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心声

        龙吟将天星扶到床上时,已是汗流如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昔日风光无限的天星竟然有今天的遭遇。他的心此刻在快速地跳动着,好像要跳出了胸膛。他看着天星痛苦的表情,竟束手无策。

            泪,霎那间盈满眼眶,但龙吟强忍着,紧紧握住天星的手:“你怎么啦?怎么会这样”?雄浑的声音欲刺穿屋顶,惊动了金丝笼里的鹦鹉。

           洁白的床单上早已沾满了血迹,突然只听“嗞”的一声,床单的一角被天星撕裂了。此时的天星已听不清龙吟说的什么,他只是不停地挣扎着,叫嚷着。血迹模糊了他俊秀的脸庞,那痛苦的喘息一改他往日的庄严。

                龙吟使劲地摇着天星的头,大声喊道“是谁把你害成这样的”?泪,终于流了出来。

             你曾与我高唱天上明月,曾救我于奸人手中,虽是利益让你我成了仇敌,可我哪真正地怨恨过你?

             龙吟拼命地哭喊着,天星终于恢复了平静。他慢慢睁开眼,温柔了世间的一切。

              龙吟赶忙擦去脸上的泪,问:“你怎么了?现在好点了吗”?真挚的话语一时间比过了金杯美酒,总算使天星露出了笑颜。

              “龙……吟……,一定要帮我找到雪真!我……我真的有很多话要跟她说”!天星紧紧握住龙吟的手,深情地凝视着这个曾带给他伤痛与快乐的知己,因为他知道,那是他最后的希望。他可以对不起所有人,但他不能对不起雪真,那个曾为他倾尽所有的女孩。

           窗外的阳光透射进来,朦胧中天星仿佛又看到了雪真的身影。秀美的长发,纯白的衣裙,仅那回眸的一笑,便惊艳了所有。

           天星笑了,嘴边的一抹甜美的微笑霎时间让房间里的一切都黯然失色。他扭头看了看笼子里聒噪的鹦鹉,只感到内心一阵一阵的痛。

            鸟儿终有一天,会逃离束缚它的囚笼,去追逐蓝天白云。而他,恐怕在也找不回以前的自己,再也理不清这里的事事纠葛。

           他们的命,太过于悲苦。天星知道,不管时光如何流转,他都忘不了这里的一切。在他看来,临死前能把心中积压多年的话一吐为快,也算得上是不枉此生。

              他咳嗽两声,看着眼前曾经的知己,泪珠,无声滑落。

           “龙……吟,答应……我,我真的……”天星忍着疼痛,说完这几个字时,头上的汗珠已不知伴着阳光闪了多少次。

            龙吟终于等不下去了,他无法再看天星的狼狈,痛斥到:“你别说了!你现在为什么要找她?当初她那么求你,你都不答应,你到了今天找她,是向她诉苦,还是让她看你的笑话”。

                  原来,爱一个人,竟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在我即将告别这红尘万事的时候,心里仍念叨着你的名字。

              面对龙吟的暴怒,天星笑了。他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像是失去了理智。他摔掉桌上的酒杯,撕坏了枕头,指着龙吟,却一言不发。他此时已完全忘记了身上的痛感,衬衣的一块块血红让龙吟不忍直视。

              龙吟怕了,他不敢再看天星。他原本以为,天星会在这公司里幸福地生活一辈子,一生注定要出人头地。但天星今天的不堪迫使他放弃对这里的美妙幻想。他现在才明白,少董的爱太过于残忍。他恨龙氏集团的所有人,恨龙家的人把他当成获得利益的工具,他恨上天的不公平,不能让天底下的穷儿走近理想的家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龙吟望着天星那一双眼睛,像是对天上之水的告别。这双眼睛,犹如冬雪初降的冰清玉洁,不使人感到一丝寒气;更像是幽谷芳兰,绽开那一抹最后的绝代。

             对视了好久,龙吟终于开口了:“把你的手放下。我答应你,帮你找到她”。声音冷漠中又含着温情。

             天星收回了手,随即把头扭向了窗外,说道:“要是你真的能找到雪真,请你告诉她,是我负了她,我欠她的,会用下辈子来偿还”。他捂住胸口,声音无力,似一阵阵的春风夹杂着人间的感动吹拂到龙吟的全身。他扭回了头,微笑着看着他的知己:“龙吟,我跟你一样,从小到大没有体会到丝毫温暖。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叫什么,我天星活得是多么失败。……如果,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宁可当一个最普通的人,哪怕是扫马路的清洁工人。那样,有自己的家,有自己所爱的亲人。虽然,它很辛苦,但至少不会活得那么累”。天星说得深情,泪珠在眼眶里直打转转。“我知道,你一直认为是我夺走了你的一切,是我让龙越疏远了你。也许,没有我,我的今天便是你的今天。可你想过没有,我得到的这些,让我快乐过吗?我……我……现在真的好痛苦,除了这些金钱、名利,一无所有。这样的生活,你想吗”?

              龙吟低下头,久久无言以对。此刻的他,好像大哭一场,至少这样,能让心里好受些。但生性倔强的他硬控制住自己,不让泪落下来。

             “你懂吗”?天星笑着问他。

              “我……我……听不明白,既然你不想呆在这里,那么为什么不早点离开呢”?

              天星听罢,笑言:“你会明白的”!

                “什么意思”?龙吟呆住了。

               天星躺到了床上,边解着衣上的纽扣边说:“好了,别问了!你走吧!对了,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龙越”。

            龙吟不解,他想要问为什么,但又怕问到天星的痛楚,只得藏与心底。

            “那好吧!我送你去医院,看看是怎么回事”。他无力地说道。

             “不用了!你快走吧!无迪一会儿就来了!他,会找你麻烦的”。

                天星的话音刚落,门外就传进了一个犀利的声音:“天星少董在吗”?

              一时间,龙吟竟不知所措,天星则安然若初,等待着这最后的拼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黑玫瑰先生阅读 552评论 0 0
  • 灯火 (一)孤城 这是这座城市平静的一天,初升的阳光洒在宁静的街道之上,昨夜的灯火还未熄灭,此时的街道上依旧冷清。...
    黑玫瑰先生阅读 491评论 1 1
  • 我叫赵迁,今年18岁了,全球有100%的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环游世界,这个梦想虽然有点难,但是我不...
    杀戮之神阅读 282评论 0 0
  • 似乎又是个可以被忽略的季节啊 如同昨晚出了地铁站台,露在外头的皮肤感知到那应该是不太低的气温和不太大的风。于是心安...
    江如意阅读 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