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伤感梦境 [最后的暖心暴击]

“滴滴嗒嗒,滴滴滴嗒,滴滴滴滴嗒嗒……”

连日暴雨,加班回家后倒在床上沉沉的睡过去了……

[华芝路公交站]

穿着一条我不可能穿的膝盖以上连衣裙坐在公交站椅子上,而身旁是曾经的同桌,他笑着对我说着什么,只是一切都像默剧一样,听不到声音,但他看起来很开心,而我也感觉得到自己心里在笑。周围的路人虽然模糊,但也能感应出似曾相识。来来往往,让落日余晖下的公交站满是秋日收获一般色调。我依旧开心的看着他继续说,渐渐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到最后他笑着起身拥抱了从人群里走来的她,他吻了她,他牵着她回头对我笑了笑,一起走了。心开始痛了。

[店面装修工]

接着我走到了我一直觉得开花店位置最好的那家铺子,可惜它已经在装修了。里面有不少师傅在忙来忙去,把不要的柱石、边角打去,重新设计。正当我心里些微伤感店被租出去之后,人群里清晰了两个人,父亲母亲。父母本只是劳苦的农民,也没有装修之技压身。画面里父亲侧对着我,没有说话,一直低头在忙着手里的事,母亲走到我面前,像往日拉家常似的和我说,这家小店铺可以做七天工呢!母亲很开心,从她眼里看得到能挣到一些钱的开心,这种开心的眼神明晃晃的,闪耀着有些刺眼。而当我在睁开眼时,什么都没有了。我开始哭了。父母亲都一样,总是在子女不知道的地方,用他们不知道的方式,努力强撑着一个他们能给的最好的家!

[奶茶店窘境]

抹掉眼泪后,不知不觉走到了马薇薇新开的奶茶店。店里零丁几人,我,两个服务员,另外三个买奶茶的。店里有一台机器,客人可以按操作全自动得到想要的奶茶,也可以手工。不知怎的我竟然在操作那台机器,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弄,边看边猜的在弄,好不容易奶茶送出来了,却不是满的,空了三分之一的样子,我愣了一下,拿着奶茶不太明白的回头看操作过程,才发现自己按的是半杯键。“哦,是这样啊”。拿着奶茶去付钱,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旧得有些软的十块钱给了服务员,之后服务员就给周围其他客人打点奶茶了。我疑惑了。“不是半杯吗,不找我钱吗?”于是我问服务员“不是半杯吗?”服务员很不耐烦的说“刚好十块”。身旁一长发女孩抛了个白眼,冷不丁地说“她家奶茶半杯都是十块!有没有喝过奶茶啊?”心里开始发慌了,脸也红了,焦躁不安的我忽然接不住店里其他人同时看来的眼神,我对那女孩怂了回去“我是不爱喝这些高糖又是勾兑的东西,你一女孩子,有那么高高在上嘛!”心里满是憋屈和对自己穷酸样的厌恶,转身时哭了,因为这家奶茶店竟然在那家装修店对面,我竟然浑浑噩噩的来了一家父母看着我走进去消费还受气的店。心里好痛,痛着哭了……

[老三样小吃店]

又来到了一家小吃店,莫名其妙的我竟然不是从正门进去,而是从放满了各种好吃的厨房挤出去的。这些小吃看着也就是面食的各种煎炸之类的,看着普通,却做得很是赏心悦目,十分清素小巧。好不容易挤出厨房,看到自己大学好友两人在吃小吃,我很是兴奋,自毕业后就没在遇到了。我张口就说“你们怎么还吃老三样啊”,其实桌上就一盘小吃,不过到是三种拼的。她两抬头笑着,一人给我递筷子,一人帮我拉椅子,要我一起坐着吃,而我习惯性的顺势坐下。许久不见,大家都很开心,满脸的笑意。刚一坐下,就听到忙着掌勺的老板娘转过身来递东西给我,还跟我说“端着,小胜,你最喜欢吃的红豆粥”。看着碗里清粥里的红豆,我哭了,也笑了,老板娘还记得我爱吃的。老板娘的这一碗清粥,像圣光一样照进我的心里,整个人终于得到了解脱和释怀,刚才经历的伤心,憋屈,窘迫在这一刻像打开可乐瓶时一样,一下子压力得到了释放,瞬间只剩下得到安抚的小小的自己。

心里既开心又苦痛,笑着哭得停不下来。哭着哭着醒了过来,眼泪不自觉的流着,心里苦苦的,我接着哭了……

“滴嗒,滴嗒,滴嗒,嗒……”今日凌晨,窗外有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小的时候犯错误被妈妈打了一顿,我哭的时候吹出一个鼻涕泡泡,没忍住笑了,妈妈以为我不服气就又打了一顿。 长大后,不...
    抑郁小姐阅读 349评论 0 1
  • 亲密无间是一家 , 大伙围着猪妈妈。 遥远故事细听讲, 咋样竞入十二强。 2017年4月22日铜川漆水河畔
    许永杰阅读 139评论 0 0
  • 柔软里搂着一颗小石头 含着它会疼,抱着它会疼 海水拍进来会疼,雨水滴进来会疼 想放弃的时候,却开不了口
    LittleHurricame阅读 334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