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境奇谈:困兽之境 第二章 形似狐媚 (8)

我们出门以后刘晓芸跟我讲了她跟胡筱雅是怎么认识的。

她们初次相识的地方是图书馆。大学的图书馆在我看来是一个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场所,相比小树林和小亭子之类露骨的地方。图书馆就显得含蓄,文静,这点恰如刘晓芸。但她和胡筱雅却是在那里相识的。她们一个是去学习,一个是去看漫画,两条本无法相交的线在那里汇到了一起。

至于相遇的原因那得从搭讪说起。刘晓芸算是比较漂亮的女生,而胡筱雅这个校花则不言自明。窈窕淑女君子好求,她们两人的追求者要凑到一堂课上恐怕都坐不下。但图书馆是个安静肃穆的地方,我想应该很少会有人挑这里搭讪,或者把人压在地上表白。再加上刘晓芸是小有名气的校园凤凰女,胡筱雅不可能不注意到她。她们两人都不希望被人打扰,于是就达成了一种默契的共识,一起营造出了一种生人勿进的气氛。

“我一直觉得她是个很矛盾的人。”

刘晓芸低头看着自己的脚,我们正往胡筱雅的老家去。

“她是校花,有那么多人追,她一边拒绝那些人,还一边问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真正吸引男生的注意。”

“真正,嗯……你知道狐妖都会使媚惑的吧?”

我把从吸血鬼那听来的故事大概又讲了一遍。总之,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生该怎么分辨男生是喜欢她的外貌,还是喜欢她的内在呢,这好像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同样,一个身体里有狐妖的女生该怎么分辨被吸引来的男生呢?也许只有把狐妖完全驱除掉才行。

刘晓芸听完我的话沉默了一阵,然后她说她在《聊斋志异》里读到的狐妖故事基本上都没有好结果,要么是狐妖被识破了真身被打死或者消失不见,要么是男主角不日而亡,反正没什么好事。说到这,她转头看向我。

“如果你发现喜欢的人会媚惑术,你不会觉得自己是被媚惑了才喜欢她的吗?”

“呃……”

我的脑袋一下子被填满了,喜欢,被喜欢,媚惑,被媚惑。两个简单的参数演变成了无比复杂的算式。如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算式,那就应该找爱因斯坦来解,他肯定会一边笑着吐舌头一边把这个算式解的清晰明了(或弄得更复杂)。但关于感情又该找谁呢,佛洛依德吗?

我苦着脸想这个头疼的问题,而刘晓芸却抿着嘴笑了起来。

“也许我也有媚惑能力也说不定呢。”

“没哪说过饕餮有媚惑能力的吧。”

“万一有呢。”

“你的问题是吃的多。”

刘晓芸鼓起腮帮子望向树林。

“反正你就是在说我肥呗。”

“你那叫丰满。”

换句话说就是该肥的地方肥。我斜了一眼她胸前两团高耸的隆起。连衣裙的领口不高,平时到也不觉得什么,今天才发现那真是非常的有料。我正估算那两座山峰有C还是D,山峰之主却突然转了过来。

“干嘛?”

“咳,话说,胡筱雅的身上的狐妖到底是怎么失控的,我没那几天的记忆,实在不知道是咋回事。”

听到这个问题刘晓芸把两手背到身后重新垂下头,过了好一会,她回答是因为她。

更准确点说是因为饕餮。比较弱的妖怪在遭遇到特别强的妖怪时会被激发出潜能,快速增长力量。有点类似于应激反应。而来自乡野怪谈的狐妖碰上来自上古传奇的饕餮,被激发出来的潜能自然就不会是一星半点。

刘晓芸和胡筱雅,虽然她们的名字中间那个字都念xiao,但饕餮是名副其实的大怪物,狐妖则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妖怪。嗯,好吧。妖怪的事情我不太懂,至少某块地方,某人是山峰,某人是平原。

很快,我们走到了去往公寓的岔路,刘晓芸问我接下来该往哪走,我说往西。

“你们这么好的朋友,她就没跟你说过她家和她妈妈的事?”

“没,女生之间相互保留的秘密比较多。”

刘晓芸神色黯淡了下来。

“要不是你把她找过来的话,我根本就不会知道她身上有狐妖。”说到这她强摆出一个笑容“其实我觉得狐妖蛮适合她的。”

“为啥?”

刘晓芸刚想回答,路边的树丛里传出来了胡筱雅冷冷的声音。

“因为我在你眼里就只是个会吊男生的狐狸精对吧?”

