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皮革厂外传

图片发自简书App


9月份天气依然炎热无比,可恨的秋老虎还是迟迟不肯退去,我坐在路边摊上被水泥地烤得汗流浃背,而唯一让我解暑的东西就是我手里一塑料扇子,我手臂不停的摆动,身上并没有觉得凉快一些,而手臂却越来越酸,我望着对面的小卖部,努力咽了一下早已干燥的嗓子,里面老板娘的女儿和冰箱里的可乐依然是我遥不可及的梦。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摊贩,我的故事要从一年前说起,那时候我刚来浙江不久,他们说这边的工厂多,好找工作,于是我也来试一试,记得那是一个傍晚,我找了一天的工作,但似乎都不尽人意,那些老板觉得我工资要的高,并没有看中我的手速。当我走到一家皮革厂的时候站住了,我抬头看了看厂房上面几个大字——江南皮革厂,名字大气沉稳,我想老板应该是个有钱人,所以我决定再试一次,当我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见到老板,只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妹子,身穿黑白色的职业装,一头简约的离子烫及肩内扣短发完美诠释了何为温婉、优雅。八字空气刘海与内扣的发尾一个向外一个向内,看似背道而驰,却共同拥有超强的修颜效果,前者修饰额型,拉长脸型,后者自然润饰了女生的颈部线条,很显纤瘦,黄橙色的发色使妹子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细腻洁净了。我咽了下干燥的嗓子说,你好美女,厂里还招人吗?妹子低头忙着手上的工作说,不招了,去别家看看吧。我有些不甘心又说到,让我试试吧,我单身手速20年,干活很快的!妹子抬起头犹豫了一下说到,好吧,那我带你试试吧。于是我跟着妹子后面走进了这家工厂,里面工人和机器数不胜数,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不停的转动,机器的速度很快,他们的速度也很快,但我知道,他们快不过我!这份工作,我注定要赢。妹子叫来车间组长,把我们安排在流水线上比试,可我一出手,组长就知道他输了。妹子留下了我,可她并没有对我刮目相看,没有让我做组长,于是我成了一名普通的工人,做着普通的工作,拿着普通的工资。虽然还是有些不尽人意,但我这次没有走,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越来越快,妹子会对我刮目相看,我承认,她确实很漂亮。

我被安排到了分拣中心,这里的每一个皮包都会经过我的手,我喜欢和这些皮革打交道,他们光洁铮亮,虽然充满着重重的假皮革气味。我时常会想这些皮包出厂后会怎样?它们会被放在商场的玻璃台上标上高昂的价格,又或许在路边摊上被人叫卖,这取决于房租和人工的成本,所以它们的命运从一出厂就被各地过来进货的老板安排了,但无论怎样,它们最终都会流落到形色各异的女人手里,经过每一条大街小巷,最后又回到这里。

我在分拣中心待了两个月,我的手速越来越快,终于在月底被评为岗位之星,我也见到了老板黄鹤,是一个中年发福的男人,那天他在领奖台上给我颁奖,告诉我,小伙子好好干,年底我要换宾利。他鼓励的话语我并没有听进去,我做一切只为了妹子能对我刮目相看,来这里两个月我早已知道妹子是老板黄鹤的小姨子,也知道老板黄鹤喜欢拿着我们的血汗钱去澳门赌博,工厂甚至有人传言他们私底下有私情,可我不相信,因为“小姨子”和我说过,千里之外始于足下,只有在泥泞的路上行走,生命才会留下深刻的印记。说出这句话的人我不相信她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工人们喜欢拿领导和美女开玩笑聊八卦,这是每个工厂都会有的现象,不管是江南还是江北,所以工友们的传言,我只当是他们无聊时开的玩笑。

我被评为岗位之星,可还是一名普通的工人,我没有去小姨子那里讨个功名,可月底发工资的时候,我的工资居然比组长还多,小姨子是商贸学院毕业会计专业,我相信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小姨子说这是你应得的,你的努力我看在眼里。我说,那你对我刮目相看了吗?小姨子说,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对你刮目相看。我虽然还是做着普通的工作,但从那天起,这份工作变得不普通,我相信把一件普通的事情坚持做好,那它就会变得不普通。我说我赚钱了我请你吃饭吧,小姨子说好啊,于是我们约在晚上下班一起去。晚上下班后我回宿舍洗了澡换了衣服,然后到厂门外等她,大概半小时后小姨子出来了,换下了职业装,穿着一身普通的连衣裙,脚上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我们打车去了步行街,可是到了街上我愣住了,工厂每天三点一线的生活让我脱离了社会,小姨子浑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讲话轻声细语,掩着嘴巴笑起来的眼睛好动人,她半开玩笑的说,怎么不是要请我吃饭吗?吃什么呀?

我突然意识到,开发区餐馆的小板凳连个靠背都没有,大热天也没空调,辣椒放这么多,菜这么咸,旁边桌挤过来的胖子哥一身汗臭味,和眼前妹子格格不入。

肯德基怎么样,我仿佛一瞬间找到了救星,虽然有些贵,但赚钱这时候不花他妈的什么时候花?

