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告

妖刀附体让老实士兵作恶?99年台北国军文物馆奸杀女学生案

96
萨沙讲史堂 1d880fd2 14ce 4622 aacb e5b588515adf
2018.08.05 16:13 字数 9933

作者:萨沙

本文章为萨沙原创,谢绝任何媒体转载

想看大案系列全集的朋友,请订阅微信公众号

照例声明:本文是萨沙创作的小说,声明完毕

(你不知道的大案第89讲)

再多申明一点:这篇文章相当血腥恐怖,心理素质不好的千万不要看,别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18岁以下未成年人,不要看,切记!!!

今天的案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是带有神秘色彩,让人匪夷所思。

萨沙一度很犹豫,究竟是把它放在灵异事件,还是案件。

强奸案,在全世界都有很多。但你听说过在人来人往的博物馆里面,肆意强奸杀害女学生的吗?这种摆明了会被抓的犯罪,恐怕只有智障干得出来。一种说法是,凶手自称是被妖刀附体,控制不住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听萨沙说一说吧。

好,我们从头来说。

这起离奇的案件,发生在台湾台北市的国军历史文物馆,事件是1999年。

国军历史文物馆的名气很大,位于台北市中心贵阳路。

文物馆早在1961年就建造完毕,由老总统蒋介石亲自揭幕。

大体上,国军历史文物馆相当于北京的军事博物馆。馆里面陈列着国军从1924年以来,不同时期的文物和资料:包括黄埔建军、北伐、抗战、内战(台湾叫做戡乱)、台湾时期等等。

除了大量的史料以外,关键的是馆内有很多实物,尤其是珍贵的兵器实物。

如2017年8月18日有个叫做吕军亿的人,突然砸破馆内的玻璃橱柜,拿走一名挂在墙上日军手上的南京大屠杀武士刀后,闯入总统府砍伤宪兵。

这把刀,就是一件著名的文物,可能是隐藏的南京大屠杀恶魔的佩刀。

大家有兴趣,可以看萨沙的文章《要砍蔡英文的日本军刀来头很大:刀主竟是从没被发现的百人斩恶魔》。

文物馆也不算大,3层楼6个展厅,藏品却很多,由军方直接管理。

文物馆负责人,也就是馆长,为李明德上校,执勤的全部是士兵。

台湾和大陆不同,成年男性都需要服兵役。

相比驻扎其他地区的军人,尤其是驻扎在条件恶劣的岛外的军人,文物馆执勤工作是很轻松了,简直像是度假。

同时,文物馆又在市中心,官兵生活和娱乐也比较方便。尤其经常有美女游客来参观,士兵们可以大饱眼福。不像其他地方的军人,往往一两个月都只能看到一些洗碗的大妈,这是军中的肥差了。

不过,这些大兵们却并不认为这是好差事。

一些大兵认为:文物馆的战争文物太多,很多兵器都曾经杀过人,整个馆里阴气很重,经常出怪事。

就拿上面说到的那把武士刀来说,就有很多说不明的事情。

这把刻有“南京之役杀107人”的刀,在之前的主人手中,就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

捐献者魏炳文之子魏亮回忆:我小时候曾拿着这把刀砍树玩。碰撞时的震颤,让缠绕刀柄的丝线中震出了许多暗红色的微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长大后,我才怀疑可能是凝结在刀柄上的中国人的鲜血。

大兵们对这把刀也很畏惧,认为它是日本村正那种妖刀。

萨沙:妖刀村正。德川家康认为,村正害了德川家好几代人(家康以前的松平家两代当主都是死在了村正刀下),是“专门作祟德川家的妖物”,下令毁弃所有村正刀。

大兵们也表示:之前在整理我们会保养刀子。因为没有拿好,就轻轻的握到,就是刀子脱鞘,碰到刀刃,手就流血了。你想想,就算刀子再锋利,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我们感觉这把刀不寻常,很怕它。

另一些大兵则说:馆里有2把武士刀。到了晚上,其中一把会发出青光,另一把则会传出哀嚎声与脚步声。这个绝非笑话或者奇谈,都是很多人亲身经历的。我们每次夜间巡逻,看到这两把刀都不寒而栗,感觉浑身不自在。我们私下议论,馆里面这么吓人,迟早要出事。

