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年6:我家里还有很多书,但不是课外书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不是上一次整理不要的一些书籍时,我想现在就连我上小学时候的语文课本都还存着,可是即便上次已经整理掉小学五年的课本,可还是几个纸箱的书在我睡得房间里摆着,如果仔细翻找的话,也许还能找到年少时光的几封情书夹在课本里。

我以前大概是一个形式主义的人,对于所念过的书也总会保存下来,即便现在学校的课程已经改革了好几次,学生所学的内容有很多跟我那时学的不一样,可是还是不舍得将它们扔掉。

有初中课本上还包裹着残缺的书皮,那是妈妈当年拿报纸给我包起来的,直到现在扯下书皮的话,课本的第一页还是崭新的。

每次回家总喜欢翻翻这些尘封的书本,虽然里面课外读物不多,但总能在每次翻找的时候找出一些惊喜,比如数学书上记着的已经失联多年的同学电话,又或者是语文书里自己当年写下的一首打油诗,这些都足以让我停下来陷入温暖的回忆。

回忆里有疾驶而过的风,有斑驳陆离的身影,有老师的叮咛朋友的心声。以前总是盼望着长大,可一下子长大到被家人催着结婚的年纪后,更加害怕“长大”本身。可是不管我们心里如何畏惧,时光都携卷着我们向前进。

故乡的小伙伴里上到大学的没几个人,跟我一起从小玩耍又上学的恐怕也就只有一个,每次回家要么就是待在家里,要么就是去这个小伙伴家里。有时候很庆幸这位小伙伴也考上了大学,这样自己在这里才不显得更加另类,还有一个可以探讨共同话题的伙伴。

晚上一起在这乡下围着篝火取暖,火星飘扬在夜空,瞬间消散,仿若我们一起奔跑中的童年。一直觉得这片土地是属于我们的,可是当看见后面一个个少年奔跑的时候,才发现这片土地已经不是我们在称王了。

并不是老了,而是这个年纪总要离开家,为了生计也好,为了梦想也好,总得携裹着自己的身躯向前。在每次在外面受尽伤痛的时候,来到这片故土疗伤,撇下金钱,撇下欲望,撇下权利,抬头看天,才看的见满天星辰。

睡在几平米的小屋里,除了一张偌大的床外,就是一张装满古旧的书的桌子,并非是正经的书桌,桌子上摆满了杂物,有台老式收音机,曾经也是我消磨时光的机器,有朋友送的生日礼物,现在也差不多失去了最初的意义,只是当个物衬在那放着,但每次抬眼望到它的时候,也还是会想起送礼物的他们。

曾经一起捧着一样的书,在无数个夜自习里钻研苦读,那些书上还有他们教会我的课题。时光总会落下印记在一些东西身上,是刻在大树上的名字,是写在书本上的习题,更是我们脑海里青涩的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