“肯德基,可我昨天刚吃过诶”小姨子说。

我有些慌,女生不都喜欢吃肯德基吗,那麦当劳呢?似乎和肯德基差不多吧,我愣住了。

小姨子冲我潇洒的一挥手,不介意的话,陪我吃沙县拌面吧,我知道一家花生酱特别浓的。

我说你也吃沙县拌面吗?今天我请客,可别替我省钱啊。

小姨子不假思索的说,才不是替你省钱,我超喜欢吃这家的拌面,不过好久没吃了。

于是我跟着她来到一家巷子深处的沙县小吃。进去之后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旁边桌的大哥袒露着上半身拿鸭脖子下酒,我点了份拌面加蒸饺,小姨子则点了拌面和云吞,小姨子认真的对我说,拌面和蒸饺也是不错,但是拌面比较干,配云吞会好。我突然觉得她吃起沙县小吃比我专业。

后来的日子,我和老板黄鹤的小姨子也越来越熟悉,我想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因为小姨子告诉了我她的人生轨迹,来自江北一个小农村,努力上学考上了商贸学院学了会计专业,可毕业后工作虽好找,但工资很低,除去仅有的生活开支,几乎没钱去消费,现在的大学生门槛太低,总以为考上了大学,就会出人头地,没想到在农村是个宝,在大城市屁也不是,后来我姐给我介绍到这里来让我做一名会计,她们照顾我,我工作也十分用心,我相信有一天我会进入一家国际大贸易公司,虽然我现在只是在一个皮革厂里上班,就像你一样,你以后也会走的更高更远,这里只是你路过的地方。

江南皮革厂,一个我路过的地方,一个普通的工厂,但从那天起我觉得江南皮革厂对我又有了重新的意义,我不仅仅是在工作赚钱,也不仅仅是为了让小姨子对我刮目相看,虽然我一直工作下去的意义看不到,但总觉得这段时间这个地方也会变成我的人生轨迹,又或许是这个江南皮革厂只是我们彼此重合的轨迹,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回到各自的轨迹上去,而我只想在这道重合的轨迹上走的久一点。我想我是喜欢上老板黄鹤的小姨子了吗?我摇摇头告诉自己,不能够,可意义又是什么呢。

可这份意义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某个月的月底我去领工资,小姨子说,公司没钱了,老板黄鹤说最近资金周转不过来,你们放心,老板说下个月一起发给你们,我不相信那个没事就去澳门的老板,但我相信小姨子,我说厂荣我荣,厂耻我耻,如今工厂有难,作为江南皮革厂第一快手,我要站出来为工厂排忧解难,不管有没有工资,机器不停我不停!

可后来机器还是停了,在老板黄鹤拖欠了我们半年工资之后,我依然清晰的记得那个时间,2019年5月8号上午10点整,我把此次事件定义为95810事件,那是我整个青春阶段里,最灰头土脸的一次,那天工厂内有些闷热,机器声单调沉重,我向往常一样站在流水线旁,手速很快,三分之二秒就能完成一件。就在那时,工厂大门被轰然推开,车间主任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他脸色苍白神情恍惚,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都都都他妈,别干了,老老老板黄鹤带着他小姨子跑了!”车间主任终于喊了出来。

“咔”的一声,机器停了,我懵了,我也跑了,跑了出去,风吹在水泥地上扬起的灰尘铺了我一脸,我灰头土脸的哭的像个傻子。我哭不是因为老板黄鹤跑了,而是那个穿着普通的连衣裙跟我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的妹子,那个跟我谈论过梦想的妹子,如今却跟着他姐夫黄鹤跑了!从此王八蛋黄鹤的加长林肯后座上又多了一双红色高跟鞋,当然,还有我那半年的工资。

夜里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然而梦想终究抵不过现实,现实如此悲凉,小姨子一走了之,徒留我一人黯然销魂,老板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又来到这家沙县小吃店,点了一份拌面加云吞,当然还有几瓶啤酒,苦涩的啤酒一口一口的喝下,悲凉的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我想喝醉后忘记这些事情,可小姨子的模样却不断的浮现在我眼前,她就坐在我桌子对面,笑着对我说,嗯,这就对了,拌面加云吞,这样才不会干。我眼泪朦胧的把拌面倒进云吞里边搅拌边说到,直接要一份云吞面不就行了吗,你个傻逼。

又下雨了,烟灭了,记忆也潮湿了,不知不觉我又回到了这里——江南皮革厂,只是这几个大字被工友们泼上了油漆,门口的墙上也写着:王八蛋老板黄鹤,你不是人,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我走进工厂内,工友们愤怒把皮包钱包散落一地,肆意踩踏,我拿一个钱包擦去灰尘,冲工友们喊到:工友们停一下,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鹤带着他小姨子跑了,可是我们还要生活下去,这些皮包我们可以拿去大街上卖钱来抵我们的工资。

从此以后,人间又多了一个组织:“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浙江温州最大皮革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王八蛋,黄鹤老板吃喝嫖赌,欠下了3.5个亿,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钱包抵工资,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钱包,通通20块,20块,20块统统20块。”

           

                                              (完)

                                          文/醉卧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