果然,阴气沉沉的文物馆,在1999年果然出事了。

1999年6月19日下午1点多,家住台北县三重市(今新北市三重区)的女学生张富贞,准备去文物馆参观。

张富贞出生在普通的台湾市民家庭,有哥哥和姐姐,是个品学兼优的女学生。

张家父母都是老实人,以做小生意为生,家庭生活比较拮据,勉强维持生活。

因家里缺钱,懂事的张富贞一度想要不上高中,直接去社会上打工贴补家用。

张母是很坚强的女人,她让孩子坚持完成学业,宁可父母多吃几年苦。

张富贞就读于著名的台北市立景美女子高级中学(台北三大女中之一),当时是高中2年级,学习成绩很好。

其实,张富贞是个普通的台湾女孩,面目清秀,带着眼镜,性格单纯,邻家小妹类型。

她的个子不高,只有1米6,身体也比较瘦弱。

当天,张富贞有一个作业还没有完成,是撰写国军兵器历史的小文。因家距离文物馆较远(有七八公里),学业又繁忙,张富贞一直没有时间去参观,等到了端午节假期。

19日,张富贞的哥哥张崇玮,正好要骑摩托车去台北市办事,张富贞就搭了他的顺风车。

哥哥张崇玮是去见好友家里拿东西,他穿着拖鞋和T恤就走了。

张富贞也没有穿女中的校服,穿了一身休闲的便服。

虽然只有17岁,仍然可以看到张富贞窈窕的身段和飘然的长发。这样一个少女,能让很多男孩动心。

兄妹两人在下午1点30分来到文物馆门口,约好1个半小时后,也就是3点在大门口接她回家。

随后,哥哥张崇玮就骑车走了,张富贞自己背着小包、拿着照相机和笔记本,走进了军史馆。

哥哥张崇玮绝对没有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妹妹。

不到1个小时,哥哥张崇玮就见完了朋友,3点之前等在了大门口。

谁知道,一直等到了3点30分,妹妹始终没有出来。

上图是景美的校服,被称为台湾最美校服

是妹妹太过于专注,忘记了时间?

哥哥耐不住性子,走进了文物馆大门。

不过,他穿着拖鞋,不便于直接冲入展厅内,就在门口伸头观望,不断的走来走去。

没过多久,馆里突然走出来1个年轻的士兵,用明显的台南口音主动询问哥哥有什么事?

哥哥张崇玮:打扰了,我妹妹在里面参观,很久都没有出来。我穿着拖鞋不方便进去,你能帮我喊她出来吗?

士兵:里面没有女性游客了。

哥哥张崇玮:不可能啊,我妹妹很乖的,和我约几点就是几点,从来没有爽约过。

士兵:馆内确实没有女孩了,要不你自己进来看看。

哥哥张崇玮:那不用了,可能她等不及先走了,谢谢啊。

这么乖的妹妹,能不说一声自己先走?似乎不太可能了。好歹离家还有七八公里的距离呢?坐车也不方便啊!

为什么不坐哥哥的摩托车呢?

哥哥觉得事情似乎不对劲,仍然先回家查看,希望妹妹已经坐在家里。

到家后,张富贞果然没有回来。

会不会是借着放假,跑到女同学家去玩了?

也有可能。

不过,张富贞平时很听话的,怎么会不打招呼就乱跑呢?

总之,家人心神不宁的等到晚饭时间。

天都黑了,张富贞还是没有出现,这孩子从没有不回来吃晚饭的。

觉得大事不妙的张家,开始拨打张富贞朋友的电话。

几个电话打过去,女高中生们都表示没有见过张富贞。

哥哥和姐姐分头去张富贞常去的小饭店、书店、图书馆去找人,毫无收获。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张富贞是个很温顺的女孩子,日常基本就是家、学校两点一线,从没有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的。

惊恐的张家人认为肯定出事了,立即向所在的三重区警察局报案。

有意思的是,如果是在大陆,这个报案会是什么结果?

