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胤国传奇】第二十一章 预言之女

文/天彤

  “如果,这个主题是由爷爷对他说,辰介会只想做出让爷爷认同的作品,那……他的主题,自然就不会放在花团锦簇,因为这样,我才没事先对辰介说,庆爷爷会来做花艺评鉴这件事。”紫夜斩钉截铁道。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会和堂主以朋友的身份,邀请我来帮忙,因为这样,我才不用和爷爷庆掌门回报……”庆辰介讶异道。

  “没错,你的作品,从来都是因为心态失衡闻不对题,并非做不好,你爷爷一直希望你能发现,毕竟,有些东西,要靠自己体悟才能完全了解。”紫夜笑着回答。

  “哈哈哈,不简单啊紫夜姑娘,你不但让辰介知道自己真正的实力,还解决他存在已久的问题!”庆云国佩服的说道。

  “我只是让辰介知道,像他这样有实力的人,只要认真做好作品,自然就是大师。”紫夜笑答。

  “爷爷……”庆辰介嘴巴动了动,却欲言又止,他多希望听见爷爷对他的称赞……但……

  “辰介,庆家花艺掌门人传承仪式,会在下个月开始,你就继承我的衣钵吧。”庆云国这句话,让庆辰介整个人呆了好一会……

  从小倒大,爷爷看过自己的作品,都只是点点头就走,而这次,爷爷竟然直接跟自己说可以继承他的衣钵,想到这里,庆辰介激动的流着眼泪说:“是,爷爷!”

  旁边那些庆家花艺的学徒,全都给予热烈的掌声。

  撇开辰介老是失常,其实他相当努力,对每一样作品都是高标准要求,今天这一战,打得漂亮,如果没有实力,何来这些高水准之作,这一刻,所有人都认同了他!

  旁边的叶掌柜笑的合不拢嘴,让紫夜来果然是对的,那庆老头与孙子的矛盾,终于解决啦!

  就在这时,天羽拿出那张宣纸当场展开,昊天刚好在旁边也看见了,紫夜旁边的花道作品,和宣纸上的一模一样,而紫夜就站在花道作品旁边,与预言如出一辙。

  天羽笑了笑将宣纸收起来,就是她了!

  花艺展结束后,百少蓁和宝仁就要离开龙胤国,昊天心中虽然不舍,却也不能挽留,和她目前八字没一撇,总不能自私的要人留下吧。

  “你……”昊天和百少蓁同时说话,这默契也真是没谁的了……

  “咳咳咳,有话快说。”宝仁无语地说着,自己连对象都没有,整天被人刺激,心脏都快负诃不了了。

  “你住哪,我去找你。”昊天道。

  百少蓁顿了顿……这时的她才意识到,自己处对象有多么困难,要是暴露,百家怎么办?百家军又会怎么看待她?

  “找永凡……”百少蓁还没说完,昊天惊呼:“找他干嘛?又不跟他处对象。”

  “噗!”宝仁忍不不住笑喷,这家伙根本是逗逼啊,百将军确定要找他?

  “永凡是我哥哥,请他转告我就好。”百少蓁忍笑道。

  “永凡在马公国相当有名,不知道去哪找,请百家军转告永凡,但是要避开禁卫军知道吗……我们和他们不对付。”宝仁小声地说着。

  “明白。”昊天点头,两人离别时,双手还拉着,不得以,只能慢慢放手,从手掌拉到手指,两人都不想离开对方……但……

  百少蓁知道,自己不能不走,两人的手分开后,她还转头看着昊天……一眼都不想离开,这一别,何时能再见?

  终于,她铁了心回头不再看他,再看下去,自己就真的不想走了。

  宝仁赶紧牵着昨天骑来的马说:“上马吧。”

  两人同时离开了龙胤国,路上,宝仁总觉得脸上湿湿的……看看天空又没下雨,直到看见百少蓁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宝仁低下头,女扮男装撑起百家不容易,有百将军这层身份在,谈感情对她来说简直天方夜谭,也难怪她舍不得。

  不过……百将军到底喜欢他哪了?长得帅吗?

  这点,宝仁破头也想不出原因。

  而龙胤国这,昊天一回到艺元堂,天羽就带着紫夜和他进入客房,言博早在等他们,既然没外人,昊天也按耐不住开始提问了:“那张宣纸是怎么回事?”

  天羽从袖袋中,拿出个紫色绣着金色图样的精致锦囊道:“我是为锦囊预言而来,为得是寻找预言之女,就是你了,紫夜。”

  “我?”紫夜一脸懵逼指着自己然后说:“这是误会吧,我不过是在山中长大的孩子,怎么可能和预言扯上关系呢?”

  天羽口中说出一段话:“时空轮转,物换星移,两百年后将诞下一名女婴,女婴出生时,天空会发出紫光,她将改变所有人的命运!

  留下这句话的,是姬珑月,让我们的先祖龙胤,代代用口传的方式传承下来。

  “师父捡到我当天,确实是有紫光,但……当天出生的女婴那么多,怎么确定是我。”紫夜无语地说着。

  “当初,姬珑月只找龙胤谈过,但……我不知道万爷是怎么知道的。”天羽若有所思的说着。

  “不管怎样,更多女婴受到迫害了不是吗?”昊天板着脸说道。

  天羽被他这一怼,有些蒙了,他说的没错……

  “马公国的人到处抓女婴,就是为了这件事,你觉得师妹知道会开心?”昊天不悦的说着。

  “其实……我早知道了,之前救人的时候,就有人警告过我,只是没想到,预言之女会是我,不过,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姬珑月会说出这样的预言,预言又到底为何而生……”紫夜缓缓道。

  天羽沉默了一会,坐下来叹口气说:“这个预言针对的对象,原谅我无法现在做说明,只能透漏,找出预言之人,才能改变万炎大陆的未来。”

  “那么……问题来了,预言里,从来没说过预言之女会咒术,马公国的人一开始针对女婴,现在专挑女性咒术师,为什么?”昊天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