了两个老朋友外,又结识了一位新朋友,这位朋友是郑大设计院的老师,我也是老师,虽说我是小学老师,但我们还是有好多聊不完的话题。

我们一起聊到小县城和大城市,新朋友可能是谦虚吧,说羡慕我们在小县城生活的朋友,其实我是羡慕他们的。

当年阴差阳错,大学毕业后我回了农村。我是学美术的,当年我的老师说过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学艺术的人,离开了艺术的环境,艺术生命就结束了……”

聊天时我对朋友调侃说“我学了六年的专业美术,毕业后教十年专业数学,如今疯狂的爱上写作,我是画画里边教数学最好的,教数学中画画最好的,是画画和教数学中文章写的最好的……”

我们又聊到洛阳,那是我上大学的地方,我说洛阳是个好地方,至今让人怀念。

郑大的朋友说:“洛阳是一个非常接地气的城市,给有梦想的人无限可能,同时也是一个可以安逸生活的好地方……”

我们聊到“人生悟透了,就是一个字“玩”,所有人都在“玩”,玩政治,玩军事,玩科技,玩文化,玩体育,玩文化,玩艺术,玩山,玩水,玩生活。

能玩的大气,玩的潇洒,玩的有滋有味快乐幸福的人,若又能在各行各业玩到极致的人,就有可能成为大师,大家,成为一个时期,甚至一个时代的风云人物。”

不知不觉间两瓶53度酱香型白酒被我们喝的干干净净。期间离我近的那位朋友不断打来电话,说几个从外地回来的朋友在他家里等着,催我们赶紧过去。

这会我们都喝了酒,不能开车,一个朋友回他家有事,还剩我们三个人,相互扶持着抄近路穿过小县城最大的广场直奔这位朋友家。

开车也就五分钟,步行不一会也就到了。

朋友端来最好的酒,又是五六个朋友,其中三个是从大城市回家过春节的,差不多都是一届或者上下两届的中学同学,可惜了我已经不胜酒力了,后边聊的话题我竟然全忘了。

第二天睡到九点多,几个朋友打来电话,原来昨天晚上我走后他们一直聊到凌晨两点多……

这也许就是小县城的魅力,也许就是昨天晚上郑大设计院的朋友说羡慕我们的原因吧。

为了生计,我们各奔东西,我们会在某一个时候汇聚到这里——小县城。

我们聊乡愁,我们谈理想,我们的话题从天上到地上,我们聊生死,聊哲学,我们聊平行宇宙……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小县城一定是未来中国最具魅力的地方,往前走一步它通向天堂一样的大城市,往后退一步是生养我们的故乡,是一个凝聚力量的缓冲带。

这里可以停下来让灵魂安静的休息,这里可以动起来让生命爆发出勃勃的生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