萨沙告诉你:你会被告知,失踪只有超过24小时才能报案。张家人会被赶回家,等到明天再说。

这里是台湾,警方受很多监督,动不动就要被问责。他们对老百姓是不敢随便得罪的。

三重区警察局接警后,没有敷衍一通,相反相当重视。

乖巧的妙龄女孩突然失踪,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自然,失踪才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是女孩出去玩了、走失了或者最多是离家出走了。

接警的警员还是立即上报。

三重区警察局长潘天龙,很快接到汇报。

他以老警察的直觉,认为这件事恐怕有问题。只是,文物馆不在三重区,又是军事单位,三重区警察局并没有管辖权。

潘天龙立即联络,文物馆所在的台北市警察局中正一分局局長刁建生。

两人简单交流了一下案情。

刁建生也觉得一个花季少女突然从文物馆人间蒸发,绝非走失这么简单,恐怕是大的刑事案件。

90年代台湾黑道的很多案犯,以绑架为生。

2年前,也就是1997年,少女白晓燕刚刚被歹徒绑架后撕票,惨死。

两个局长开始怀疑,这也是绑架案件。

商量以后,两人决定分头行动。

三重区警察局,负责了解张富贞家庭和个人的背景,看看是不是离家出走或者有可能的绑架案。

至于中正一分局,则负责去文物馆调查,看看张富贞究竟是不是在这里失踪的。

三重区的刑警们,迅速赶赴张家,他们毫无收获。

张家父母是小生意人,忠厚老实,人缘很好。

做小生意嘛,和气生财,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没有仇人。

张家的生意很小,勉强养活一家而已。

他们没有向别人借债,也没有钱借给别人,不存在债务纠纷。

至于张家人的社会关系也很单纯,同黑社会、黄赌毒甚至婚外恋都完全不沾边。

显然,报复绑架、感情纠纷杀人、图财绑架都不存在了。

那么,会不会是女孩张富贞本人是叛逆少女,惹上了什么麻烦或者和男人私奔了?

刑警的调查,也很快有了结果。

张富贞是个温和胆小的女孩子,除了哥哥以外,几乎不敢和别的男孩说话。所有人都证实,张富贞绝对没有谈过男友,自然不存在私奔的可能。

上面也说了,张富贞本人忙于学业,两点一线,平时最多和几个女同学去小饭馆吃饭。

她的社会关系极为单纯,也不可能惹上任何麻烦。

看来张家和张富贞都不是惹祸精。

真是奇怪了。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凭空消失呢?

张家这边毫无收获,唯一的希望,就看中正一分局对于文物馆的调查了。

会不会是张富贞在文物馆里,被什么歹徒绑架了?

虽然张家没钱,会不会是歹徒图色,将她绑架到某处私宅性侵,甚至卖到黑社会控制的妓院了?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过可能性似乎不大。

文物馆游客虽不多,毕竟地处市中心,也是人来人往,还有士兵巡逻。尤其是馆内空间并不大,不过240平方米而已。

想要在这里武装绑架一个人,实属白日做梦。

任何一个歹徒,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

会不会是文物馆内部有人作案?

也不太可能。

有这么蠢的歹徒吗?在自己的工作单位做这种事?

就算警方再笨,随便在文物馆调查一下,歹徒的罪行不就穿帮了吗?

中正一分局认为,以上的情况都不可能。

他们怀疑是张富贞等哥哥的时候,在文物馆大门口被什么坏人诱骗。她被骗到某处被绑架或者性侵,目前还处于囚禁中。

话虽如此,作为警察,每一个可能的线索当然都要调查。

中正一分局,还是决定对文物馆进行搜查。

文物馆是军方单位,不能随便就去。

20日一大早,警方向检察官提出搜查申请。

于是,由检察官出面,在上午11点赶到文物馆,要求协助调查。

馆长李明德上校还在休假,由执勤的勤务兵郭庆和出面应付。

对于检察官的要求,勤务兵郭庆和先是传达了上校的指示:今天文物馆不开放,你们无权进入。想要进去,必须得到军方的批准。

检察官很是恼怒,要求可以暂时不搜查,不过需要提供19日全天的录像资料。

对于这个要求,李明德上校没有什么说法,勤务兵郭庆和却代为表示:端午节放假,馆里不录像呢。19号没有录过像。

勤务兵郭庆和的这句话,立即引起了检察官的高度警惕。

检察官可不是菜鸟,能随便被你哄了!他见多识广,对于军事单位非常了解。

像文物馆这样的单位,要随时监控文物情况,防止出现失窃,又怎么可能不录像呢?

