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还在北漂的我,慌得一批

96
一只大瑞
2019.03.16 16:57 字数 1786

时间过得飞快,当年被叫做非主流的那一代人,早已剪去了长长的刘海,最早的那批90后如今已到了奔三的年纪。还在25岁左右摇摆的我们,成为了当代舆论讨伐的最佳对象。

无房、无车、无存款;熬着最长的夜,敷着最贵的面膜;即使花呗借呗的提醒短信再多,也要咬牙再买一个LV。大城市的繁华让我们深陷无法自拔。

终于,我们也感染上了一种叫做焦虑的病,它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

聊天群里结束了对领导人设的吐槽,不再闲扯八卦。开始正儿八经讨论结婚、生子、养娃、买房、养身。

宫颈癌疫苗从出来到现在,我们几个一直嚷嚷着要打,转眼又一年过去了,可笑的是现在只能按照生日来把自己强行压到25岁的年龄上,因为过了25岁,连疫苗都要打四价的。

这让我突然想起来前不久参加的摄影大赛,参赛主题共分为三类:年轻、改变、创意,我当时准备投稿创意类,结果人家限定25岁以下才可参与。

那是第一次感受到年龄带来的无力感,以前没觉得年龄会成为生活中的限制条件,现在看来,远不止这些。

25岁,像颗定时炸弹,划定了青年与中年的最后界限,也成为了挥别青春的最后一站。

25岁边缘的我们到底在慌什么?

【慌自己早死】

咳嗽不敢太用力,我怕喷血

体检逐渐占据了我们聊天的日常,以前觉得这货只可能出现在学校的广播通知里,像应对考试一样:脱了鞋比比谁高,无奈的摇摇头,竟然又比去年缩了一厘米,吐槽身高的测量器有问题;或是嘲笑同桌的体重;又或是几个男生一起比比肺活量。

如今,面对癌症横飞的消息,我们早已没有曾经调侃的闲情逸致。

头疼怀疑自己得了脑癌、流鼻血怀疑自己得了白血病、拉肚子怀疑自己得了肠癌,百度一下更是把人活活吓死,这边医生还没有给出结论,那边已经准备写下生前最后的遗言了,毕竟月薪5000的我根本看不起病。

你以为我们不再熬夜,仅仅是担心长痘痘和黑眼圈吗?我们真正怕的是猝死,而且是,卒于,出租房内。

【慌年龄增大】

成为剩女没什么,但我想多陪爸妈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两年过得异常的快,每年回家都觉得爸妈又苍老了一些。公司说过年可以多放一些假,刚要说太好了,结果领导让你早点回来上班。

每过一次生日,愿望就是希望父母身体健康,我们年龄的增大就代表着父母的老去。

之前看到过这样一个计算数据:

假设,父母今年五十岁,一年待在家里5天,那么在父母80岁之前,能陪伴父母的只有150天,3600个小时。除去睡觉、上网、应酬、约会,真正陪伴父母的时间其实已不足30天。

毕淑敏说,有一些事情,当我们年轻的时候,无法懂得。当我们懂得的时候,已不再年轻。世上有些东西可以弥补,有些东西永无弥补。

【慌公司裁员】

毕业季就是我们老员工的灾难日

“年轻就是资本”这句话在企业用人看来,再合适不过了。放眼望去,90后在职场中都已经算是“老腊肉”了,95与00后才刚刚开始自己的征程。

要说年龄增大的另一个bug,那就是企业裁员,前不久滴滴与知乎裁员的新闻,让不少人慌得一批。大企业尚且如此,更何况自己这岌岌可危的位置,早晚会被取代。

曾经一个HR告诉入职的新人,你要努力向上爬才不会被踢出局,企业永远要不断注入新鲜血液,宁可多花2000元招聘新员工,也不愿给老员工涨薪500元。

头顶的发量在减少,眼前的肚腩在膨胀,财务自由不敢奢望,只求明天打卡不迟到

【慌催婚相亲】

单身不是我的错,相亲质量实在不过关

眼看同学们的二胎都已经打酱油了,自己也只能默默地点个赞,感叹时间的流逝。

如今自杀式单身的90后越来越多,这一点想必女同胞深有体会。

我们委婉的拒绝了家里的相亲,安抚了催婚的父母,但始终没有向执着的单身妥协。

“我们不是故意单身,是感情人渣太多”“我们不是不想结婚,是不想草草结婚”。如果人连选择的权利都被剥夺,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1000个哈姆雷特有1000种活法,别再用结婚生娃绑架自由的灵魂。

有人唏嘘,25岁的我们刚深入人生,便如此恐慌溃败。

我们在职场、生活、爱情里压抑、迷茫、烦躁,纷纷抱怨生活糟糕透了,人间不值得。我们极度渴望安定,又不得不为房贷车贷奔走。

被各种焦虑包围之下,一部分人尝试借助酒精、游戏等短期的快感抵消长期的压抑,这种恶性循环一直延续到今天,遗憾的是我们都没有解药。

其实,每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沉浮,都是时代巨轮下的小小尘埃,但无论哪个时代,我们的贪嗔痴喜怒哀乐愁,都一样。成年人的世界是辛苦的,除了努力,我们别无他法。

所有的焦虑都源自对未知的恐惧,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全靠硬扛!扛过去,就是好样的!

献给所有正在苦苦挣扎奋斗的90后。

心灵歌汤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