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 眠 |对话创作大赛

----催眠师与病人----

“闭上眼睛,想象自己现在躺在柔软的草地上,草尖略微有些扎疼你的后背,但是却很舒服,这时,你又感受到了春风轻轻拂过你的肌肤,带走了一身的疲惫。听,你听到什么了?”

“呼呼声,是风的声音。”

“不,你再仔细听。”

“歌声?有人在唱歌,是一首很熟悉的童谣,我记得这是院长教过我们的,大家都会唱。”

“很好,现在你试着唱出来,用你最美的嗓子把这首童谣唱出来。”

“我不会唱。我五音不全,大家都在取笑我唱得难听,他们都在笑我。”

“别生气,亲爱的,他们没有在笑你,他们是在鼓励你呢。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大天使孤儿院,还有已经生锈的铁门,歌声就是从里边传来的。”

“很好,你走进去看一看,是不是看到了很多小伙伴在唱歌?”

“是的,他们都很开心,小五很小六在跳舞,小一和小二在荡秋千,他们看见我了,向我跑过来,抱住了我,叫我跟他们一起玩。”

“他们都很可爱呢,你也想跟他们玩,对吧?那就拉着他们的手,一起去玩吧。”

“嗯,我们一起玩荡秋千、跷跷板...还有玩抓人...哎呀,我撞到一个人了,好疼。头发被她揪住了,她很生气,狠狠地打了我一巴掌。”

“她是谁?”

“她是院长身边的小红人,常常欺负我们,我们都很讨厌她。小一跑过来向她献上棒棒糖,求她放过我,她很高兴地接过棒棒糖,然后把我踢开了,我连忙躲到小一身后。这时,其他伙伴也过来了,我们排成一排,是院长过来了。”

“院长?他长什么样子?”

“他很老,满头白发,皱纹很多,但是身体却很好,经常打我们,还不让我们吃饭。我们都很恨他,因为他卖走了我们很多伙伴。”

“人贩子?那你们怎么不逃,或者去报警?”

“不行,逃走的话会被打死的,曾经有两个小伙伴试着逃跑,却被抓了回来,然后在我们面前被院长活活打死了,流了好多血,他们叫喊着,可没人敢去救,有一个是被打断了腿,但是被扔在了院子里,过了一夜后大家都发现他死在了门口,一地的血。那个场面好恐怖。之后就没人敢逃跑了。”

“那院长是来干嘛的?”

“他带着好几个高高大大的男人,他们的眼神好像就是在挑选商品,鄙夷地看着我们,我知道了,他们是想要买走我们,不好,小一跟小五都被带走了,还有小六。不行!小一、小五、小六都是我最好的伙伴,我不想他们被带走。我追上去了,咬住院长,把小六紧紧抱住,院长怒火冲天一上来就是踩我,不解气地踩了很多次,好痛,感觉要死了,五脏六腑都要被踩烂了似的。”

“放轻松,那只是一场梦,你没有任何的感觉,没人踩你,也没人欺负你,你闭上眼睛后再睁开,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天黑了,我看到了雪,是下雪了啊。”

“你现在在哪里?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好冷,好饿,院长把我关在了外边,不让我进屋睡觉,我躲在墙角,想要暖和一点,可还是好冷,这里就我一个人,没有别的了。”

“想一想,你为什么会被关在外边?”

“是她,所有人都讨厌她,她心情不好,把我赶出来吹风,她还打我,还跟院长说我偷东西,院长就信她,说如果我不把东西拿出来就待在院子里不能进去。外面太冷了,看见屋子里的灯光,我好想进去躲躲,可是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交出来。”

“你再看看,周围一定有你忽略了的东西。”

“我好像听到了声音,好奇怪的声音——疼?慢点?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叫声,这个声音是那个女孩的,是院长在打她?等等,院长说话了,‘我帮你惩罚了那个惹你不高兴的小东西,你怎么还是不开心的样子啊?’这个时候,我的头好晕,身体又冷又热。”

“你发烧了,你该休息休息了。好好睡一觉,等睡醒后你就可以跟你的好伙伴一起玩游戏了。”

“嗯,我知道,小一会回来的,他不会忘记我的,我们五个人都是有个约定的。”

“什么约定?”