显然,这是文物馆在掩饰什么!

看来,文物馆有高度的嫌疑。

于是,检察官将失踪案件,直接上升为凶杀案。

当天,专案组就成立,案子瞬间升级。

当天下午,检察官和刑警们,再次来到文物馆,要求提供19号录像资料:我们调查过了,就算假日也是录像的,为什么说没有录像带?

接待他们的是值日官,中校余伯泉。

余伯泉中校坦诚,19日白天确实有录像带,可以提供。

于是,余伯泉中校取出标记为6月19日的录像带,放给众人观看。

奇怪的是,录像带中根本就没有张富贞出现,自然也谈不上失踪了。

当然,录像带的真伪还需要鉴定,恐怕20日当天就搞不定了。

需要说明的是,在外地度假的馆长李明德上校,得知向警方展示录像带,极为生气。他大骂了部下一通,下令立即收回“不能给外人看录像”!

于是,案件在军方的拖延下,白白浪费了1天时间。

其实,在警方调查的同时,文物馆方面已经向军方高层报了这个情况。

军方的情报部门,也迅速获得了警方调查凶案的事情,知道这次是大事。

为了避免陷入被动,军方的台北宪兵队立即组成调查组,也开始调查这个事件。

21日上午, 文物馆负责人李明德上校,紧急赶回馆内。

面对警方的合作和搜查要求,李明德上校一律拒绝。

警方:人是在你们这里失踪的,我们必须搜查馆内,包括你的馆长室和所有会议室。

李明德: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是军事单位,怎么能让你们随便搜查。

警方:人命关天,你要理解。

李明德:那是你们小题大做。那个女孩,怎么可能在我们这里出事?你看,文物馆平时游客不算很多,也是人来人往,又有士兵站岗巡逻,非常安全的。

警方:现在一个女孩失踪了,最后就出现在你们文物馆,你能说和你们没关系吗?

李明德:我看肯定是离家出走或者私奔了。现在社会,女孩子都开放得很,这有什么稀奇呢?

警方:那请你把这几天的监控录像带,全部提供给我们。

李明德:没有的,我们端午节不录像。

警方:什么?昨天你们的值日官已经说了,假期也是录像的。

李明德:哦,我说错了,是假期的白天不录像,晚上录像。

警方:怎么可能。值日官已经把19日全天的录像带,交给我们了。

李明德:是吗?这我还真不清楚,我去查查看。

警方坚持要求搜查馆内,李明德上校阻拦不住,就带着他们在文物馆转了一圈。

自然,警方毫无收获。

不过,李明德上校拒绝警方进入馆长室和会议室搜索,借口是“这些地方没有对游客开放”。

警方反复交涉,李明德就是不允许他们进入。

李明德上校拒绝配合,21日也就这样浪费掉了。

这边,万般无奈的警方,开始死马当作活马医,通过媒体开始悬赏提供线索。

万幸的是,负责鉴定录像真伪的警方技术部门,当天有很大收获。

录像带显示,白天没有1个游客带着雨伞进出文物馆。

而6月19日,曾经下过一场大雨,前后长达2个多小时。

显然,这个录像带有问题,是伪造的或者是掉包的。

22日,警方带着伪造的录像带,气势汹汹的找到李明德上校,指责他隐瞒真相,必须进行全面搜查。

到了这个地步,李明德上校已经不敢阻挡。

于是,警方仔细搜查了文物馆,尤其是之前没有进去的馆长室和会议室,顿时有了重大收获。

在李明德上校的馆长室中,警方发现屋内厕所洗脸台下的水管,已经破损断裂。

根据断裂口判断,破损最多只有几天时间。

同时,李明德的衣物柜也有损坏,似乎是被人推到过。

理性推论,这里似乎发生过搏斗,不能排除是绑架张富贞的现场。

由此,李明德上校具有重大嫌疑。

自然,李明德有休假不在台北的证明,也不能排斥作案的可能。

会不会是他故作玄虚,装作不在场,实际回到文物馆,绑架了少女张富贞?

