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兰成的八朵花(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汉阳县府旧址老照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武汉国民政府旧址

胡兰成的八朵花之二十

上文说到,胡兰成下晚班,在轮渡上被人撞到河里……出了医院,想去公园散步晒太阳,又被汔车撞伤了……正当他感到事情不大对劲、有点古怪的时候,有陌生人到医院看望他,给他送了一盒点心。他打开点心盒一看,里边是一只死耗子,还有一把明晃晃的杀猪刀——他明白了。他躺在病床上,一声冷笑,说:“这种吓唬小孩子的把戏,玩到我胡兰成的头上了,有点意思。我胡兰成,上海、南京、香港各个码头上,青帮、洪帮、白道、黑道、三山五岳,各路的朋友也会过不少。今天我可要会一会武汉道上的人物,也要让武汉江湖上的好汉,开开眼界,见识、见识我胡兰成的手段!”

他对他的秘书说:“你拿上我的名片,带上这点心盒子,去汉阳县政府,找汉阳县长,让他看看这盒子里的死耗子、杀猪刀。你对汉阳县长说,我胡兰成要他一个礼拜之内,务必破案!”

胡兰成的秘书,离开医院不久就回来了。

胡兰成问秘书:“这么快就回来了?汉阳县长怎么说?”

秘书对胡兰成说:“汉阳县长说,要你自己去汉阳警察局……”

胡兰成以为听错了话,问他的秘书:“什么?你说什么?”

秘书说:“汉阳的县长说、他说……”秘书好像有点为难,不大好直接开口。

胡兰成急了:“没关系,我不会怪你,你照他的原话说,汉阳县长说什么?”

秘书说:“汉阳县长说,他要你自己去汉阳警察局一趟,去投案,他要你好自为之,不要在汉阳的地面上给他制造麻烦……”

胡兰成一听,火冒三丈,咬牙切齿:“什么?!好!好……”他从病床上猛地一下坐起来,三下两下扯掉身上的病员服装,穿自己的衣服,钮衣扣时,两手被气得抖抖颤颤,好大一会才把扣子钮上。

秘书不放心,问胡兰成:“先生,你要到哪里去?”

胡兰成:“去汉阳县政府,我要会会这位县长,一个小小的县长,哼,我要让他看看我胡兰成——南京政府宣传部次长不是吃素的角色!”

胡兰成到了汉阳县政府大门口,怒气冲冲地往里闯,被传达室的两名警卫拦住:“站住,请问,你要干什么?”

胡兰成:“干什么?我是胡兰成!叫你们的县长出来,就说我胡兰成来了!”

传达室的两名警卫:“噢,你就是胡兰成?”两名警卫就像看到稀奇的怪物一样,上下盯着胡兰成望了一会,说:“胡兰成就是你?哼哼,干巴巴的,活像个大烟鬼子!你要见县长?!”

胡兰成大怒:“你们……”

一个警卫说:“怎么啦?姓胡的?你要不要见我们县长啊?你想见,我就进去,给你通报一声。你如不想见,麻烦你离大门口远一点,不要在县政府大门口妨碍公务!”

胡兰成被气得脸色发青,以他的性子,真想给这两个警卫一人两个大耳光!但是胡兰成一看,这两个警卫,都是油里油气的兵痞子。俗话说,秀才撞见兵,有理说不清。胡兰成强忍着一肚子窩囊气,说:“好,你进去通报一声,就说我胡兰成来了……”

等了一会,进去通报的警卫出来了,对胡兰成手一招:说:“喂,姓胡的,跟我进去吧!”

胡兰成没办法,捺着满肚子的火,跟着警卫进了县政府大门。

以胡兰成原来的想法,他这位南京政府的次长,大驾光临汉阳县政府,按正常的官场礼仪规矩,汉阳县政府的县长,一定会在县政府大门口,恭迎他的大驾。谁知这汉阳县长不但不到大门口恭迎他,反而让这兵油子门警弄他个下马威……

胡兰成想,这县长一定会在办公室门口恭迎他。谁知到了县长办公室门口,连县长的人影子也没见到。

没办法,胡兰成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警卫进了县长办公室。县长,五十几岁,又高又壮又胖,仰在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两只眼睛瞇着,在闭目养精神。

警卫:“禀报县长大人,那姓胡的来了。”

县长仰的椅子上,仍然闭着双眼,用还没睡醒的鼻音问:“哪个姓胡的?”

警卫一声充满鄙视的、阴阳怪气的奸笑:“这是那个叫什么胡、胡兰成的。”

县长:“噢,是小胡来了……”

这位县长不称胡兰成的官衔胡次长,居然叫他胡兰成“小胡”!

胡兰成是见过世面的人,黑道、白道、三教九流,牛头马面、神仙妖怪,见得多了。他看出来了,这两天的事情,不正常,肯定有文章,他反而冷静下来了。他的策略是静观其变,以静制动。他心里在说:“我胡兰成,倒要看看,你这小小的汉阳县七品芝麻官,倒底想玩什么把戏?我胡兰成陪你玩……”

这汉阳县长,见胡兰成不说话,仍然仰在椅子上,闭着双眼,说:“小胡啊,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是个当兵的出身,粗人,不和你玩阴险,不和你转圈子,你不要怪我不懂礼节,我和你明说了吧,你得罪日本人了……”

胡兰成好像在炎热的暑伏天,突然掉到冰冷的冰窖子里,浑身一颤。他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此时才明白,这两天不少咄咄怪事,皆是事出有因……他的应变能力很强,立即把南京政府次长的官架子丢得干干净净,像一个低三下四当差的奴才,向汉阳县长讨教:“恳请父母官指教,我胡某人怎么得罪日本人了?”

