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42兵器库

一路挟持着沐紫阳进屋,侍卫便将房门关上,守得牢牢的,沐紫阳很快地扫了一眼,脑子不停地转着,她居然没有印象!这别院她前世来玩过好多次,每间房的格局都是差不多的,为何会有这样一间她不曾见过的格局。

“紫阳怎么了,这样僵硬?不是饿了?”姬正凌将她揽进怀里,坐到自己腿上。

姬正凌是练过武的,沐紫阳重生一年都不到,内力还未练成,上一世虽练了些花把式,可这一世的身体还跟不上,暗器也一样,若是硬碰硬一点胜算都没有。

现在这个情形,若是不能一招治敌,反而会透了自己的底,前功尽弃,她能做的就是藏好暗器,寻找机会。

“这样怎么吃饭?”沐紫阳调整着呼吸,不让声音出卖自己内心的情绪,不断告诉自己她要见机行事,不能着急。

姬正凌知道沐紫阳已经无法逃脱,一改虚伪,想到之前被她多次无视,心中的羞恼又蹭了上来,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怒道:“沐紫阳,别装了,也别想着耍花招,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你今日跑不了,做定我的人了。”

沐紫阳见此,同样收起脸上淡若无痕的笑,冷声质问道:“我的婚事是皇上赐的,姬正凌,你是不要命了吗?”

姬正凌的脸埋进沐紫阳脖颈内,一瞬的怔愣后,又放松下来,心想她不过强弩之末硬撑着罢了,居然还敢威胁自己,如今这样的情形沐紫阳一个没有功夫的女人,还能翻天不成?继续低下头嗅着她身上清新淡雅的香味,身下都热了起来,冷笑道:“我有什么可担心的,沐家大小姐不满皇上赐婚,明日就会被人撞见在一间客栈与情郎苟合,计划私奔,之后的事,不必我烦心,就算皇上不治你将军府欺君之罪,隆王府也不会要你这样不堪的世子妃。”

一句话就把自己的阴谋和盘托出,沐紫阳心口泛出一阵恶寒,姬正凌好歹也出身公卿豪门,爷爷姬丞相和父亲姬尚书都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怎么生了个这样的,一点长进都没有。

见沐紫阳不反抗,姬正凌更是胆大了起来,大有意乱情迷的意思,沐紫阳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假意柔顺,双手抚上他的腰,不想自己的小动作惹得姬正凌更是激动不已。

沐紫阳右手悄悄移动,努力忽视脖颈上游离的双唇,在衣襟的扣子被扯开之际,微弹中指,暗器中的银针飞出,准确扎进姬正凌腰间的穴位。

姬正凌以为沐紫阳早放弃了挣扎,一时不防,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倒在了沐紫阳身前。

沐紫阳用力一推,站起来,让姬正凌从椅子顺势滑到了地上,眼神冰冷,瞪着地上已无知觉的人,恨恨地抹掉自己脖子上令人犯呕的气息,搓红了皮肤也不在意,仿佛不够解气,抬腿又朝他猛踹了两脚。

刚才这样近的距离,要不是诗儿的暗器做得好,她根本没有力道将银针刺进他体内,沐紫阳感觉到自己手还颤着,大口吸了几次气,握了握拳,整理好衣衫,才弯腰将姬正凌的腰带解下,把他捆了起来。又怕他醒了会将外头的侍卫喊进来,顺手找了块帕子塞进他嘴里,在他衣服上撕下了布条扎好。


沐紫阳环顾四周,这个别院她非常熟悉,不说一开始来做客,哪怕是后来与姬相几人打得最火热的时候,为了别院里的东西,她也是亲自带人来查抄的。

三皇子将这里地下早就挖空了,变成了他城外囤储兵马的接应站,只是她来的时候早已被姬相毁了至少一半的房间,在一片废墟下,她着人挖了整整半个月才把地道硬生生挖出来。

她现在能肯定密室的入口一定在这里,姬相当初一定是怕这间房太突出一下就被发现,为掩人耳目,更为拖延时间,才一道毁了其他好几十间房,若不是情况紧急,姬相大约会将整个别院变为废墟。

沐紫阳猜到姬正凌为什么会挑这里关她了,这个别院并没有在姬相名下,若是今日绑架的事败露被人查到这里,他们也能想法子摘干净,而凭姬正凌这没脑子又没本事的模样,大概还不知这里的秘密,真是巧了,挑了这一间,倒是无意之中帮了她。

