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两栖别动队(5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五十五章  助战(1)

  四日凌晨,抗日别动队近五百人到达青州村。

  青州村距离县城仅五里地,因为日军的袭扰,全村人都逃走了,成了一座空村。

  钟育成令队员们在村巷两旁的房屋里稍作休息。过了一会,隐隐传来汽艇的马达声。阿川率近百名身着日军军装的队员出了村子,朝江边走去。

  阿川见到了刚从汽艇下来的黄江涛、夏振华等人。

  队员们上了汽艇,坐了一会。阿川打开手电看了一下怀表,已是四点三十五分。他低声命令道:“开船!”

  肖自勉发动机器,汽艇逆流而上。

  天已微明,码头上泊有不少船只,日军两艘汽艇并排泊在不远处。留守在汽艇上的鬼子被马达声吵醒了,起来一看,见满载兵员的汽艇正靠向码头。

  “哪个部分的?!”日军军曹站到甲板上高声问,没有人回应。

  那艘汽艇一停泊好,士兵们就纷纷跳下船。

  军曹也下了船迎过去,问:“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黄江涛用日语回答:“我们是新调来的,你没听说吗?”

  “没有哇……”

  “你们有几个人看守汽艇?”黄江涛问。

  “每艘汽艇五个人看守。”军曹答。

  “新四军就要攻城了,五个人是不够的。”黄江涛说完挥了下手。跟在他身后的一队“士兵”便朝日军汽艇走去。

  “喂喂!我们没有接到增兵的通知!”军曹说着跟了过去。

  那一队“士兵”分开两部分,分别登上两艘汽艇。看守汽艇的鬼子都起来了,睡眼惺忪地看着上船来的“士兵”。

  “士兵”们突然拔出匕首,或捅进鬼子的心脏,或割断鬼子的喉管。

  哨卡上的两个伪军哨兵,只看到一队刚下汽艇的日军走过来,没看到日军汽艇上发生的事。

  “太君,早上好啊!”一哨兵向走近的“士兵”打招呼。

  “士兵”突然拔出手枪:“不许动!”

  两个伪军哨兵被带进哨岗内捆绑起来。

  队员们在哨卡附近隐蔽了一会。阿川掏出怀表看了一下,命令道:“行动!”

  队员朝前走去。在哨卡前方不远处有座两屋楼的砖瓦房,一个排的伪军和十来个鬼子就住在里面。

  夏振华一脚把门踹开。几名端着冲锋枪的队员率先冲进去。

  被惊醒的伪军见日军闯进屋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出声,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收缴枪支。

  夏振华等人已冲到楼上,见几个鬼子正在取武器,立即开枪。“突突突!……”几支冲锋枪一阵扫射,楼上的鬼子全部被击毙。

  “把伪军俘虏都捆绑了!”阿川说着快步上楼去。

  “这里打两个墙洞,把轻机枪、重机枪架在这儿!”阿川的话刚说完,城北方向传来了炮声。新四军开始攻城了。

  几乎同一时间,南城门突然被打开,一队鬼子冲出来。

  南城门与码头相距约三百米,刚才,城墙上的鬼子听到了码头方向的枪声,这一队日军是出来增援的。鬼子叽里呱啦地冲出城门,见到码头那边有不少的日军,不敢开枪。

  埋伏在城门附近的钟育成大喊一声:“打!!”

  机枪、步枪齐射,把冲出城来的这队鬼子打得一个不剩。

  钟育成见城门洞开,让四名枪法好的队员分两组埋伏在正对着城门的道路两旁,以屋角、房柱为掩护,死盯住城门,只要敌人来关门就击毙他。

  城墙上的敌人在猛烈还击。钟育成令队员们架起掷弹筒。八个掷弹筒分两排架起来,钟育成亲自指挥射手轰击城墙上的敌人。

  第一排四发榴弹打出去,接着第二排打出四发。五发榴弹落在城墙上,腾起五股黑烟,城墙上被炸出三个小缺口,几个鬼子被掀到城墙下面来。

  攻城开始后,阿川等人就脱掉了日军军帽和上衣,以防被自己人误伤。队员们以附近的仓库和民房为掩护,边打边向前推进。

  夏振华和胡金鹏等人已打出两个墙洞,架起轻、重机枪朝城墙上的敌人猛烈开火。

  敌人的掷弹筒首先往夏振华那边打了几炮,没击中,又往钟育成那边轰,炮弹落在附近的民房上怍开,被炸飞的瓦砾、墙土和断砖,落下来砸伤了几名队员。但很快,城墙上敌人的掷弹筒射手和机枪手接连遭到了城内狙击手的射杀。

  昨天,黄圣姝、胡汉雄等人顺利进城,在童记客栈与李萱萱等人会合,随后就去选好了狙击点。他们的任务就是最大可能地打击城墙上敌人的机枪手和掷弹筒射手。在天黑之前,通过李萱萱的帮助,四名狙击手先后进入狙击位置,有两个狙击点在医院和教堂的楼顶上,另两个在厂房楼顶。尽管距离城墙都在四百米以上,但凭借他们优秀的射击水平,仍然能够有效地狙杀城墙上的敌人。因为距离远,日军很难发现他们。

  城南的敌人有一个中队的日军和一个营的伪军,还有宪兵队四十多人。

  宪兵队队长井上幸雄想出一个对付狙击手的办法来。他令士兵拆下许多门板,三块三块的叠起来钉牢,抬到城墙上的掷弹筒或轻、重机枪射击点后面竖起来,由两名士兵蹲下扶住门板,阻挡狙击手射来的子弹。这一招果然凑效,敌人的掷弹筒又接连发射出榴弹,轻、重机枪也吼叫起来。

  敌人用掷弹筒又往码头那边连轰了几炮。一发榴弹落在屋顶上直穿进屋内炸开,夏振华、胡金鹏等人被埋在瓦砾中。阿川立即派几名队员去救援。

  黄江涛背着狙击步枪,终于爬到了船运公司三层楼顶上,那儿比城墙高些。他选择了一个位置趴下来,架好狙击步枪,打出两发子弹,击毙了两名掷弹筒射手,立即换了个位置。又打出两枪,击毙扶门板的鬼子。他每打两枪,就变换一下位置。城墙上的门板相继倒下,城内的黄圣姝等人趁机开枪,敌人的机枪手又接连被狙杀,城墙上的敌人火力锐减。

  钟育成正要命令队员们冲进城去,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一队日军骑兵突然冲出城门,速度快得惊人。紧盯着城门的四名队员还没反应过来,两匹战马已浊到跟前,战马上的鬼子用冲锋枪扫射,多名队员中弹牺牲。趴在门槛内的颜旺急忙扣住机枪扳机猛打, 队员们也纷纷开火。两匹战马发出一串悲鸣滚倒在地,跟着冲出来的战马被倒地的战马绊倒,顿时人仰马翻,十几名骑兵连同战马全部被击毙。可是,两扇城门却动起来了,正在慢慢合拢。刚才,两个敌人趁乱钻进门后,城外的人打不中他,城墙上的敌人又在猛烈射击,好像有意掩护关城门的人。眼看城门就要被关住,一匹被打死的战马正好躺在城门洞内阻挡住了,两扇城门就差一点没有合拢。

  这时,码头那边的机枪又吼叫起来了。加上黄江涛和城内的黄圣姝等狙击手的不断射击,敌人的火力又被压制住。

  掷弹筒射手接连发射了十几发榴弹,七八发击中城墙。城墙上面被炸成不规则的钜齿状,日军军旗也被拦腰炸断飘落到城墙下。

  钟育成下令攻进城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