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人偷偷爱着你/活着!求你!

华灯初上。

我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马路边上行驶,我在等待今天晚上的客人。作为夜间出租车司机,我在无数个夜晚,见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

我见过阿谀拍马的下属对领导卑躬屈膝。那个已然谢顶的中年男人,面对比自己小了不少的领导,满脸堆笑,满口称是,言语间极尽恭敬之能事,只是希望自己能再干得久一点,不至于被辞退。因为家里还上有老下有小。

年轻的领导春风得意,哼着小曲儿,颠脚打着节奏,开着官腔。一口一个难办,一句一个不行。三只手指却有意无意地捏在一起摸索着。

我见过曲意逢迎的夜场小姐对男人欲拒还迎。那个脸上涂抹得不见真实面目的女人,面对身边这个有钱的男人,温柔体贴,千依百顺,不断地挑逗着男人的欲望,只愿今晚能从他身上得到更多的金钱。因为她得活着。

有钱的男人又摸又靠,又搂又抱,拿着一张百元大钞,不是从上面摸到下面,就是从下面伸到上面,占尽了便宜。更有迫不及待的,直接在后座把人给上了,扔下几张百元大钞,嘴里叫着贱货、臭婊子,满脸不屑地走人。

我见过深情如水的情侣转身另结新欢。那些所谓情深意切,没有你就不能独活的男男女女,在依依不舍的别离后,转身又投入另一场爱恨纠葛。因为太渴望被人爱着。

男人搂着另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转身进了酒吧,女人依着别的男人入了酒店。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每一个转身都是千疮百孔的人生。

夜色给了人最好的借口,人们纷纷撕开白日的伪装,展现内心深处不为人知的种种。

夜,让人变得面目全非!

我百无聊赖的等待着,今天的风很大很冷,街上没有太多的行人。几个醉鬼倚着路边的树“嗷嗷”大吐特吐,明天的环卫大爷,又倒了霉了。

无视几个杀马特模样的年轻人在路边张牙舞爪的招呼,我一脚油门,将漫天的咒骂留在身后——要是咒骂有用,这世界上的人,早就死绝了。

找了个热闹的酒店门口停下,我顺手拧开收音机——《午夜相伴》中,声音充满磁性的男主播,正在开解为爱所伤的女孩。不怎么认真地听着女孩断断续续地哭诉,我突然有种想抽烟的冲动。

下意识地摸摸口袋,却猛地想起自己已经戒烟很久了。有些烦躁,有些沉闷,我打开车门,从车里出来,呼吸一下凛冽的冷风。

身体感受突如其来的冷空气,不适应的打了个寒颤,但心,却不知为何,更乱了。总觉得今天晚上,可能会发生些什么。

深吸一口气,低头刚想坐回车里,突然被酒店里一群人吸引住了——酒店大堂乱成一团,很多客人慌乱地尖叫和逃跑,几个服务生拼命地喊着什么,可惜距离太远,听不清楚。

很快,那团人向着门口而来。

在我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有人拉开了出租车的后门,塞进一团东西。同时,慌慌张张的语调,在我身后响起:“快、快,她割腕了,快送她上医院……”

“割腕”二字,在我的脑海里炸开。

“嚯”的回头,发现被塞在后座上的那团,是个裹着充满斑斑血迹床单的女孩儿,此刻苍白着脸,多少还有些意识,嘴里一直轻飘飘的在喊:“救救我,我不想死了……”

来不及细想,一脚油门踩下!

当我恢复清醒的时候,车子已经飞驰在去往医院的路上。

从后视镜上瞥见女孩的手腕已经被简单的包扎过了,但可能伤口太深,血一直不断地在向外渗,染红了雪白的床单,也弄脏了车后座。

那孩子也就十五、六的年纪,此刻正虚弱的微闭着眼睛,整个人因为失血过多而半昏迷在后座上。许是受到我视线地影响,她努力想抬起身,无助的求救:“大叔,救救我,我不想死了,求求你,我后悔了,我害怕……”

一声“我害怕……”让我神情恍惚了一下,车子陡然一斜,差点儿就撞上路边石。

瞬间清醒。

不行!车上还有一个正在和死神拼命的孩子!我要快,要稳,一定要救她!

我咬了咬下唇,以疼痛感让自己更清醒专注一点。一路无视红灯,在无数声汽车鸣笛警告和谩骂声中将油门踩到底,指针飙向120,我要救这个孩子!