我们同时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茂密的树丛中什么也看不到。

“我从没那么想过。”

“嗷,你就别再装清高了。就算你嘴上不说,就凭你那看人的眼神,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刘晓芸没话可说,她咬着嘴唇攥住了裙边。见此情景我立刻出来打圆场。

“好啦,好啦,这个就先不说了。我知道怎么帮你出去了。”

树丛没有出声,我想那应该是让我继续往下讲的意思。我告诉她只需要想办法把耳朵和尾巴收回去,焦翰林就会放她出去。至于控制狐妖力量的方法,我暂时还没有头绪,我也没有告诉她蓬莱小姐的那句话,太笼统。同样,我也没有提吸血鬼的建议,太可怕。潜心修炼呢?我不认为她有那个耐心。

“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想法让她解除到你的媚珠,把狐妖的力量削弱,那样你就能控制住体内的狐妖把耳朵和尾巴收回去了。”

我说完以后,刘晓芸微张着嘴显然是有什么话要补充,但她最终什么都没说。

树丛依旧没有出声。我仔细往里面看,隐隐约约看到了一条尾巴从树上垂下来。

“真是浪费时间。”

我正考虑这句话的意思,那条尾巴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以为焦大叔没有把这些话告诉过我吗?自己控制住,要么就想办法削弱。”

“那……”

那你为什么还花那么大力气去找出去的方法,还要杀我那么多次呢。这些我都没来得及问。

“那是我的东西,我的能力,我的生活方式,你们有什么资格让我的狐妖变弱。我巴不得变得更厉害呢。”

“不,你不需要狐妖。”

刘晓芸走到路边,几棵银杏挡在那里,繁茂的树叶组成了一堵绿色的墙。她朝着那堵墙说话,像是对整片林子说似的。

“你不需要那种东西也能过的很好。”

“是吗?你不就是想让我把媚珠吐出来,你好一口吃掉。没了狐妖,我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小丑。你就等着看笑话的对吧?”

树林中的胡筱雅显然还有很多话要说,但在这时刘晓芸却突然跪了下来。

“你不是小丑。”她俯下身额头触到泥土,长发散落一地“对不起,我以前确实对你的态度不好。也从没有在乎过你的心情。对不起。”

一时间万物寂静,只剩微风拂过树林时留下的莎莎声。她居然下跪了,那个心高气傲的刘晓芸居然下跪磕头了。这下胡筱雅总该感受到诚意了吧,然而就算我这么想,树林中却传来了一声饱含痛苦和愤怒嚎叫。

预感到事情不妙,我上前一步打算护住刘晓芸,但还没等我到她身边,就不知被什么东西一下给顶到了路的另外一边。等我从疼痛中回过神时,我发现那是一根两指粗的树枝,那树枝很直,拿来当长矛会很合适。当然,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那根树枝刺穿了我的肚子活活把我钉在了树上。

我感觉到喉咙里有一股腥甜的液体正往上涌。这时候该怎么办?闭上眼想象什么都没发生?我想这么做,但眼前的一幕却让我无法闭上眼。胡筱雅从树上跳下来一把拽住了刘晓芸的头发将她拽了起来。此时的胡筱雅不仅有尾巴和耳朵,甚至连她的手和脚都长出长指甲变成了爪子的模样。她再一次失控了。

“凭什么,凭什么你就是别人口中的白莲花,我却是讨人嫌的狐狸精。”

她拽着刘晓芸的头发一路拽到我跟前。

“凭什么有人肯为了你去死,而我一转身就会有人说我的坏话。”

凭什么?我们心里都有答案,如此诘问也只不过是在控诉这个现实罢了。我望着那双泛起涟漪的眼睛,鲜血开始从嘴角慢慢滴落。刘晓芸挣扎想说些什么,但被一手刀斩晕。

“要杀你那么多次太麻烦了”她抱着昏过去的刘晓芸,脸上的凶狠虚弱而无力“你不是喜欢她吗?那就自杀三万六千四百九十九次吧。”

我突然很想笑。这个威胁根本就不成立。如果我不自杀会怎么样?你要杀了她吗?

胡筱雅留下那句没有任何威胁力的话便抱着刘晓芸走向了她的老屋。

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闭上眼开始想象这一切没有发生。这一次那根树枝没有直接消失,而是慢慢从我的肚子里退了出来。这个过程持续了五秒,每一秒我都感觉到自己好像又被重新扎了个洞。但五秒后,一切恢复如初。我嘴角的血?没有。我肚子上的洞?没有。甚至连我的T恤都好好的。

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玩三万六千四百九十九次英雄救美的游戏?

算了,我看还是找人来演武打戏好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