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过:姑姑,我在购物车塞满了绝情丹

96
与栋不同
2017.11.13 10:58* 字数 2215

绝情丹:情花之毒解药,因世间罕有,杨过和小龙女身中剧毒却无法获得,被迫分开16年。

——引子

文 / 宦宇栋

本文讲述四个痴情故事,最后一段大彩蛋。

杨过痴情小龙女

我叫杨过,18岁那年,我与龙儿分开,她约我16年后在绝情谷相见。

这16年,最难的事情有两件。

一是思念。每天都会陷入锋利的回忆,然后带来模糊的眼睛。后来我就戴起了面具,遮住我憔悴的双眼。还收养了一个小孩,人呢,总是会赋予等待的时间一些意义,我给孩子起名“杨顶天”,期待等他长成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时,便是我与龙儿重逢之日。

相爱越是不易,回忆越是着迷。我一边教顶天功夫,一边仍陷入巨大的相思之中,这种情绪也明显的感染到了顶天,小小年纪便多愁善感,终究我不愿意误他终生,便放他闯荡江湖,我告诉他:你虽年少剑未佩妥,但出门已是江湖,从此你要阳光快乐行侠仗义,从今天起,你就叫“阳顶天”。

二是剪指甲。自从与龙儿分开,生活所带来的最大不能自理就是剪指甲,当指甲到了一定长度的时候,我差点顺理成章的练起了九阴白骨爪,不行,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去练这种功夫,若是与龙儿重逢看到我这般样貌,岂不荒唐。

终有一日,在我想念龙儿到崩溃之时,便将所有内力与相思之苦集中于掌心,猛然发力,那些像历史遗留污垢一样的指甲全部断裂。之后,这套掌法我运用的越发熟练,可以凭内力的轻重修剪指甲的长短,因这套掌法必须运用相思之苦,我给它起名叫做“黯然销魂掌”。

这十六年来,江湖变了, 故人老了,我不看山,也不过海,他们都说我相思成疾,其实我只是觉得江湖故人,山河与海,也敌不过16岁那年终南山下活死人墓你对我说:你姓杨,那我便姓柳吧。

龙儿,我只有两个心愿:你在身边,在你身边。

16年契约已到,我已收集齐了天下所有的绝情丹,我们再也不用担心情花之毒了,我在绝情谷等你,愿你遵守你的诺言。

郭襄痴情杨过

我叫郭襄,父亲是郭靖,母亲是黄蓉,比起江湖地位,我更羡慕他们相濡以沫的爱情。

只可惜我一生都没能获得这般爱情,但在16岁那年,我对于爱情的所有美好幻想,因一个人而点亮。

那一年的风陵渡口,像是命运的魔法一样。我被一个名字吸引,然后奋不顾身的跟着一个陌生人去见他,再黏人般地跟着他行侠仗义,最后毫不犹豫的用掉他给我的第一颗银针让他摘掉面具,那一刻,我的人生被定格。

神雕大侠青春梦,从此执念大哥哥。此后的二十四年,我都在做两件事。

一是思念。想起16岁那年有人拉着我的小手穿过泥沼追灵狐,想起那年生日有人破敌军、烧粮草、归还打狗棒,给我准备的三件大礼。想起有人痴情无比,心念龙女,但那一年的烟花只为我一人绽放。想起有人曾经对我说:小妹子,你爹妈都是当代大侠,人人都十分敬重,你有甚么事,自也不用我来效劳。但世事多变,祸福难言。你若有不愿跟你爹妈说的缓急之情,要甚么帮手,尽管带个讯来,我自会给你办得妥妥贴贴。

想着想着,就会变成一个有心事的小孩,惆怅的懊悔生不逢时,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娶。

二是寻找。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寻找,更不知道想要得到什么结果。终南山在陕西,风陵渡在山西,绝情谷在湖北。这二十四年里,我浪迹天涯,去了无数次以上三个地方,只为能见到你一面,看你一眼,我便满足。

可神雕侠侣绝迹江湖,二十四年的杳无音信把16岁那年的遇见衬托的格外像一场梦。也许所谓勉强,就是勉而不强,所谓爱恋,未必要以恋爱收场。

大哥哥,我把你送给我的玄铁剑打造成了倚天剑,我带着它削发为尼,开创了“峨眉派”,并且给弟子取名法号“风陵”,纪念那年风陵渡口的相遇。

从此我们,相忘于江湖。

张三丰痴情郭襄

我叫张君宝,父母不详,自小在少林寺打扫晒书,此生与她共见过两次。

第一次是13岁那年,少林藏经被盗,我与师父觉远大师一路追讨到华山之巅,奈何功力尚浅,你出来帮忙,并掏出手帕帮我包扎伤口,才得以幸免于难,并讨回经书。

后来才听闻当时华山之上刚刚定名新的“五绝”,看到我被欺负,便不自量力第一个冲上前来,得亏高手众多,不然我们都得丧命。

第二次见面是16岁那年,你19岁。我被诬陷偷学经书,被逐出师门,心灰意冷的走到了少室山下,却与你相遇,你说你仗剑走天涯,问我有什么打算,我说“你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你却说自己寻找一个人不能耽误我的前程,并送我一对铁罗汉让我投奔你爹郭大侠。然后一句“就此别过”。

当年神雕杨大侠一句“就此别过”,从此你再没有见到他,没想到多年以后的少室山下,依旧是这一句“就此别过”,我们也终究再无相遇。

也没有人知道那两次仅有的见面,一见钟情,再见倾心。

我听你的话去了湖北襄阳,却在路过武当山的时候不愿再向前,我在这里仰望浮云,俯视流水,如有所悟,渐渐豁达。闭关七天七夜,以自悟的拳理,加上道家豁达圆通之道创出了一套拳法,我取名为:太极。

后来我在这里开创了门派定名“武当”,武当人所必须遵守的义情怀与善良真诚,都有你的影子。武当人可以婚嫁娶妻,这又何尝不是我的执念呢!

我收了7个弟子,以我们见面的少室山里的景致取名为:远桥、莲舟、岱岩、松溪、翠山、梨亭、声谷。

他们是是桥、是舟、是岩、是溪、是山、是亭、是谷,却都不是你。

我们都很体面,你的终身未嫁,我的百年孤独,让我们的感情,收获了一个永远寂静的朋友圈。

马云痴情张三丰

我叫马云,23岁那年,我爱上了太极。我的偶像是张三丰,我痴情于他,希望练出太极的最高境界。

随后的30年,我见过李连杰化身张三丰的样子,也见过吴京的太极宗师,我的梦想是用太极打败他们,包括打咏春拳的甄子丹。

今年我53岁。我做到了!我打败了他们!

有钱真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