就在还有一个红绿灯就能到医院的时候,我被迫停下了。前面三车追尾,导致全路段堵车,无数车子被迫停在马路上,不得寸进。

那一刻我想哭!我想砸车!我想变成超人抱着这个孩子飞到医院!可是我什么都不是,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个出租车司机,面对庞大的堵车队伍,我无能为力。

许是伤口疼痛,后座的女孩发出弱不可闻的呻吟。我回过身,发现她脸白的吓人,大量的失血和寒冷使她的嘴唇苍白中泛着乌青。简单包扎的手腕,此刻早就被血染透,不停的向下滴答着。

我下车,在床单的一角撕下一块布料,重新在手腕上方系了一下,不停的祈祷,血快点止住吧。扒下身上的薄棉袄,给这孩子裹上,再回头看看漫长的车阵……

“爸……我好冷……我是不是快死了……我想我妈,我想回家……”后座上的孩子双眼已经闭上了,整个人无意识的喃喃着。情况不能再糟了!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就像触了电一般——这个场景……

扔下车,我抱起这个浑身是血的孩子就往医院跑。身后不断地传来尖叫,惊呼还有报警声。可我管不了那么多,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救这个孩子!我要救这个孩子!我要救这个孩子!

七年前,老婆婚内出轨,被我抓了个现行。我将她和那个给我带绿帽子的王八蛋暴揍一顿后,离婚。老婆净身出户,在我的暴怒和女儿地哭喊声中,头也不回的和那个王八蛋走了。从那以后,我和女儿就再也没有提起过她,我们都当她死了。

此后的两年时间里,我每天夜里拉活到清晨,因为夜车司机挣钱多一些,还因为累到身心俱疲倒头便睡,不用每天一闭上眼,脑子里都是她出轨的那一幕。

可也因为如此,我忽略了女儿的成长,缺失了母爱又得不到父爱的女儿,爱上一个有妇之夫,因为那个男人能给她父亲般的呵护。

然后,这段不伦之恋在原配趾高气昂的谩骂中结束。同时结束的,还有女儿的生命。

女儿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在我出车的夜里,自己在家静静地割断了动脉。血溅地到处都是,女儿那个时候一定很疼吧,一定很希望爸爸妈妈在身边吧,可惜我们谁都没有!

当我飞车送她去医院的时候,一路上,女儿都在无意识的喊:“爸爸,我冷,妈妈,我好疼……我后悔了,我想你……妈……”

当生命线被抻直的那一刻,全世界都崩塌了……

跑步地震动,使怀里的女孩痛苦地喊出声来,但那声音已经几不可闻。我慌了,边跑边喊她:“妮儿,你要撑住啊,你一定要活下来。爸爸求求你,你说话,你跟我说话。千万别像五年前一样,你得活着,你得活着啊,你想想你妈,你得活着啊……”

医院近在眼前,可我觉得这条路是如此的漫长,我怎么跑,怎么跑,也跑不到终点。

我好怕!我的女儿……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天已经大亮了。猛的翻身坐起,我打开病房门就想往外跑,却被路过的护士喝住了脚步。

小护士笑盈盈的道:“大叔,你就是昨天晚上拼命跑着送那个割腕女孩的司机吧?你醒了?放心吧,那个女孩子抢救及时,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人在重症监护室,你不能去看她。警察已经通知她的父母了,他们人在火车上,大概今天下午就到了。”

在小护士热心的解释下,我才知道,昨天晚上跑得脱力的我,抱着那个女孩一起摔进了医院的大门。

那活泼的小护士带着满脸幸福的笑容继续道:“大叔你真棒,你人都摔晕了,嘴里还在喊着:救救她!不过也幸亏你送的及时,大夫才能抢在第一时间里将那女孩推进手术室抢救!啊,糟了,忘记了……”小护士说着,突然一敲自己的头,大喊着跑了出去。

我摇摇头,看着那个活蹦乱跳的小护士往外冲。再低头看看身上干涸的血渍,拍拍衣裳,轻快的迈出病房。

一出大门口,我愣了——我的出租车正好好地停在医院的大门口。

“大叔,大叔,你等等我啊!”那个爱笑的小护士飞奔而至,大口地喘着气道:“大叔……你跑得可真快!喏……这是你的车钥匙,警察叔叔说了:下不为例!”说完,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转身往回跑。

看着手心里的钥匙,再抬头看看天,我不由得露出七年来第一个笑容——

今天的阳光真暖和啊!

活着!真好!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二期月征文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营    第四十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