很有可能。

话虽如此,警方却同时对另外1个人,产生了怀疑,这就是勤务兵郭庆和。

李明德上校自称,他从没有吩咐郭庆和“让他告知警方文物馆内没有录像”,只是让他拒绝警方搜查。

那么问题来了。

郭庆和只是区区勤务部队指挥部第二中队的勤务兵(派至文物馆担任电脑操作维修工作和日常巡逻),他有必要曲解馆长的命令,主动为文物馆掩饰、不提供录像吗?

这不符合逻辑。

另外,张富贞的哥哥在馆外探头探脑寻找妹妹时,有个大兵主动询问他出了什么事,最终将他打发走。

这也很可疑。

根据文物馆的惯例,执勤巡逻的大兵,不能随便和游客说话。

那么,这个大兵究竟是谁,为什么主动搭讪?

是不是他试图打发走张富贞哥哥,借机隐藏绑架罪行?

于是,警方让文物馆所有的大兵站出来,让张富贞哥哥辨认。

张富贞哥哥一眼认出,当时那个大兵就是郭庆和。

目前,线索就仅此而已了。

无论是李明德还是郭庆和,履历都很清白,从没有犯罪的记录。

李德明从军经历简单,空军机械学校44期毕业之后一直担任军方职务,没有过什么丑闻。

至于郭庆和是台南人,只有22岁,是二等勤务兵。

服役期间,郭庆和表现不错。

而服役之前,郭庆和也没有太多劣迹。他出生在单亲家庭,只有一个母亲。郭庆和在南投当地有个风流的名声,曾经交了不少的女朋友。但也就仅此而已了,风流也不算违法。

根据警方的观点,应该分别审问嫌疑人李明德和郭庆和。

到了这个地步,李明德才知道害怕了。

于是,李明德迅速交代了他知道的一些情况,试图洗清自己。

李明德首先否认做过案,因为他19日根本不在台北,没有作案时间。

不过,李明德承认,为了保证自己的前途,他隐瞒了一些事情。

21日刚回到文物馆的馆长室,李明德就发现桌子上的文具被人重新摆过,地毯比较凌乱,上面还有不明的毛发,衣物柜有刮痕。厕所的水管也坏了,地上似乎本人清洗过。

联想起张富贞突然失踪,李明德感觉事有蹊跷。

而只有他和勤务兵郭庆和、蔡明志,共3人有馆长室的钥匙。

于是李明德立即找郭庆和和蔡明志询问。

郭庆和和蔡明志都推说不知道。

李德明骂了他们几句,让他们把馆长室打扫干净。

这事就不了了之。

李明德不是傻瓜,他对郭庆和和蔡明志有所怀疑。可惜,最终他却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对警方三缄其口。

于是,李明德设法拒绝警方搜查,甚至主动掩饰这一点。

警方随后告知李明德,他们提供的录像带是伪造的。

李明德也是吃了一惊,辩解录像带是安排郭庆和送给警方的,他自己并不知情。

之前发现异常以后,李明德已经电请勤指部勤务支援大队第二中队队长白志成少校(郭庆和原单位的指挥官),请将郭庆和带回看管。

显然,李明德知道郭庆和很可疑,开始试图推卸责任。

当然,以上只是李明德的说法,不代表他就是干净的。

上图是景美女中的表演。为了寻找失踪的学生,他们也曾去文物馆交涉。

警方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郭庆和身上。

除了可以进出馆长室以外,郭庆和确实是最有可能掉包录像带的人。

经过反复分析,这个录像带不是6月19日,而是5月19日拍摄的。

另外,通过军方的宪兵提供的线索,警方发现了郭庆和有重大疑点。

案发以后第二天一早,也就是20日上午10点,勤务部门派来2个勤务兵王敏男、陈世宗,到文物馆做杂务。

根据他们回忆,郭庆和说馆内有一些机密资料需要搬走,要他们来帮忙。

于是,郭庆和带着他们走进1个会议室,抬走1个大木箱,里面是需要送到山猪窟垃圾场销毁的资料。

2个勤务兵抬着箱子,走出文物馆,送到了路边一辆小卡车上。

王敏男、陈世宗回忆:箱子非常重,估计至少有100斤。想不出什么资料会这么重!