“要一起离开这个地狱,然后好好地生活,大家要在一起的。”

“真是很好的愿望。小一回来了吧?”

“回来了,还有小六也回来了。他们都是一身的伤痕,还流血了,他们是悄悄地回来,我们没有告诉院长,我和小二偷了食物和布给他们二人,问小五为什么没有跟他们一起回来。小六哭了,我感觉有点不安,小一开口说话了,他们跑出来的时候被发现了,小五为了救他们牺牲了自己。”

“小一他们被卖到什么地方了?”

“他们说是在一栋房子里,那些人会杀了他们,从他们的身体里取出心脏还有其他的器官。他们被吓到了,商量了在那些人对她们动手之前一定要一起逃走。可是当他们逃走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小五为了拖住那些人自己留在了那里,争取时间让小一和小六逃得更远。”

“那后来呢,你们从孤儿院逃走了吗?”

“......小二死了。”

“这,发生什么事了,小二是怎么死的?谁杀了他的?”

“她发现了小二从厨房偷来的面包,然后向院长告密,院长很生气,然后抓住了小二并打死了他,我看见院长向我走过来了,我好怕,他也要打死我了。但是没有,我把沾满了小二的血的木棍丢到我面前,警告我,如果我也像小二一样吃里扒外的话,他就把我卖到一个我绝对想不到的地狱里。”

“想不到的地狱里?这个院长,可真是惨无人道呀。那后来呢?”

“小一说,必须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能再待下去了,小六也准备好了,我也随时可以离开了,但是,这个时候,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发生了什么?等等,这个时候是什么时候,几月几号?”

“八月十一日,院长被人杀死了。”

“果然。你有看到院长么,在那一天,你知道是谁杀死他的么?”

“那天,我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准备跟小一他们汇合后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拉着我说,她什么都知道,知道我要去找小一,然后逃离这个孤儿院。我很害怕,害怕她又要去告密,害怕我会跟小二一样死在了院长的手下,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我就要死了。她又说,她不会跟院长说的,她说院长是个脏老头,她骂了院长,天呐,所有人都知道院长最疼她了,她竟然骂了院长。她拉着我离开了房间,说我只需要帮她做一件事,完成后就放我离开,绝不会说什么的,让我放心。”

“她把你带去了哪里?”

“院长的房间。”

“她要做什么?不,她让你做了什么?”

“她要我把衣服都脱了,我才不要!她给了我一巴掌,还威胁我如果我不按照她说的做,她就告诉院长,我要出逃的计划。”

“所以,你听话了?”

“院长一进来就看到了全身一丝不挂的我。我胆怯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腿脚都又麻又软了,当我看到院长目露绿光地看着我,关上门后朝我走了过来。我想后退的那一刻我就被院长抱住了,我害怕地反抗,陡然院长身子一阵颤栗,然后被我一脚一踢就踢开了。我连忙跑到一旁,大口气地喘着,而后就看到了院长的后心处插着一把匕首,血液流溢而出并浸染了衣服,化成鲜红妖艳的一朵花。院长缓慢地爬起来,转过身,怒视着要杀他的人,她丝毫不惧地拿起另一把刀子,往院长的胸口刺去。院长双手抓住了她那要落刀的手,我听到了院长在骂她,而她,我看到她的眼神凶厉而冷酷,我害怕地蜷缩在一个角落,看见她加大力气地握紧刀而后刀子一下子就落下了。一刀又一刀,像是在发泄,即使血液喷得到处都是,即使院长已经了无声息了,她还是在重复着这一个动作。”

“院长,是她杀死的?”

“我见她疯了,我害怕下一个死的就是我,我连忙穿上衣服跑出去,去找小一。跟小一说了事情的经过,院长已经死了,没有人能再打我们了。小六好高兴,说院长活该。小一没再说什么了,就带我们离开了。”

“你们去哪里了,院长后来的事情怎么办,那个女孩呢?”

“我门要离开孤儿院之前要先穿过树林,那天很晚了,我们在树林里休息。夜里小六不知道跑去哪里了,等到第二天时我们发现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被人用刀子插中心脏。”

“后来呢?”

