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心小记(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晴天

文|深海梦影


今天,我和同事凌晨五点半在单位门口汇合,赶了早晨六点四十从北京站去往铁岭的动车。

这是我第一次对公出差,工作任务是到铁岭市蔡牛镇帮忙称重玉米、田间取土。计划周一动身,周五返程。这对于作为职场小白的我来说是难得的机会,我心情自然很激动。

上周,我们就在商量穿什么衣服。看天气预报显示,气温在零摄氏度左右。然而,听说在同一温度下,东北较华北体感温度低一些,我特意带了羽绒服。

一路上,前方电子屏显示着车厢内气温二十四摄氏度。窗外,由早晨的十二摄氏度爬升到十四度,进了东北范围内,气温持续下降到八摄氏度。

快到站了,窗外下起大雨。东北的雨,下得急而大,如出身在这块土地上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一样,显示出北方特有的豪放气势。

这也很令人费解。秋天了,这样冷的地方居然还会下雨。出乎意料之外,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想想下午怕不是可以罢工了。

火车停靠站台,我们下了车。冷风袭骨,带着深秋里特有的阴凉,风大得睁不开眼睛。好在基地派了出租车前来接站。

我们前往蔡牛镇,该镇位于辽宁铁岭市郊区,驾车半小时左右的路程。天空灰蒙蒙阴沉沉的,一路上两旁荒凉又萧瑟,大片大片的土地向远方扩散远去,路上亦是寻不到人影。

我倒是对着世外桃源的地方感到亲切。

路不怎么平,大雨填满了泥洼坑。车驶过溅起巨大的水花,恍惚中有种乘坐海里游艇的感觉。东北人还是生猛,转弯时将车子开得飞快,有飙车的嫌疑。

小伙倒是热情周到,一边向我们推荐铁岭哪里有好玩的地方,一边絮絮叨叨骂养育了它的土地太过荒凉无趣。

到了合作社,对接任务。社长说,今天这雨谁也没能防得住,看样子明后两天不可下地。大后天能不能完成任务,还有待观察天气如何变化。

听后心里是一阵舒坦的释然,这样是不是可以多闲着待几天呢。

棚子里的玉米秸秆亦是被雨打湿,无法称重。摆在眼前的活便是将六十袋玉米棒、玉米粒一一称重,完后用自封袋装上大概一百粒。

我们三个找来工具,说干就干,撸起袖子下手。早晨吃过肯德基套餐,午饭免了,准备干完早点回城,舒舒坦坦吃个铁锅炖鱼。

雨一直下,搭在雨棚上噼噼啪啪,我们三个蹲在檐下,开始流水作业。两个小时,全部完工,效率极高,肚子早已饿得发出反抗了。

我们回到住处已是将近五点,金峰华园酒店。在周边转悠,附近是一个学校,有一条小吃街。

三个人绕了大半圈去吃炖鱼,咱屯子锅台鱼,他们上次来过。店内布置是典型的东北风,花花绿绿的坐垫,仿炕似的座椅,老板一口浓浓的东北腔。

来东北必然是要吃铁锅炖的,几个人围一块吃大炖菜,热气腾腾一下肚,那个真实又舒服。

果真如他们所说,货真价实、物美价廉,分量还足。三斤草鱼,六个配菜,一共消费一百二十元。三个人吃得浑身直冒汗,肚子也都撑得鼓鼓的。

吃完买了薯片和瓜子,结束了轻松愉悦又腐败的一天,心满意足。听说明天不用早起,一切等待安排。是继续待着呢,还是赶让回去,时刻准备着。

尽管才来一天,我喜欢上了深秋的铁岭,没有行人冷清的铁岭。除了苏州城之外,它是第二个令我有种前世今生之感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