警方立即询问馆内其他几个军人,证实文物馆压根就不存在什么机密资料,自然也不可能要销毁。

这是郭庆和在胡说。

那么,很有可能,木箱子里面装着的就是张富贞。

于是,警方立即对郭庆和进行审问。

期间,警方又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郭庆和的胸前,有一道很深的抓痕,显然是刚刚被抓的,伤口还没有愈合。同时,他的后背也有几道抓痕,只是比较轻微。

对此,郭庆和解释为:擦枪的时候没穿上衣,被枪托蹭的。

警方立即去核实,证明郭庆和在说谎。

他确实曾经擦枪,上衣却穿的很好。

况且,这明显是女人指甲的抓痕,绝非其他痕迹。理性推论,这是郭庆和制服张富贞时,被后者抓伤。

警方对郭庆和轮番审讯,郭疲于应付。

对于警方提出的为什么掉包录像带?为什么有抓痕?为什么虚构机密文件要销毁?木箱子里面究竟是什么?

郭庆和沉默不语,拒绝回答。

从23日下午一直审讯到24日凌晨2点,10个小时过去了,郭庆和仍然一字不吐。

好在,警方已经胸有成竹:有游客主动电话告知,当天他来参观,曾经看到个漂亮女孩和巡逻的大兵在聊天。虽不知道这两人是不是郭庆和同张富贞,但游客记住了他们的长相。只是几天之前的事情,游客的印象很深,可以来认人。

显然,如果让游客来辨认,就能够确认:在张富贞失踪前,郭庆和曾经同她有过接触。

而郭庆和稍后面对张富贞的哥哥,却说馆里没有女人,这显然是矛盾的。

又过了2个小时,军方突然派来几个人,要求见郭庆和。

看起来,军方似乎掌握了什么更确切的证据(一说是找到了6月19日的录像带,一说是发现了馆长室地毯上的血迹)。

这次会见结束后,凌晨4点郭庆和对警方自首。

警察回忆,郭庆和突然倒在桌子上,肩膀剧烈颤抖,说他愿意认罪。

警方:你把张富贞怎么样了?

郭庆和:杀了!

警方: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

郭庆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文物馆执勤的时候,我总有种魂不附体的感觉,其他大兵都说这里阴气重。当天上午,我照例把那把武士刀擦拭好,之后就感觉到总是心神不宁。中午,我去吃饭睡午觉,总是睡不着,就拿了1本色情杂志看。后来我继续执勤,就看到了张富贞。她带着眼镜,长得很漂亮、很可爱。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像有什么人推动我一样,就很想去强奸她。

警方:那么多女游客,你为什么就选择她?

郭庆和:她的个子矮又瘦,我觉得她容易对付。

警方:你是怎么做的?

郭庆和:我开始和她搭讪,问她为什么来参观。她很单纯,和我说话都脸红。她说是为了写个作业,从三重赶来的。我就装好人,给她介绍了一些兵器的知识。然后,我骗他,说馆长室里面还有一些没有展出的兵器,特别珍贵。今天正好馆长不在,我可以私下带她去看看。

警方:她就相信了?

郭庆和:当然了,她就是那种很天真的女高中生,没有一点社会阅历。这样,她就跟着我去了馆长室。等她进去了以后,我就把门反锁了。

警方:你是不是太笨了?你在文物馆施暴,怎么可能逃得了呢?你强奸不杀人,女孩子一定会举报你,你跑不掉;你强奸杀人,尸体和监控录像怎么处理呢?还是跑不掉?你想过没有?

郭庆和: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太阳穴跳的厉害,浑身发抖。我根本没有想别的!我觉得,我是被那把武士刀的阴魂附体了。我锁上门以后,就从背后搂住她,试图强奸她。我看她这么瘦小又单纯,应该很胆小,根本不敢抵抗,说不定也不敢报警。

警方:结果呢?

郭庆和:没想到,她立即奋力抵抗。我用力将她压倒在地毯上,她就大声呼救。我怕被人听见,就用左手掐她的脖子。她叫不出声,却还是和我搏斗,用手抓破了我的胸口和背部。我只好用右手抓住她的手。就这样,她还是拼命用双脚乱踢,把馆长桌上的文具踢落,把衣物柜踢倒。我怕她踢坏的东西太多,被馆长发现,就拖着她去了厕所。谁知道,她竟然用脚把水管都踢破了。我当时骑虎难下,心一横,就用力掐她。前后我掐了她十多分钟,将她掐晕死过去了。然后,我就扯下她的内裤,把她强奸了!