“我们跑到最近的城镇,遇到了好心人郭阿姨,她收留了我们,送我去上学,而小一到了一家汽车修理店当学徒,我们很开心,生活朝着美好的方向发展,虽然五个小孩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但是小一说了,我们要带着他们的那一份更好地活下去。”

“后来,你经常做噩梦,梦见了小二被院长杀死的场景、还有院长被女孩杀死的场景、以及小六惨死在了树林里的场景,这些都是你心底的梦魇,你放不下的,是你伙伴们死在你面前,而你无能为力,你没有办法救他们,甚至你也没有替他们报仇,对吧?过去就过去了,你应该忘记这些记忆,你和小一,应该有个美好的未来的。就像现在,你看见了小一在对你笑,对吧?”

“小一?小一是谁?”

“什么?......那个跟你一起逃出孤儿院的男孩呀,他现在在哪?不对,你现在在哪?”

“墓园。这里好荒凉,阴冷又昏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只有一条台阶,有好多墓碑,但是我看不清碑文,我过不去,我好像只能往前走。”

“听着,你试着前进,走到尽头,告诉我,你看到的是什么?”

“起雾了,前面看不清,只能依稀看到两团黑物。等等,前面没有路了,啊!我掉下去了。”

“别怕,你落在了云端上,感受着白云的柔软,微风的甜美,你闭上眼睛,数1、2、3后睁开眼,在你前面会有一扇门,你走上前去推开它,轻轻地、推开门,告诉我,你来到了哪里?”

“这里......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我是在马路街道旁边,这里很吵,我看到了一栋建筑上有个大屏幕,这里是......玉河街道!”

“玉河街道?你四处走动看看......”

“啊!”

“发生什么事了!你还好吗?!”

“......呼,刚刚有辆汽车疯了似的冲过来,差点撞到了我,然后跟另一辆车子相撞翻了。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不!是小一,是小一开着车子,他是想要撞一个人,但是,怎么会有另一辆车子刚好跑出来的。”

“他想要撞谁?”

“......”

“你抬头看一看那个大屏幕,现在在播放的是什么?”

【另一边,催眠师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机,同时将声量放到最大。】

“昨日位于城郊某处的大天使孤儿院同时发生了两起命案,该院院长死于自己房中,身中数刀,最后因失血过多身亡,疑犯目前锁定这所孤儿院的某孩童。早晨八点左右警方在离孤儿院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另一具尸体,确认该尸体正是畏罪潜逃的疑犯某孩童,后来不知何故自尽于林中......”

“怎么会,小六不是的。”

“经警方调查,发现该院长存在贩卖孩童以及有过殴打致死多数孩童的嫌疑,据孤儿院其他孩童的证词,疑犯某孩童是因为伙伴们惨遭毒手致死而对院长的报仇......”

“是她杀死的院长,小六也是她杀死的,凭什么罪名都是小六承担?”

“另外警方在院长房中发现了另一具全身赤裸的尸体,致命伤为胸口处的刀伤......”

“我......这事情,怎么......”

【催眠师关掉了电视,俯身在毫无知觉的女人的耳旁,低声说】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是那五个小孩其中的一个,我应该是小四,对,我是小四。”

“你错了,你不叫小四,你是她,小三子,那个院长身边的小红人。”

“......我记起来了,小一开车要撞的人是我,是我杀了他最喜欢的小五呀,当年逃回来的是小一和小五,还计划着要带其他三个伙伴离开,可是,居然要撇下我!那就不要怪我狠了,小二,那个可爱的小虎牙呀;小四,漂亮又会唱歌的人儿呀;还有乖巧懂事的小六,你们都得死。可惜的是,在小一他们回来之前,小六居然在那个雪夜发高烧冻死了。”

“你是凶手。”

“是呀,所有人都是我杀死的。哈,又出现了一扇门。”

“等等,不要去打开它!”

“慢了哦,我已经进来了。这是......我跟小一见面的地方。”

“你在哪里?”

“汽车修理店,小一是这里的师傅,朋友的车子出了故障,我跟他一起来的。小一看见我的时候很惊讶,他连忙修理好棘手的地方后就将剩下的交给了其他人。拉着我到对面的一家咖啡店,他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我们约好的,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不要再来找我了!’说完就离开了。留下我一个人在那里把苦涩的咖啡喝完。”

“然后你找到了小五,你约她去哪里了,跟她说了什么?”

