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

天气有点热,但是让男士甲满头大汗的却是眼前明晃晃的刀。

“抢劫!”男士甲呻吟道。而且还是在相亲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这个也太那个了。男士甲哆哆嗦嗦地拿出皮夹子,正准备递过去,就听见旁边那位第一次见面的女士大声呼喊道“抢劫啊!有人抢劫啊!”蒙面抢匪似乎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愣了一下,撒腿就跑。女士还在不停地叫道“警察来了。抓强盗啊!……”

强盗几秒钟后就消失在黑夜里面。男士甲还在庆幸遇到一个胆小的强盗的时候,没有注意道旁边女士看他眼光中尽是鄙夷和轻视。

女士叫汪清,今年28岁,身材高挑,聪慧秀丽。照说象她这样的女子追求者还不排成队啊。前几年也的确如此。可是汪清不是嫌弃这个样貌平庸就是鄙视那个语言粗疏要不就取笑另外一个反应迟钝,众多优秀的追求者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入她的法眼。这么左右挑剔了几下,已经快30了。哪怕再好的鲜奶蛋糕放着不吃,也会有过期的危险,而女人过期的速度有时候也会比想象的要快。江山代有美人出,等到汪清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是进退维谷了。

于是,相亲便成为了她最近的另一份工作。只是急归急,汪清并没有放弃对自己男友的要求。除了相貌必须堂堂,工作稳定等基本要求之外,还坚持一条,他的男友或者丈夫,必须是能够在危急的时候保护自己,让自己依靠的人。于是,每次相亲都会发生抢劫的一幕。陆齐人就是被抓来当强盗的炮灰。

汪清冷淡的和男士告别,坐上了回家的地铁。

地铁上汪清正在闭目养神,忽然一个男子靠近用一根手指顶住她的肩膀,小声说道“不许动,抢劫!”听这沙哑的声音,分明是刚才的劫匪。可是汪清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笑着叫他别闹了。“劫匪“微微一笑,恢复了本来的声音,竟然非常爽朗阳光“汪姐,我这个工作做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都快养成习惯:摸到水果刀就想叫不许动了!”汪清不由得一笑,虽然闭着眼睛,还是明艳动人,看得旁边得“劫匪”微微一愣。“所以你要赶快祈祷!”

“祈祷?”“劫匪”听着有点糊涂,汪清自己解释说,“是啊,祈祷我快点找到如意郎君,那么你得苦日子不久可以结束了?”

劫匪却说“得了吧,我还祈祷你找不到呢?最后实在不行,只好下嫁于我了。”

“你贫吧你。”汪清皱眉笑道。

强盗叫陆齐人,是汪清从小的青梅竹马,按说人也不错,长得也帅气,两人的关系更是亲密,从小到大还没有什么真正红过脸。只是在汪清看来,陆齐人有一个非常大而且致命的缺点,或者说是不足,让她完全不考虑――就是陆齐人比汪清小3岁。

“我未来的老公一定要比我大!”汪清固执的执着让陆齐人只好苦笑。

从小到大,汪清总是扮演姐姐角色,陆齐人也被指挥惯了,虽然他很想再靠近点,可是每次说一点过头的话,都会让两人感到别扭,最后,陆齐人也认命了,看来他们只有好朋友的命,并不适合情侣的角色。

2个礼拜后,陆齐人上班的时候又接到电话了。汪清在周六晚上又有一次相亲约会。时间是7点15,在一个小公园的水池旁。汪清还答应这次完成后送给陆齐人一台液晶显示器,陆齐人却在电话中诉苦说再这样下去,他迟早得进监狱。汪清让他别胡扯,“你小子要是打退堂鼓,误了我大事,当心我扁你!”

18岁前汪清这样说还有震慑效果,可是现在,怎么听怎么像撒娇。

陆齐人摇头挂掉电话,转身看到一个很清纯的女孩站在柜台旁,她显然听到陆齐人的电话,脸上都是吃惊的表情……

这次相亲的男子叫刘涛,是远房亲戚朋友邻居的同事介绍的。听说在一家外企工作,名牌大学毕业,工作能力强,很有前途,刚刚32岁,岁数也算可以,长得也帅气。

两人按照约定见面后,聊得还挺投机。不知不觉到了9点了。陆齐人还没有来,汪清开始有点担心陆齐人会放她鸽子。当然,这场戏不一定要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演,不过如果对方不过关的话,后面再见面也都是浪费时间,而时间对于汪清是宝贵的。

就在两人边走边聊来到一个假山旁边的时候,总算一个蒙面人跳了出来,哑着嗓子喊道“抢劫,把钱拿出来。”手中更是晃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汪清被吓了一跳,这次,一点先兆都没有,她不由得暗骂陆齐人还真的是个当贼的材料,手段越来越专业了。

刘涛却非常镇定地把汪清护在身后,叫劫匪快点滚蛋,否则他就叫警察。汪清有点激动,她想心中等待的男人总算出现了。就在她恍惚间,刘涛和劫匪已经打在一团。“抢劫啊,警察来了,抢劫啊!”汪清叫出了暗号,让陆齐人赶快走。果然歹徒转身逃掉,可是,刘涛却跟着追了上去。汪清在身后都没有叫叫住。只好也跟着跑上去。

这次,汪清的手机响了。她一接居然是陆齐人的。她赶忙问他是不是被抓住了,陆齐人却很奇怪,因为他今天根本就没有来,这个电话是来说抱歉的。因为他刚认识了一个女孩子,今天也有约会,来不了了。

汪清这下吓傻了。刚才的那个劫匪和刀都是真的!汪清赶快挂了电话,追了上去,她边跑边打刘涛的电话,可是电话一直都没有人接。不一会,汪清就筋疲力尽了,她的鞋子早就掉在路上,脚都磨出了血。可是刘涛还是消失在夜色中,难道他已经……

汪清靠在路边弄堂口的墙上,忽然她想到了报警。这次劫匪不是陆齐人,当然可以报警。她正要打110的时候,忽然听到旁边弄堂里面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汪清偷偷地往弄堂里面看去,接着微弱的路灯,她看到刘涛正把几张人民币交给另外一个人,而从身材和衣服来看,那个人正是刚才的劫匪。隐隐约约还似乎听到什么英雄救美,多谢的字眼。

不一会,汪清看到刘涛从弄堂中施施然走出来,向公园的方向走去――兴致正高的刘涛没有看见汪清。汪清将自己的手机调到了振动,不一会就看到刘涛的电话打过来。她默默地按掉电话,忽然想到了陆齐人,“哇”得一声痛哭起来。

i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