一边找着机关,沐紫阳一边将房间搜了个遍,终于在床和墙壁的夹缝间摸到了一个类似开关的装置,勾起唇,好极了。

之前还想着,三皇子城外的兵马应当还不成气候,这别院内的机关也不知是否尚没有用处,如今看来,三皇子的未雨绸缪,比她想象地还要快得多。

沐紫阳好笑,这三皇子不知道是不是地鼠投的胎,不是暗室就是密道,什么都往地下藏。怕动静太大会惊动门外的侍卫,沐紫阳收回了手,并没有打开密室。


返回桌边,用几根砭石针封住了姬正凌的内力,又给他灌下了慈儿给的毒药,才把他弄醒,姬正凌睁开眼,看着沐紫阳从容不迫地一个人吃着桌上的酒菜,挣扎几下才发现自己的困境。

沐紫阳早就检查过饭菜没有问题,一口一口不急不缓地往嘴里送,也不管姬正凌要吃人一般瞪着自己,看着他要动动不了,要喊喊不出的模样,她就痛快。

还别说,这姬相府的厨子真不错,菜很对胃口,沐紫阳足足吃了两刻钟,算算时辰也差不多了,才开口好意提醒道:“表哥别乱动了,外头的人只怕就算听见再大的动静也只当是我的,不会进来的。”

姬正凌一怔,是啊,外头人自然知道他今日的打算,若是有动静,也定当他们二人燕好呢,怎么会进来。姬正凌一怔懊恼,当初吩咐门口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进门的,没想到害了自己。

沐紫阳吃了个饱,站起身拍拍手上的灰,走近姬正凌,一脚就往他两腿之间踹了过去,疼得姬正凌一阵呜咽,门外竟传来了两声低笑,沐紫阳心中不齿,姬相府果然都是一丘之貉,从上到下没一个是好东西,连侍卫都这般下作。

气不过又踹了两脚,姬正凌已经疼出了泪,折磨这种事,当然要在被折磨的人清醒的情况下才最有成就感了。

沐紫阳从怀中掏出了个小白瓶,居高临下地冲着他摇了摇,甜甜一笑:“表哥,你也知道,紫阳一介弱女子,听了表哥刚才的话,真的是怕极了,所以乘表哥睡着的时候,就给你喂了两粒毒药,这解药呢就在这儿,要是两日之内不服下,只怕是……”眼神往他身下瞄了瞄,啧啧两声,“可怜外祖父了,一把年纪,要是知道今生永不能四代同堂了,得受多大的刺激啊。”

姬正凌眼睛瞪得已经充满了血丝,双眼淬了毒一般,发冠被他摇啊晃的,早已歪歪斜斜,几缕发丝因汗水紧紧贴在脸颊上,不一会儿,眼神渐渐成了惊恐,沐紫阳脸上的笑容看得他头皮发麻。


房门猛地被推开,沐紫阳回头,见高睿栋出现在门口,时间和她算得刚刚好,加上那一脸着急的神色,知道他定是一接到消息就飞过来了。

高睿栋见到房内的情形才轻叹了口气,不知是自责是轻松,上前轻搂住她:“我来晚了。”

沐紫阳也圈住他的腰,轻声道:“别担心,我没事的,就知道你会来,就是等得都有些无聊了。”看了看他身后,担心着道,“你进来没关系吧?”

高睿栋摸了摸她的头,解释着:“这别院虽然侍卫多,可没有暗卫,一接到你的消息我就带着人来了,你放心,我们都是暗着进来的,我放倒了门口的两个侍卫,其他人都守在院外,不会正面起冲突,我带你走。”

现在不是浓情蜜意的时候,沐紫阳觉得这么抱着有些不妥,从他怀里退出来,问道:“馨儿和灵川呢?”

对于沐紫阳爱操心的毛病,高睿栋已经习以为常,也没有强迫她,轻轻一笑:“一样,有暗卫去救了,她们没事。”


沐紫阳转身,将砭石针刺入姬正凌睡穴,确定人完全软了之后,对高睿栋调皮地眨眨眼,语带兴奋:“快来,带你看好东西。”

高睿栋好笑,哪有姑娘家被掳走之后这么高兴的,想来是真的没有吃亏,心中剩余的那丝不安也消失了,快步跟了过去。

沐紫阳扭过刚才发现的机关,床边开了一道石门,对高睿栋挑眉:“怎么样?没骗你吧?”