“我来到了一栋破旧的楼层,是小一和小五居住的地方。我按响了门铃,小五开门了,跟小一一样见到我时都很惊讶,我跟她说,我要小一,要她离开这个地方。她没有答应,所以我再次拿出刀子,威胁她,说出了她不知道的秘密,然后我离开了。”

“你没有杀她吗?”

“没有。小五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我杀了她。”

“现在,你继续往前走,一直走,你又来到了墓园,你又看见了先前的墓碑,这次,没有雾,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你想要看到的,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是两个墓碑。一个是小五的,一个是......孩子?他们孩子的。”

“你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你去过医院。”

“没有!我没有,我不知道......这里,我怎么会来到这里,我要离开这里!”

“你别激动,试着深呼吸,吸气呼气。好,面前来了个护士,你去......”

“小一!小一,你怎么了,你怎么在这里?”

“慢慢来,问问他发生什么事了?”

“小一,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苍白?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没做什么。”

“你听一听小一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去找小五,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最好永远都不要再见面了,你为什么要说那些事,是,院长是我杀的,小四也是我杀的,可是你别忘了,小二还有小六都是被你害死的!现在你还想要害死小五吗?!她怀孕着,你让她突然受到了惊吓,造成胎气大动,现在更是大出血!我要你去死!呃——我喘...不...过气...了......”

“喀!你现在处于一片黑暗中,没有人威胁你,你很安全!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有人对我说过,我只需要知道,只需要记得,所有人都是被我杀死的就可以了。”

“好,现在,你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你慢慢地回想一下,你为什么要杀死那些人?”

“他们都讨厌我,我也讨厌他们。”

“所以,你杀了他们?”

“......”

“告诉我,你眼前现在有什么?”

“这是一间古旧的房间,我好像听到电视在播放新闻的声音了。”

“......”

【催眠师又打开了电视,按了遥控几个键后,电视屏幕一片雪花后就开始正常播放了。】

“最近本市发生的多起杀人命案,经警方调查,确认是同一人所为,至于动机还不明确,详细情况尚在调查,只是证实了多名受害者的同一身份,都是我市有名的心理咨询师或者精神病医生......”

“所以,那些人也是你杀的?”

【催眠师握着手机打算报警的那只手突然被人抓住,他抬头一看,发现本该还在梦境中的人已经睁开双眼,正盯着他看,他的喉结不由滑动了一下】

“所以,大师,请放下你手中的手机!”

“我绝没有恶意,请相信我。”

“不好意思,那些人跟你一样,都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背叛我。”

“那好吧,那么,杀人凶手小姐,你来找我是为了解决你的失眠状况,据我所知,你的梦魇很强大,造成你一边做着噩梦,严重影响着睡眠质量;另一边又使你记不住所做的梦境,影响了你的精神面貌。这次治疗结果,我只能给你一个建议,面对你所犯下的错误。”

“我没有做。我知道我自己,很清楚,也很清醒着。”

“所以,请放下你手中的刀子,不要再做错事情了。”

“你们都不相信我!我不想的!啊!”

【这时,门被撞开,一大波警察冲了进来,瞬间包围住了女人,几个身手矫捷的警察上前控制了发狂的女人。】

“所以说,早点认罪免受罪,亲爱的,你已经是个病入膏肓的神经病人了。”

“是你!你才是凶手!是你杀了小一!你还害我失去了我的孩子,我要杀了你!”

“各位警官可以带走她了,刚刚她承认的罪行相必几位大人也听到了,那么,接下来就没有我木小耳的事情了吧,告辞。”

“小二!我不会放过你的!”

“再见了,亲爱的。”

----催眠师与警察----

“来,恭喜大哥又破了大案了啊。”

“也要谢谢老弟的帮助才能让我这么快破案。哈,这是什么酒,够辣!。”

“大哥喜欢就好。”

“有你这个弟弟是大哥最大的福气,以后老弟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大哥一定帮你到底。”

“那就先谢谢大哥啦。”

“老弟呀,这次能够一次性大破两宗连环杀人案,说真的,你功不可没。不过说来巧了,你好像也是从那个孤儿院出来的吧?”

“......”

