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五 老不死(一)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吕岩又在看着自己的九宫八卦罗盘,皱着眉头。罗盘疯狂地运转着,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

“难道真的是天道混乱了?”吕岩心里升起一阵不安,左手的阴阳核桃转得飞快。

吕岩的罗盘虽然不是先天至宝,也是自己炼化了千年的法器。最近一段时间,只要自己测算天道运转,罗盘就会进入混乱的状态,似乎天道进入了混乱的时期。

天道混乱,则天下大乱。

吕岩沉吟了一下,右手划了几道,白光随着右手滑动的轨迹出现,形成一道灵符,千里传音符。

“师弟,我的罗盘可能出了问题,最近测算天道总是一片混乱,想借你的罗盘一用。”

吕岩的师弟一阵沉默。

“可是出了什么问题?”吕岩不安的感觉愈发浓重。

“师兄,不是你的罗盘出了问题,是天道有些小混乱了。”

心头一跳,吕岩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天道有常亦无常,天道有常,三界秩序如常,天道无常,混乱必生。

天道混乱分,小混乱,大混乱。小混乱乱一方水土,大混乱乱整个人间。每四十九小混乱必生一大混乱,每四十九大混乱,天道重列。

这一次,正是第四十九小混乱。

“师弟,会不会只是罗盘的问题?”吕岩抱着一丝希望问道。

“师兄,三千大道盘测算的结果。”

“破解的方法呢?”

吕岩的师弟又是一阵沉默,良久,缓缓说了四个字。

吕岩左手飞快转动的核桃应声而停。

苍南第一医院,ICU病房。

“探视啦!”

随着一声喊,ICU的大门被打开。门外早就等待探视的家属们,鱼贯而入,熟练地开始穿戴防护服装。

ICU的更衣室有一组柜子,每个柜子对应一个床位,里边有两件隔离衣。

2号柜子前边,站着一男两女,男人五十多岁,两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穿着考究,神态中都带着一丝倨傲。

男人打开柜子,一把拿出两件隔离衣:“我和小妹先进去,你在外边等着。”

女人眉毛一立:“为什么不是我和小妹先进去!你就是不想让爸看见我,好诬陷我不孝!”

男人一瞪眼:“少给别人泼脏水,你自己平时不孝顺,这会儿装什么装!”

“你说谁呢?”女人尖声道:“我哪点不孝顺了?”

“呵呵,”男人冷笑道:“平时都不去看爸,你还好意思问哪里不孝顺?”

见女人还要吵,旁边年纪稍微年轻的女人开口劝道:“别吵了,都是为了看爸,咱还是和护士说一声都进去!”

护士似乎是见惯了几个人的争吵,眼神里带着厌烦,从旁边的柜子拿了一套衣服。之前的人都已经进入病房,女人穿好隔离衣,一脸阴沉地穿过更衣室,进入病房。

三兄妹进去的时候,龙蕊刚好给1床的病人家属讲解完病人的情况。看到2床前站着三个人,眉头一皱,走到一个护士身前小声问道:“阿慧,2床是谁?怎么进来三个人?”

阿慧小声解释着:“蕊姐,你刚调过来可能不知道,那家人总不按规矩来。那三个人是贾老爷子的三个儿女,大哥贾仁,二姐贾莲,小妹贾静。每次来都要大吵大闹,尤其是大哥和二姐,互相指责不孝顺。其实,嘿嘿,都是为了财产。”

“哦?贾老爷子很有钱?”

“听说贾老爷子白手起家,辛苦几十年,建立了一家特别大的物流公司。现在公司是三兄妹打理着,老爷子是回苍南养老的。”

说着,阿慧往更衣室望了望:“今天还差了一个人,贾赐没有来。”

“不是只有三兄妹吗?”龙蕊奇怪的问道。

“嘘!”阿慧凑到龙蕊的耳边:“贾赐是私生子。”

屋外,一个男人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

来人微微有些喘,头上都是汗,看起来是一路小跑过来的。男人打开2号箱子,里边空空如也。

“给你!”

男人回过头,发现阿慧站在身后,一脸的笑意,手上拿着一套隔离衣。

“谢谢!”男人谦和地点头致谢,迅速穿戴整齐,进入了病房。

阿慧带上口罩,也跟着走了进去,站在了已经巡视一圈的龙蕊身旁。

“他就是贾赐!”阿慧冲着贾赐走去的方向挑了一下头。

“这么年轻!”龙蕊有些好奇:“看着也就不到三十!”

