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女权,谈谈女厕所

不好意思,女厕所大概是一个在文章标题里出现频率很低的词吧,但今天要谈的就是女厕所。起因是这条新闻:

图片转自咕咕机公众号

如果是以前,我看过之后一定不会对这条新闻有任何印象,相信大多数人和以前的我对这条新闻的感觉是一样的。可是改变发生在两年前,一个分享者在万有青年烩上说的话,我已经记不清她的名字了,可是她讲述的事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那就是“占领男厕所”。很奇怪的事,对吧?一开始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但是听了她的解释,我却不得不拍手称赞。

众所周知男性和女性的如厕时间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可是在公共空间的设计和布置时,往往是简单的一分为二。我相信每一个女生都有在公共场合排长队等上厕所的经历,这样的经历说不上有多痛苦但总是让人难受并且无解。

于是她们以这个需求作为切入点,在很多高校开展了占领男厕所的活动,并且真的引起了其中一些高校管理层的注意,根据同学们的需求改造了一部分厕所。她们也在公共场所诸如广州的越秀公园占领男厕所1~2小时,让男性们也体会到这种需要长时间等候的窘迫,让他们正视之前一直忽略的这个世界上另一半性别人群的需求。

再反观这条新闻,国家也已经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而我相信这份好消息的背后一定或多或少有她们这些“奇怪的占领厕所者”的一份功劳。现在再看她们“占领女厕所”的行为,你会不会觉得很酷呢?

在进行这个活动时,她们的身份都是女权主义者,是不是和你印象中那些“张牙舞爪”的女权主义者不太一样呢?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思考女权到底是什么?可这个问题似乎一直没有答案。我家的家庭模式是父母都赚钱养家并且同时承担家务,在我的心目中母亲是一个让我钦佩的独立女性,可也是我的母亲现在每天告诉我不要找太辛苦的工作反正以后丈夫买房子要出大头。还有我身边那些很优秀很努力的男生们,会评价一个和他们一样优秀的女生很强势让人不喜欢,我不知道如果那个女生拥有和他们相同的性别还会不会得到这样的评价。

我不会宣称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也不会在社交网络上和别人吵架,但我希望我能够在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不会因为性别而受到阻碍或是一样的目光。这同样是一种需求,和增加厕所位并无二样。

想想两百年前,女性还不能穿裤子,不能抛头露面,还裹着小脚。现在看来平常如呼吸的事情,是当年那些“异端分子”顶着辱骂和歧视争取来的权利。可是如今享受着那些权利的同时,为什么总有人会用长矛指着为自己争取权利的群体?

正是因为社会是一个男权社会,所以才会有人追求女权。正是因为社会是一个婚恋观念很传统的社会,才会有人发声争取LGBT群体应有的权利。因为所有的人,无论是男性女性,不论是异性恋同性恋,或者是其他不同的群体,我们都首先是一个人,我们都是平等的,而我们让我追求的也只不过是平等罢了。

任何一个追求某种权利的团体,都存在激进者。我们在面对激进的爱国主义者时(或者可以打个引号),我们不会说爱国是错的,可是我们在面对激进的女权主义者时,我们就会说女权是错的,这样的判断本身是否就有性别歧视的滤镜在呢?

大可不必每个人都支持女权,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思想,但没有人有资格恶语相向。因为也许正是她们帮你减少了上厕所排队的时间,至于男士们,她们帮你减少了等待女朋友或者老婆的时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想搭建一个android项目框架,用到的开源框架记录如下: Android 网络框架之Retrofit2使用详...
    DevWang阅读 382评论 0 51
  • 写着写着发现自己没有东西可写了,最近在工作上进入瓶颈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的东西少了,每天都不...
    遇见军艳阅读 59评论 0 0
  • 我在山川迷失方向 你在水边吟唱赏云 我见过许许多多的花儿 再也没有一朵比你更动人的了 我听过许许多多的曲儿 再也没...
    伍月的晴空阅读 62评论 2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