“嘿,不说就别说了,你大哥我没别的意思,来,我们再喝。”

“不瞒大哥,我的确是那个孤儿院长大的,那个杀人犯,我也认识她,只是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她居然是杀死院长的人。真是唏嘘呀,想想小时候跟这种人在一起,有够恐怖的。”

“那倒是,真是苦了你了。仔细想想,这种人最好不要靠近,小心惹火上身。你知道么,自从她被关进牢里,那里就没有一刻是安宁,一直喊着冤枉,说自己没做过那些事,还说自己是小五。啧啧,人都认罪了,还差几天就该上庭定案了,都要搞事,有时候看不下去,会过去问问,让她说说她到底冤在哪,她说不上来;又问她那些人是不是她杀的,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的么?”

“她怎么说。”

“她毫不犹豫地点头,说是她杀的,所有人都是她杀的,那些人该死!听完我们气了,有这么耍人的么,都承认了还敢喊冤。”

“哈哈哈,大哥多喝点,消气消气,以后就少理会这种人,不值当。”

“我们也查过档案了,她确实是小三子,神经有病的人真难搞。”

“嘿,大哥想不想听听老弟说一个故事?”

“哦,你想说什么?”

“其实她确实是小五。”

“哈?老弟你喝醉了吧,说什么呢,我们可是查过了,当初小五是难产死了,而且这个犯人我们也核实了档案,确实不假呀。”

“死亡证明可以造假,档案为什么不能被人改换呢。”

“老弟,你说这话可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大哥相信你为人,可是,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大哥,你看着我的眼睛。”

“你以后只要注意点就行了。”

“呵,大哥,你没听说过不能随便盯着催眠师的眼睛看么?”

“你不会是想催眠我吧?”

“哈哈哈,当然不会啦。催眠警察可是犯罪了,我可不敢。”

“你这鬼滑头,不说啦,喝酒喝酒。”

“可小弟总想说什么,不说憋着慌。”

“好好好,你说,大哥听着。”

“嘻嘻,说实话,那个女人确实是小五,而且还是一个无辜的人,她没有杀任何人。”

“木小耳!”

“大哥,你醉了,我是小二。在五个好兄弟姐妹里面,我是那个偷面包差点被打死的小二。当时院长确实是想把我打死,我很害怕,所以装死了。即使如此,我还是被打断了左腿,胳膊脱臼了,肋骨断了好几根,那种情况我本来是活不了的,只是老天不想让我死,送了个医生路过那儿,发现了我并救活了我。你知道么,当时绝处逢生,我高兴地以为我终于脱离苦海,迎来了美好的明天。结果没想到的是救我的医生是那个臭名昭著的鬼杀手毒医,他救活了我,用他那些自创的毒药,以毒攻毒地折磨我,把我当试验品小白鼠,帮他试药。”

“我记得鬼杀手毒医好像在一次实验爆炸中身亡,三年前的某一天,左岭岗深处突然发生爆炸,那一片方圆十五里都着火了,听那附近的村民说,当时熊熊大火燎原般的燃烧着一切,还有,那火透着诡异的紫黑色,虽然大家争分夺秒地灭火,连忙开辟出个防火带,可是之后那一片被火烧过的地方就成了死土,寸草不生了。”

“你说的不错,那件事是毒医的杰作,他的毒药导致的。他本人也死在了那场大火里。而这一切,是我一手造成的。”

“你杀死了他,引起大火,可你怎么逃过那场火?那火势不是一般地快,就算你开车你也没有可能逃过,更何况当时还是在树林里。”

“因为我没想过逃跑。我躲在地底下,毒医的木屋里有个地下研究室,墙壁材料都是用那些抗压能力超好的,我躲在那里。等火灭了后,趁着没人我就逃出那片地区,那地下室有个自爆系统,我走的同时也启动了系统,所以没有人知道。再后来我用毒医留下来的财富去拜师学艺,我学会了催眠术,成了有名的精神治疗师。这些年来,我摸爬打滚,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位子,你不会知道我都经历过什么的。”

“我是不知道,可我也能明白你所经历的,但是,这些跟小五的案件有什么关系?”