“二十九,据说贾赐出生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四十五六了。”

贾赐走到病床前微笑着冲着三兄妹点了一下头,三兄妹同时看向别处,装作没看见。贾莲更是冷哼了一声,一脸的不屑。

贾赐似乎是习惯了这种待遇,也不生气,径直走到床头的柜子前,拿出一个水盆。

“护士,暖壶里的水?”贾赐看向阿慧,后者点了点头。

贾赐回以微笑,把暖壶里的水倒进盆里,用手试了试。看水温没问题,贾赐从架子上拿了一条毛巾放在热水里投了两把,端着水盆走到老人身边。

贾赐熟练地帮老人翻过身,开始给老人擦着身子。

兄妹三人像是没看见,继续和老人说这话。老人似乎也是习以为常,并不理会贾赐。

“蕊姐,你看,每次贾赐来都不说话,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干活。那三个人要不然都不来,要不然一起来,来了就吵架,互相在老爷子眼前指责对方的不是。”

“哦?可是老爷子似乎不怎么喜欢贾赐呀?”龙蕊问道。

“哎!”阿慧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好的儿子,老爷子就当个佣人使唤,真替贾赐不值。”

龙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知想到了什么。

第二天。

ICU病房依旧很热闹,热闹的根源依旧是2号病床,只不过这次又多了一个人。

贾赐的母亲,甄淑静。

甄淑静虽名淑静,但此刻既不淑良,也不娴静。甄淑静五十不到,浓妆艳抹,上衣锃红,一条紧身的牛仔裤,一手掐着腰,一手伸出食指,指着贾仁大骂。

“你个小王八蛋,说谁呢?老娘当初清清白白的身子被这老不死的骗了,连儿子都生了,为什么财产不能有我的一份!”

“被骗!”贾仁冷哼一声:“明明是你当初借着见不得人的手段勾引了我爸,你还有脸过来要财产!”

“就是!”贾莲帮腔道:“看你这身打扮,跟个老妖精一样,是不是还靠着一身狐媚子的骚气,外边勾引野男人!”

甄淑静两眼冒火:“小浪蹄子,你说话小心着点。再他妈乱喷粪,小心我撕烂你那张嘴!”

“你碰我一下试试呀!”贾莲语气嚣张:“你个老婊子敢碰我一下,我让你今天就进局子!”

甄淑静被话一激,呼吸都急促起来,直接冲了上去,两只手抓住了贾莲的头发,使劲的摇晃,嘴里还骂骂咧咧:“你个小贱人!我让你嘴贱!”

贾莲一阵钻心的痛,惨叫了一声,手胡乱地向前抓着。甄淑静躲了几下,最终还是被贾莲抓到了头发。贾莲使劲的往回拉拽,另一只手胡乱的打向甄淑静。

甄淑静行动被限,身上挨了几下,也是一阵疼痛,于是也松开一只手,朝着贾莲的身上招呼,连打带挠。

周边的护士见状,赶忙上前劝架,想要拉开两个人。

“你们别打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贾静面色焦急地劝着,但好像不知道怎么帮忙,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咱在旁边说着劝架的话。

贾仁则是站在旁边,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似乎恨不得两个人打得再狠一点。

贾赐冷冷地看着扎在一起的一群人,没有说话,继续帮贾老爷子按摩身体。

“够了!”贾老爷子突然一生怒斥,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一股难以言明的威势瞬间凸现出来。

甄淑静和贾莲没有再打,但抓着对方头发的手还是没有松开。

贾老爷子看着病床前的“亲人”们,面上带着浓浓的自嘲:“遗嘱在帝都,我卧室的保险箱。”

贾老爷子颤颤巍巍地从脖子上取下四把钥匙:“贾仁,贾莲,贾静,淑静。你们四个人每人一把,四把钥匙一起才能开我的保险箱。如果在我死之前你们开了保险箱,或者保险箱被强开,遗嘱都会作废,我的财产会全部捐出去。”

“爸!”贾仁听到还有甄淑静一把钥匙,急忙上前想争论。贾老爷子冷冷地看了贾仁一眼,贾仁一激灵,顺从地低下头不再说话。

“这四把钥匙是一次性的,我去世后,我的律师陈博人会检查你们钥匙的完整性,然后打开保险箱宣读遗嘱,现在,拿了钥匙,都给我滚!”

说完最后几个字,贾老爷子耗尽了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几个人互相看了一下,甄淑静和贾莲松开了手,几个人拿了钥匙,默默地走了。

贾老爷子看着几个人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丝失望。又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贾赐,贾老爷子闭上眼睛休养精神。

看到老人不再说话,贾赐重新开始给老人按摩,脸上不经意间闪过一丝寒意十足的杀意。仅仅是那一刹那间,贾赐又恢复到他那平和甚至略显谦恭的样子。

病房里也回到了原来安静祥和的气氛。

唯有阿慧,看着贾赐,心头一片冰冷。

(未完待续)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贾老爷子的医药费就剩下三天了。 龙蕊看着病床上的贾老爷子,心里有些乱。贾赐还没有回来,甚至连阿慧也联系...
    TA君说阅读 183评论 0 8
  • ——1—— 贾家三兄妹和甄淑静都去了帝都。 ICU没了吵架专业户,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贾赐依旧每天按时来,给贾老...
    TA君说阅读 184评论 0 5
  • ——1—— 贾老爷子站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呼吸平稳的自己,有些茫然。 “老人家,您现在是元神在外,肉身将腐的状态。...
    TA君说阅读 168评论 0 6
  • ——1—— 站在贾家大院的铁门前,贾赐有些感慨。一个本应熟悉却如此陌生的地方。 一双手轻轻地抱住贾赐的胳膊,贾赐回...
    TA君说阅读 150评论 2 6
  • 我曾无数次的幻想着你会回到我身边,可是你怎么那样倔强,我耗尽了耐心,也等够了时间,终于等到了爱你的时机! 我看着你...
    木鱼的记忆阅读 12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