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悔水过的一门课

        明天就考西方经济学了,然而除了开学前几周听过课和大一上学期看过一点点书之外就没有学习过这门课了。

        后半学期的三节西方经济学,不是在写其他作业就是在玩手机,这大概是从入学以来我最后悔水过的课了。

      水课的时候很开心,但是期末考试来了就很难过了。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这一单生意做得真苦。下个学期的宏观经济学我不想再这样过了,而且还要把微观经济学补回来。

        现在看书估计也是无力回天了。大不了明天五点多起床看书。

        晚安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