“有一天我遇到了小三子,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身份,我以为她只是个普通的高领,她也觉得我是个单纯的精神治疗师。她不知道,我用这个身份得到无数人的秘密,然后以此威胁赚些外快。对待病人的秘密我一般都是看心情,我也会有所选择,不然我就树敌太多在这行混不下去。”

“老弟,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这样,可是知错能改,回头是岸,尚且不晚。现在没有人去举报你,我可以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就别做了。”

“大哥,你知道我当年在孤儿院里受的是什么罪么,任打任骂不能还口也不能还手,因为那时候我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甚至也不能保护自己的妹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我面前!你知道那种感觉么,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我痛恨自己,所以我不能放着机会不去强大自己。”

“你妹妹?是小六?”

“是的,小六在一场大雪中活活冻死了。该死的院长竟然要求小六拿出根本不存在的东西,不然就锁在了院子里,那一夜,大雪纷飞,天寒地冻,小六无助地窝在角落里发着高烧,等到我找到时机偷偷跑到院子的时候,小六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我连忙拿出偷来的馍馍,对着小六说:‘六儿,哥哥拿东西来了,你快吃,吃完还有一个,等会我们就把这一个交给了院长,你就可以进屋了。’小六睁大双眼看着我,伸出手,我握住了她那冰冷僵硬的小手,使劲呼气,隐约听见了她在喊我,哥哥,然后就没有任何的动静了。我吓得连忙抱住她,往屋里冲,在望风的小四见我紧张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我们冲进屋里找院长,希望他能找个医生来救救小六,但是他很生气,就好像我们打断了他什么好事似的。他冲上来就对着我又踢又打的,然后抢过小六把她扔出屋子,嘴里说着晦气。我那时是又气又哭的,什么也做不了。我痛恨自己当时的无能。”

“唉,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忘了不是很好,人都是要朝着未来走的。”

“是呀,我知道,所以我努力地走到今天这个位子。大哥,当年的无力我不想再品尝了,所以我才......直到那天,小三儿走进我的世界,我得到了新生。”

“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

“那天,阳光明媚,天朗气清,我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准备下班了,跟往常一样收拾好东西,正打算去家我常去的饭馆吃饭,经过玉河街道,就见到了她从那儿的一栋大厦走出来,当时她穿着一套白色衣裙,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天使,那一瞬间,她身上的光芒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我再也不能移开我的视线了。”

“玉河街道?”

“我一路上都跟着她,到了她住的小区门口,她回头看见我,很生气地警告我,如果我再跟她,她就报警了,她还叫了门卫,仍不放心的同时眼神警惕地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像极了炸毛的刺猬,她全身都是刺,碰不得。之后我还是常常去找她,我悄悄用暗示或者催眠的方式让她降低了对我的敌视,然后我们相爱了。我知道我的手段是不光彩的,可是我是真心爱上了她,我不能没有她。对此,我不再利用病人的秘密来牟取利益了,我全身心地帮助他们治疗伤痛,治愈他们;另一边,小三儿慢慢学着粘人,做饭给我吃......有时候我们还会帮彼此捶背呢。大哥,你知道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的。”

“我知道,我能听出来你很爱她,她也爱你。那后来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有一天她做了个噩梦,惊醒后就睡不着了,对我说了个故事。”

“是孤儿院的事情吧?”

“是的,那是一个很长很复杂的故事,她曾经有过五个很好的伙伴,其中最大的是一个叫做小一的男孩子,是她的初恋。大家玩得很好,就像是一家人一样,共甘共苦。直到有一天她被院长施暴了,之后所有的感情就都变质了。大家都躲着她,嫌弃她。她就开始一个人了,但是她又不想被欺负,所以就仗着有靠山欺负那些瞧不起她的人。小一和小五被买走是她始料不及的,她很生气又很伤心,所以当听见小六在背后骂她、说她坏话时,她就更气不过了,所以找了个理由让她被锁在院子里冻上一晚,只是没想到小六就这么没了。一开始她很内疚又害怕,完全不知道怎么办。等到那天她看见了小一和小五偷跑回来了,居然还计划着要带走小二和小四,她也想离开,她找了小一,但是小一不答应。”

“所以她就破坏他们的计划,告发小二。”

“对呀,她看见小二要被院长打死了,就连忙喊人已经死了。”

“她救了你?”

“应该不是,她是害怕才喊的。小一知道她搅局后很生气,便跑进孤儿院找她,说可以带走她,但是要先帮她做一件事。”

“杀死院长?”

