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先生不是先生,我妈妈不是女人

写给母亲节的故事(2)

齐先生不是先生,她是一个老师。

九零年代初的人们,延承了民国的习惯,尊称老师为先生。

齐先生教书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是一个很不靠谱的妈妈。

我想,形容她为天底下最不靠谱的妈妈也不为过,因为,她确实对我做过很多不靠谱的事情。

比如我不到1岁的时候,就在她眼皮底下,从床上摔了下去。

那时候还不流行边玩手机边带娃,所以她当时是在干嘛呢?我估计是在睡觉,她真的很能睡,以至于学生们最喜欢她上的课,是监考。

但是,我被摔了以后,她没有像伊能静在《妈妈是超人》里那样,悔恨不已,甚至扇自己耳光。

她只是悄悄把我抱起来,哄到不哭。

一直到晚上,外婆过来帮忙洗澡时,摸到我后脑勺的大包,她才恍然大悟似的承认:“哦哦,弟弟今天从床上滚下来了,我忘记给大家说了……”

至今,每次回去看外婆,她老人家还会讲这个段子,内容之详尽、感情之真挚,就好像昨天刚发生的事。

然后,外婆总是心疼地摸我的头:“幸好娃没摔傻!”

我估计齐先生也不是一个靠谱的老师,至少没有学过儿童心理学,要不,也不会发生我两岁多的那件事。

因为那时还没有记忆,故事是我爸给我讲的。

据说因为学校觉得齐先生专业水平有待提高,派她去省城的重点小学进修半年。

我当时还处在最需要母亲陪伴的0-3岁阶段,所以无论如何不同意齐先生走。

正式进修前,有两天会议,齐先生不顾我的阻拦,毅然决然地走了。

那天晚上,老爸抱着我去找妈妈,走了好几条街。

不准停下、坐下、往回走,不准和任何人打招呼、回答问题。

“看,那里有个小朋友在玩!”老爸充满期待地看着我,然后我觉得更凶了。

一直到我闹累了,哭睡了,他才把我抱回家。

把我放上床时,他也累瘫了。

第二天,齐先生回来了,听说这个事,居然给我爸出了个主意:等她正式去进修了,我还这样的话,就告诉我她死了,她死了,她死了……

没想到的是,我老爸真的这样说了,而我,真的信了。

我猜想当时的对话是这样的:

“爸爸,抱我去找妈妈。”

“你妈妈说,她已经死了。”

“她去爷爷那里了吗?”

“算是吧!”

“那就不去找了吧!”

虽然至今,我还没有找到切实的证据,证明她的这个谎言,和半年后她的“死而复生”,所带给我幼小心灵的伤害,以及对我成年后生活的诸多影响,但我确信它们的存在。

我妈齐先生,不靠谱的地方还很多,她自己都承认,她很多时候不像个女人。

首先,她不会做饭。

我们一家人的三餐,基本仰仗学校食堂。

唯一打牙祭的机会,就是我爸做的红烧肉。但因为他一辈子都指着这个菜活了,也不敢展示得太频繁,一个月可能有一天吧!

然后,她不会洗衣服。

我从4岁开始自己洗内裤和袜子,而其他衣服都甩洗衣机。

那个时候的洗衣机会把衣服甩大,所以我的衣服基本可以穿三年以上,齐先生对外婆说是我长得慢……

最后,她会修电扇、换灯泡、自己用木板做书架,等等。

我6岁时,一天放学回家,见家里有点黑乎乎的,便伸手拉灯。

结果屋里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我妈正骑在我爸肩膀上换灯泡。我冲进屋时,看到他们俩当时的姿势,被惊掉的下巴,至今还会在天气变化时隐隐作痛。

我把这些事讲给一个哥们听的时候,他好奇地问:“就这样,你爸还不把你妈给休了?”

承蒙他的吉言,不到一年后,他们离婚了。

我跟了齐先生,因为她是人民教师,有利于我以后享受更好的教育。但离婚时我已经上初中了,而她只是个小学老师啊!

而且,她之后还做了一件更不靠谱的事。

就在我高三的时候,她在一年之内,给我添了一个年龄比她还小几岁的后爸,和一个刚出生的妹妹。

不早不晚,就在我人生中这最关键的一年啊!本来我的理想是清华大学建筑系,然后出国读研,剽窃资本主义的先进设计理念,再回国报效祖国的。结果,我现在只能把这个愿望寄托在儿子身上了。


哇,好自然有木有?我又要以承上启下的叙事手法,完美无暇引出她另一件超级不靠谱的事了。

那就是关于我的儿子。

在得知我老婆怀孕时,她给了我们伍万块钱,说是保姆费,因为她是不会来帮我们带小孩的!!!

说好的儿孙绕膝,尽享天伦呢?

但她的理由很正当:刚把我的妹妹拉扯到小学,身心疲惫加上更年期综合症,她实在无法保证在婆媳相处中,不欺负自己的媳妇。

好吧,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我再次原谅了她,因为老婆对此安排很满意,我本人其实也比较喜欢吃丈母娘做的菜,对于一个从小吃食堂长大的孩子,这份喜爱是绝对真挚的。

我不知道,齐先生还会在妈妈这个角色里,做多少不靠谱的事。等五年或十年后,这篇文章会不会因为过于冗长而变得像一份控诉书(也许现在已经很像了)。

但其实,我想说的是,尽管有这么多不靠谱的行为,我却越来越爱我的妈妈:齐先生。

因为作为自己,她一直都很靠谱。

做想做的事,知道想要什么,不给自己套上世俗的标签,并且无论何时,都不放弃对幸福和快乐的追求!我一定在这方面,得了她的真传。

也希望每一位妈妈,首先是自己,然后才是妈妈!

PS:如果马克龙爱上的是齐先生,相信今天刷爆朋友的佳话,也不会被改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