汉阳县长:“小胡老弟啊,三十而立啊,你快四十的人了,还是个读书人,伤阴德的事干得太多,要遭报应的呀……”

胡兰成对这些话不感兴趣,他心里着急,他想知道他得罪什么日本人了?什么地方得罪日本人了?他刚要开口问,这位汉阳县长向他摆摆手,要他不要急。

汉阳县长说:“我知道你心里很着急,想究竟在什么事情上得罪日本人了。”

胡兰成脸一红,心里想:“还不能小看这县长,虽是个当兵出身的粗人,却把我胡兰成的心思看得透透!”他只好耐着性子,听县长教训。

汉阳县长改变了仰坐的姿态,坐正了身子,对胡兰成说:“我叫你小胡,你肯定不高兴,认为我不懂规矩。你是部里的次长,我是小小的县长,我叫你小胡,这是犯上。”

胡兰成:“哪里、哪里,县长豪爽,朋友之间,不拘小节……”

县长说:“我十九岁时,就跟着国父中山先生,当勤务兵,做贴身警卫。中山先生走了,我就一直跟着汪精卫主席做贴身警卫。汪主席病重之前,看我在他身边多年,老老实实,忠心耿耿,就对我说: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对你也要有个交待,你就到汉阳当个县长吧。唉,没想到今天年八月,汪精卫主席在日本医治无效,走了!”

胡兰成心中一惊:这县长还真有点来头。

胡兰成对县长说:“前辈,老前辈……”

汉阳县长:“前辈不敢当,粗识字。不能和你胡先生比,你是一肚子墨水。你胡先生圣人的书读的不少,但是做出来的事,不大漂亮。”

胡兰成:“惭愧,请多指教。”

汉阳县长:“小胡啊,你来武汉才几个月呀,你看你做的是什么事?周训德,一个小护士,才十七岁,她母亲是个寡妇,你是有几个老婆的人,你比周训德大二十几岁,你去欺侮人家小孩子干嘛?”

胡兰成有点不明白:“这事和日本人有关系?”

汉阳县长:“如果单为这件事,很简单,你脸皮厚一点就行了。一个寡妇娘们,一个十七岁的小护士,能把你胡某人怎么样?”

胡兰成:“那是什么事?怎么扯上日本人了?”

汉阳县长:“日本东京来公函了,你这回摊上麻烦事了。”

胡兰成:“日本东京来公函了?我摊上麻烦事了?什么公函?公函上说我什么?”

汉阳县长:“我不认识日本文字,看不懂,公函交给汉阳警察局了,汉阳警察局长,在日本留过学,他懂日本文。你去汉阳警察局问吧。”

胡兰成:“多谢县长关照。”胡兰成转身要去警察局。

汉阳县长:“慢着。”

胡兰成:“父母官还有何事要交待?”

汉阳县长指着站在一旁的传达室的警卫,对胡兰成说:“你要谢谢这位兄弟,是他救了你一命。”

胡兰成不解:“……”

汉阳县长:“那天在轮渡上,打架的是日本人,把你掀下水的是日本人。按日本人的意思,要弄死你的小命。我是粗人,但是借刀杀人的计策,我还是看得破的。他们是借我的手,灭掉你姓胡的命。我交等部下,一定不能要你的命,我们不能上日本人的当。那天在轮渡上,用铁钩子把你救上船的,就是这位兄弟。”

这位传达室的警卫:“不是我那天把你钩上船,送你上医院,日本人早就把你的小命玩掉了。”

胡兰成扑通一下,趴到地上,连连地向汉阳县长磕头,向警卫磕头。

县长:“起来吧,快去警察局吧!都是中国人,何苦呢?”

(欲知下文,请看胡兰成的八朵花之二十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民国著名女作家苏青 汪精卫 陈公博 胡兰成的八朵花之二十一 上文说到胡兰成怒气冲冲地从医院里赶到汉阳县政府,本想耍...
    风起龙飞阅读 297评论 0 13
  • 周训德 黄鹤楼 胡兰成的八朵花之十八 胡兰成的第五朵花 桃花 周训德 为什么称周训德为桃花?胡兰成送一首诗给周...
    风起龙飞阅读 915评论 0 15
  • 我想去远方 带着心爱的人 走在小路上 风雨兼程 可能没有诗歌 没有花朵 但我们自己吟唱古老的民谣 在阳光明媚的早晨...
    弦玥sky阅读 32评论 0 0
  • 在商业上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真理,在对郭的态度上我倾向于对背后资源的配合和未来合作的期望。但却忽略了人的...
    聪明的乌龟阅读 12评论 0 0
  • “一个人的一生中扮演着好几个角色,他的表演可以分为七个时期。 最初是婴孩,在保姆的怀中啼哭呕吐。 然后是背着书包、...
    dogbone阅读 11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