“小一要她协助他杀死院长。说她在前面引院长的注意,小一就可以趁院长不备时杀死他!”

“院长是小一杀的,那院长房中另一具尸体是谁?”

“是小四。也是小一杀的。小四是小三儿带进院长的房间,用来引院长注意的傀儡,后来小三儿和小一一起杀死了院长,小四害怕得要喊人,小一不想被人发现所以才杀人灭口。”

“也就是说当初出逃的人有三个,小一、小五和小三,那么树林里的被杀死的人又是谁?”

“那具尸体跟小一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我是后来才想明白的,她应该是被鬼杀手毒医杀死的,那段时期毒医也在那附近活动,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知道了。”

“那现在被关在牢里的人到底是小三还是小五?”

“小三儿死了。她是在玉河街道被小一杀死的。他失去了孩子,还差点失去了妻子,他想找小三儿报仇,所以想开车撞人,只是没想到的是,那之前我感觉到小三儿有些危险所以在她旁边安排了个保镖,我给那个人下了暗示,当小三儿要出事时,他就得毫不犹豫地挺身挡在前面,后来他在两辆车子相撞时当场死了,而小一没有,他爬出车子拿刀砍死了小三儿。自己也因为受伤过重,失血过多死了。”

“天呐,这样子的话,‘八十一’案子的凶手都可以说是死了,那么牢里的人真的是小五,她为什么要认罪,还供认不讳?”

“因为她得替她老公买单!”

“你都做了什么?老天,你不能......”

“大哥也猜出来了啊,是呀,我对她下了暗示,我还催眠了她,将她的记忆混乱,编造出一个不能翻案的真相。”

“你这样子是犯法的,怎么可以让一个无辜的人去认她没有犯下的罪行!”

“大哥,你好像忘记了还有一宗案子呢。”

“最近的连环杀人案,死的人都是在精神界中颇有声望的催眠大师呢。你说,这些人又是谁杀的?”

“你催眠小五去杀人?”

“你说呢。我只是让那些人帮忙检查一下,我的催眠效果在他们的催眠下还有没有影响,他们会不会相信小五说的故事,那这个故事会不会有漏洞,或者说哪里需要修改。我需要检查一下,才能避免惹火上身。”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是这样的人。”

“说实话,一开始很不顺利,错漏百出。幸好最先选的人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有时候能勉强混关,不过挺有趣的是,我的催眠被人识破的那会儿,他们会想方设法挖出我,只是没想到的是,当他们从小五嘴里找出我的同时也是我该了结他们的时刻。”

“所以,那些受害者都是你杀的?”

“是呀,大哥,真要说起来,你们抓错人了。”

“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替我心爱的人报仇。”

“老弟,我得逮捕你!”


“大哥,你喝多了,都醉糊涂了,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

“我......”

“那时小三儿对我说出她的秘密后,就开始忏悔了,她不喜欢小一了,她那时候已经爱上我了!根本不会去找小一,更不会想去伤害小五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你知道吗?小三儿那时候也怀孕了,她怀的是我的孩子!我查过了,小三儿是有去找小五,但是之后还有一个人去找小五,那个人才是害小五流产的真凶,她是小一那个汽车修理店老板的女儿!她喜欢上小一,要小五离开小一,不然小一就会被撤职,在起争执的时候那个女人推了小五。”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

“巧了,她跑到我的诊所寻求治疗,一问缘由她什么都说出来了。”

“你杀了她?”

“没有。我怎么会呢,大哥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只是让她受到应有的惩罚罢了。”

“老弟,你对她做了什么?”

“生不如死的方法有很多,我只是替她选了更适合她的而已。大哥,你怎么脸这么红呀?”

“我好像真的醉了。”

“你本来就醉了,还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来酒吧的么?”

“我记得我是接了妹妹的电话,我是来找她的呀,她都失踪了好多天了,今天突然打电话给我,可是我怎么见到的人是你?”

“大哥,还记得我么?”

“你......你是谁呀?......”

“我是木小耳呀。”

【次日,催眠师来到了墓园,走到两座墓碑面前,一个写着爱妻小三儿,一个写着吾儿。】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

活动链接:http://www.jianshu.com/p/d7df1688827b?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