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45)上瘾

她感觉自己更加抑郁了,心中的痛总是如影随行,一次次地折磨她的神经。

终于,她受不了了,在一个半夜,她又从宾馆的床上爬起来,再一次去了夜店。

看着那一堆随意舞动的男女们,看她们脸上挂着的笑容,似乎只要跟随音乐跳动起来,就可以忘却烦恼,赶走心中的阴霾。

她也跟着跳了起来,跟着节奏随意地扭动着身子,晃着自己的脑袋。

果然,跳了很久之后,她终于感觉浑身轻松,心里也感觉不到痛了。

她又跑到吧台前喝起了酒。

这时,有个男人跑了过来,在她旁边坐下,一副很自信的模样对她说,“美女,看得出来,你心中有烦恼。”

小花看了看他,没有回答,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你想不想忘却烦恼?”男的又问她。

小花转头看了看了他,只见那男的从口袋里拿出一粒药丸出来,摆在小花面前,说:“这个丸子,可以让你忘记烦恼。你想不想试一试?”

她没有点头,但是右手却伸过去接住了。

她有些迟疑,她知道他肯定在忽悠自己,可是她还是吃了。此刻的她就想寻找一种刺激,她就想知道吃了它,自己会怎么样,那个男的会怎么做。这样,也许自己的心就不会再痛了。

吃完后,她喝了一杯酒,没过一会儿,她果然变得嗨起来了。她十分兴奋,激情四溢,她情不自禁的跑去和人跳舞,疯狂地摇着头,大声地唱歌,尽情地发泄着,释放着自己。

夜晚,那个男子又打电话过来,说想不想和他再见个面。

她笑着说,好啊。

******

和那个男的日夜狂欢,尽情作乐,小花感觉自己果然忘却了烦恼,但也从此上了瘾。

过了一定的时间,她一不吃丸子,跳舞,狂欢,她就觉得浑身特别难受,就非常想再吃那个丸子,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已经染上了毒品。 但她已经上瘾,无法自拔了,蚀骨的痛苦和吸毒后极度的享受令她再次找上那个男子。

她常常和那个给她药丸的男子约好,给他高昂的价钱,让他给她带药丸过来。

从此以后,小花便时常打电话约那个和她上床的男的出来,一起唱歌,跳舞,喝酒,开房。

就这样,她纵情声色,过了两个多月。

这个盛夏的某一天,小花又去夜店等那个带药丸的男子来和她交易,结果那个男子很意外地没来。她就打电话给那个男子,结果没打通。打了好几个,也是关机状态。

她浑身开始难受起来,心如虫咬,她知道是毒瘾来了。她又踉踉跄跄地跑回宾馆,倒在床上,辗转反侧,痛的难以忍受。

她第一时间想到了郝睿。可是,她与郝睿早已没有任何瓜葛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打电话给闺蜜西瓜。

此时此刻,她最先想到的就是父母、郝睿和西瓜,绝不是那个现在那个只会找她寻欢作乐的男子。

“西瓜,我好难受啊!”她在电话里忍不住声地哭喊,呻吟,喊道:“你快来救救我!西瓜……我感觉我快死了!”

“什么?”西瓜有些不明所以,“你咋了,小花?”她担心地问道。

“我吸毒了,现在……难受地快死了!”小花忍着剧痛挣扎道。

“啊?”西瓜听到这消息,不由错愕不已,“你为什么会染上毒品啊?”

“你别管这个……你快来救我吧!”小花在床上痛苦地辗转反侧,拿着电话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着,“我……浑身好难受!”

“那你现在在哪儿?”西瓜着急地问。

“我在我老家,县城里,”小花挣扎的说道,“在大富豪宾馆。”

“你老家县城,大富豪宾馆,几号房间?”

“304号。”

“好,我和郝睿一起去。”西瓜说。

“不行!”小花挣扎地反对道,“绝不能让他知道。”

“那我一个人去怎么搬得动你?”西瓜着急地问她,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叫道:“对了,我叫警察去!她们肯定能救你!”

“不,”小花声音越来越弱,“警察更不行。”

“为什么?”西瓜不理解道。

“他们……会抓我……”

西瓜这才明白过来,可是她又不敢一个人来。身边没有男的在场,她怕小花万一丧失理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自己又无法控制局面,那该怎么办才好呢。

她左右想了想,决定还是打电话给郝睿。电话打了很久才拨通了。

“郝睿,不好了,小花吸毒啦,现在她毒瘾发作,正难受着——”

“什么?”郝睿听到这话,如遭雷击般,立马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你再说一遍。”

“小花她染上毒瘾了。现在发作了,有危险,她要我们去救她。”

“她在老家。”

“好!她在哪啊,我现在就去救她。”

郝睿听到这个消息,来不及震惊,便立马穿上衣服,赶去找她。

小花在痛苦中已经陷入半昏迷半清醒的状态,她浑身发冷,蚀骨的痛,令她不由自主的挣扎着起身,在宾馆里的窗户边用头使劲地撞着玻璃,一下比一下重,终于玻璃被撞破了,她随地拾起一块,就往自己身上戳,哪儿痛得厉害就戳哪儿,结果才戳了两下她就痛得连叫两声,然后昏死过去,一头倒在地上了。

郝睿终于比西瓜先前到了小花老家的宾馆,并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小花的房间,看到了她。那时,她依旧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体四周一片血迹。

女服务员看到立马吓坏了,大声尖叫道:“啊!来人啊!死人了!”

“你别乱喊!”郝睿制止住她,连忙喝道,“我看她还有没有呼吸。”

郝睿立马跑到小花身边,蹲下身,手指靠上她的鼻子三秒后,说,“还有呼吸。”

“天哪,她出了好多血,吸毒就这么恐怖啊!”女服务员看着满地深红的血迹,不由喊道。

“所以我才叫你赶紧开门的。请你帮我出去叫一辆出租车,好吗?”

“好。”女服务员便赶紧跑了出去。

“谢谢!”

郝睿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肚子上还有一块玻璃插在皮肤里面,他不敢乱碰,便只好轻轻地将她拦腰抱起,往门外走去。

******

郝睿和小花到了医院后,医生将小花推进了手术室,把玻璃取出来,并给她输血和氧气。

西瓜这才匆匆赶了过来。

“郝睿,我来晚了,不好意思。”西瓜喘着气道歉道。

“小花她现在怎么样?情况稳定了吗?”

“还在手术室。”

“幸好我是叫了你来,如果是我一个人,小花还真是凶多吉少。”西瓜庆幸地笑着说道。

“你本来就应该给我打电话的。”郝睿微微抿唇说道。

“但是小花她自己不想让你知道。”西瓜几乎脱口而出道,说出口后她才意识到,这话不该对郝睿本人说。

郝睿的眼神也有些变化,诧异了一下后立刻恢复如初。

“郝睿,我知道,你们早已经分手了,可是我更清楚,小花的心里一直都有你。你们分手后,她的床头一直都留着你的相片,你们的纪念品,有时候她还会半夜说梦话,喊着你的名字呢。她估计现在就是害怕让你看见她这个样子,才不想让你知道的。”

郝睿看了看她,慢慢点头,低头看着地面说:“我明白。”

“你能明白就好。”西瓜笑道。

手术做完后,小花的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了下来,只是依旧处于昏迷状态。

西瓜看着小花被推回了病房,她也放下心来。

“郝睿,小花现在情况稳定了,我也放心了。你在这儿好好照顾她,我就先回去忙工作了。等她醒了,你通知我,我再来看她。”

“嗯。”

西瓜走后,郝睿便独自守在小花的病房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