高睿栋眼前一亮,暗笑,这丫头运气怎么每次都这样好?姬相这次怕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了。拿出一颗夜明珠,主动带着沐紫阳一路走进去。

沐紫阳心忖,他不是不得隆王夫妇喜欢吗?怎么随身带的东西都这么名贵,他们府里也只有慈儿有夜明珠呢。果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将军府就是再有钱也不能和皇家比。

两旁的摆设在夜明珠的照明下看得越发清晰,高睿栋紧握的手也泄露了他的震惊,讶异道:“这是……兵器库?”

沐紫阳心里没有高睿栋那么大的波动,却也觉不可思议,她原以为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兵器库就是初成型都已经很不容易了,没料到都有了这样的规模,铠甲兵器已经排满,只要有人配上,三五百人一支精英小队绝对可以立刻上阵,良久才答道:“是,据我所知,这不过是三皇子兵马的一小部分。”

“兵马?”高睿栋停下脚步,询问般看着沐紫阳,难道三皇子有自己的军士和马匹?

沐紫阳知道这是一个好机会,找了个合理的解释,顺势将三皇子的事一道顺嘴说了出来:“三皇子在城外有个据点,很是隐秘,没有人知道,姬正凌有一次在将军府喝醉酒后说漏嘴了,才被我发觉,这个别院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这些兵器,都是平日三三两两运进城存着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高睿栋知道三皇子野心勃勃,可没想到一点一滴地能聚齐这么多兵器,若是被挖出来,三皇子和姬相会不会被牵扯到先不说,在皇上眼皮子地下运送兵器进帝都,九门提督一定会因失职而遭殃。

似乎是看出高睿栋的想法,沐紫阳轻声说道:“九门提督本就是他们的人,连消带打,这个别院无论谁出手,伤的都是三皇子那一脉。”能一波波送兵器进来,怎会没有九门提督明里暗里的安排和协助,这一次就算扯不到姬丞相身上,也能引起皇帝的注意,而九门提督,谁也保不住。

“可惜姬相十有八九不会把这个别院放在自己名下。”都是在官场打滚的人,高睿栋就是没有证实过,也能猜到这一点。何况,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姬丞相在朝中的势力盘根错节,只能慢慢摇动,能除去一个正二品的九门提督已经是意料之外了。

“当然不会,就是如此,所以就是这里被抄了,他也不能阻拦。”这个别院若是姬相名下的,他们倒不好大张旗鼓地来搜人,可若这别院并不在他名下,他们根本不需顾忌,大大方方来人抄了就是,谁也不敢多嘴。只是今日她没有被姬正凌算计成,依姬相谨慎的性子,怕是会转移这批兵器,继而提醒道,“这事要抓紧,以免夜长梦多,要早日办。”

将自己的顾虑说完,沐紫阳知道接下来交给高睿栋就行了,才放心和他二人走出密室,高睿栋握起她的手,又问:“城外的据点,你知道多少?”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既然确定了入口在哪里,那今日也算可以功成身退了,城外的据点有重兵把守,他们要端也得从长计议,说道:“先回去再慢慢说吧。”


将石门关好后,沐紫阳瞟了一眼还昏睡在地上的人就别过头不愿再看,一点不吝啬语气中的厌恶:“把他带着,有用!”

高睿栋直接唤了暗卫进来,还在思量人放哪里好,沐紫阳已经有了主意:“我知道个地方能审他,那地方不会被发现的,刚好也还没关过人,正好给我试试效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自打沐慈儿进了宫,沐紫阳每日都让龙鳞去隆王府问消息,这么个武艺高强的美男子,真的被她当信鸽在用了。这日天刚擦黑,龙...
    RobinDIY阅读 576评论 5 22
  • 两人并没有如上一世般挑矮小可爱的白马,而是都选了前胸宽、腰矮、臀大的马匹。 前一世,沐慈儿就与沐紫阳说这样的马反应...
    RobinDIY阅读 287评论 0 8
  • 待三皇子可以移动之后,就被太子抬回宫中,因今日之事涉及刺杀太子,校场立刻被督察院和顺天府的人看守起来了,由大皇子暂...
    RobinDIY阅读 375评论 2 7
  • 微博上看到一个话题。 “高考结束后的第一天你做了些什么?” 努力仔细回想考完之后的那个夜晚,以及结束后第一天做了什...
    说书客阅读 73评论 3 2
  • 又快过年了,很多单身狗的年终福利来了,一年一度的催婚大赛开启了序幕,又要忍受父母的催促以及安排的相亲环节折磨。不过...
    味小熟阅读 2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