警方:你什么时候发现她死了?

郭庆和:我施暴完了以后,发现她一动不动,心脏也不跳了,才知道她死了。我当时非常害怕,就将尸体藏在木箱子里面。她应该是个处女,下体大量出血。我将厕所的血迹都清洗了,但拖她出来的时候,一些血点落在馆长室的地毯上。我惊慌失措,但实在没办法清洗掉,只能放任不管。好在血迹不大,不仔细是看不出的。

警方:然后你做了什么?

郭庆和:之后,我提心吊胆的继续去巡逻,很快看到了一个男人探头探脑,长得和张富贞很像。我猜就是他哥哥。当时张富贞尸体就在会议室里面。我心虚,怕他哥哥来搞事导致穿帮,就主动搭讪他,最终把他骗走。第二天一早,我就让2个来帮忙的勤务兵,把尸体的木箱运到一辆小卡车上。卡车是我花了新台币二千元,租来的。我不认识台北的路,开车乱转了好几圈,将尸体仍在一个公园的荒草里。为了遮掩,我又掉包了录像带。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警方根据郭庆和的描述,开始寻找尸体。

郭庆和是台南人,对台北市并不熟悉,不知道抛弃尸体的具体位置。

台北市调动了7个警察局的大批警员。他们根据郭庆和回忆的路线反复搜索,终于在26日从五权公园(台北县板桥市明德路)找到了张富贞的尸体。

经过尸检,张富贞确实是被活活掐死的,死后被人强暴。

经过精液的检测,证明凶手就是郭庆和。

由此,罪证确凿。

郭庆和是军人,接受了军事法庭的审判。

需要说明的是,台湾没有废除死刑,却还是很慎重的。

99年仅仅处决24人,2017年干脆一年不杀1人。

就杀人犯来说,一般只有连续杀人犯或者手段特别凶残的家伙,才会被执行死刑。

也就是说,郭庆和如不是军人,他不见得会被处决(不过强奸杀人在台湾也是恶劣的罪行)。

军事法庭要严厉的多。

7月19日下午,台湾军法局根据《陆海空军刑法》,判处奸杀犯郭庆和死刑。

郭庆和表示服法,不上诉,还愿意死后捐献所有器官,做最后一点贡献。

8月3日晚上9点,郭庆和在台北监狱刑场被枪决。

距离他行凶,前后还不到2个月。

自然,此案还没有结束。

郭庆和竟然能够在文物馆随便奸杀女性游客,管理显然有严重问题。

随后,馆长李明德上校、值日官余伯泉中校,以及上级指挥官张京莱中将,全部被调离岗位,从严惩处。

案件就这么结束了,却仍然留下很多疑问。

郭庆和作案动机还是让人费解。

仅仅因为强奸,就敢于在文物馆这种地方公开杀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郭庆和这么作案,根本不可能跑掉。

你说是年轻人一时冲动?郭庆和似乎不是这样的人。他心理素质不错,杀人后能够冷静的面对张富贞的哥哥、警察、军人,妥善处理尸体毁灭证据。

更利害的是,杀人当晚,郭庆和还能像没事一样,去战友蔡明志在台南的家里过端午节,吃粽子,直到晚上21点才回来。

根据蔡明志回忆,郭当晚没有任何异常。

另外,台北市也不是中东,还是有很多色情场所的。

郭庆和即便性饥渴,也完全可以去这些地方发泄。有什么必要,去冒着枪决的危险去奸杀?

况且,郭庆和也没有什么劣迹,这就是他第一次作案。

总之,他的作案似乎怎么也说不通。

所以,台军内部开始盛传:郭庆和是被文物馆的阴气所迷惑,尤其是被妖刀附体,这才做出这种怪事。

话说,萨沙下次去台北,一定要看看这把刀。

声明:本文参考

【台湾联合报】1999年 军史馆命案

图片来自网络的百度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删除。

萨沙讲史堂
萨沙讲史堂
138.7万字 · 28.3万阅读 · 8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