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思妙想|时光戒指

本文有坑,放心会填


(1)

夜雨之后的早晨,清爽得让人恨不能在肺里安个储气囊。轻轻踢一脚路边的青草,水珠飞溅起来,湿了脚。宇晖突发奇想,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皮筋,给小草扎了个辫子。

这就是上班路上所有的幸福了。

毕业时通过公招考试,宇晖进入了省农科院下属研究所,开启了她的职业生涯。

我猜想,看到这段文字的宇晖一定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因为四个字“职业生涯”,这对她来说有点高端了。

常常有人问宇晖:你的工作每天都做些什么呢?盼着你好的,可能猜想你在搞研究,左手拿着试管,右手握着显微镜,眼前戴一副防护镜;吃不到葡萄笑葡萄酸的,一定在自动脑补你下地插秧的画面,卷着袖子,挽起裤腿,戴着草帽在烈日下汗滴禾下土。

可真实的情况呢?宇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是发呆。在电脑前往下拉鼠标,拉着拉着,眼前就一片空无了。

今天也一样,宇晖坐下后,翻看工作计划,她觉得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完成全部事情。剩下的时间,她就等着大姐大哥们呼唤她,一般来说,还是有些事可做的。


(2)

突然,宇晖打了个寒战,居然又下雨了,窗外的天色暗下来,似乎能看见远处的闪电。她突然想起周末给外甥女读的一本绘本,书名叫《云朵面包》,讲的是在一个下雨的清晨,小猫姐弟俩在树梢发现一片云朵,摘回家给妈妈,做成云朵面包,吃了以后像云朵一样飞上天空的故事。

宇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走到窗前。

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办公楼,有宽宽的窗台,和可以全部推开的窗户。两盆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吊兰,静静地守着这片宝地,正是开花的季节,长长的花枝上开着几朵白色的小花。

窗外正好有一棵树,一根树枝伸过来,宇晖试了试,稍微探出身,指尖就可以碰到枝尖。

宇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像《云朵面包》里的姐弟俩一样,总觉得今天会发生一些奇妙的事情。难道,真有挂在树梢的云朵?

宇晖想着,在窗边便多站了一会儿。她现在习惯在发呆中,让思绪飞一会儿。

很快,雨停了,是一场阵雨。等等,树梢上真的有什么东西?宇晖换了个位置看,原来是雨后彩虹。

还真的有奇妙的事情。

突然,一阵大风,吹得宇晖睁不开眼睛。她转过身来,正好听到曲大姐在叫她。

宇晖跑过去,接过一沓资料,去复印机前复印。曲大姐40岁了,在工作上兢兢业业,每天都是提前半小时到单位。在生活上家庭幸福,和老公的恩爱享誉全所。这不,冒险怀了二胎,复印辐射大,宇晖主动提出代劳此项工作。

回到位置时,太阳已经出来了,从窗口射进来的光,照得办公桌有些晃眼。宇晖揉了揉眼睛,坐下来,发现笔筒旁边有个东西,五颜六色的。她拿起来,左右看了看,差点叫出声来,这该不是彩虹吧?

一截彩虹,没错!摸起来有点像外甥女玩的橡皮泥,凉凉的,有弹性,但更软和,是宇晖从没见过的一种材质。她赶紧往左右看,这是一间20多平米的办公室,只有两个人办公,宇晖和曲大姐,所以,应该没有人看到这个东西。但也就意味着,没人知道它从哪里来的。


(3)

下班时,宇晖把彩虹带回了家,一路上,宇晖都在猜,这个彩虹有什么用。

把它举到头顶,没有任何反应,既没有起风,也没有带着宇晖飞起来;放到嘴里试了试,也不像可以吃的样子。

天将降大任,就是不明说。

宇晖想起大学时,她暗恋的一个学长说:最讨厌女生说“你猜!”不猜吧,说你没情调;猜吧,猜不对说你不懂她,猜对了还是没情调。

宇晖笑了笑回答:你还是不了解女生啊,猜对了也会说你没猜对。

学长一听也笑了,从此拿宇晖当哥们。

回到家,吃喝拉撒睡,宇晖统统没有心思,她感觉自己一刻也坐不住了,跑到表姐家,人一家人正在吃饭。宇晖双手抱拳做了个辑,拉着外甥女就到书房。解铃还须系铃人,宇晖觉得,一定是因为《云朵面包》这本书,她才会被这块彩虹砸到,那么彩虹有什么用,只有外甥女才能给答案了。

小家伙拿着这个彩虹,三下两下就把它揉成一团,宇晖傻了眼,一把抢过来,已经不能还原了。

古人说“欲哭无泪”,歌手说“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宇晖说“小兔崽子!”

外甥女一看宇晖脸色不对,拔腿跑了。宇晖低头一看,却被惊呆了,那团彩虹在她手里化开,成了一张纸,准确地说是一张地图。

宇晖马上收起彩虹地图,跟表姐匆匆告别,不忘了给躲在妈妈身后的外甥女一口香吻,小女孩的三观啊!!!


(4)

在回家的车上,宇晖忍不住打开地图,是20cm×20cm左右的正方形,和并起来的两只手掌差不多大,上面的地形,更像一个户型图。左边有3个房间,右边有三大一小4个房间,中间像一个走廊。这不是办公室么?宇晖马上叫师傅掉头,去单位。

赶到单位时,天色已经麻黑,门卫李大叔跟宇晖打招呼,吓了她一跳。

李大叔是退伍军人,今年年初刚调来这座办公楼上班,他右边脸颊上有一道疤,从嘴角到眼角,右眼皮一直耷拉着,眼球看起来灰白而浑浊。虽然李大叔努力营造着正义的形象,但宇晖总觉得他有些猥亵,平常并不爱和他接触。

宇晖有些犹豫,要不要在这个时候,只有自己和怪叔叔的情况下,去办公室“寻宝”。最后,宇晖觉得自己不是猫,好奇心害不了她,进入了办公室。

地图非常简单,以外甥女的智慧都可以看懂,跟着箭头走,那个叉叉的位置,是窗台。宇晖轻轻地摇了摇那盆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吊兰,花盆的底部一下子被翘起,宇晖赶紧按下,两只手稳住花盆,深深深呼吸,仿佛闻到了早晨清爽的空气。

稳定了情绪,宇晖重新抬起花盆,底下黑乎乎的,应该是泥土。宇晖想到用手机照亮看个清楚,正摸索着,黑乎乎里出现了一粒光亮,慢慢成了一滴光亮,然后是一颗。

一颗豌豆大小的时候,光亮射出来,投到了彩虹地图上。地图变成了一张微型电影幕布,图像夹杂光影,胶片时代的杂线,开始讲述一个故事。


(5)

原来,李大叔的伤疤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而留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县城街道,李大叔带着女人奔跑着,后面跟着一群人,人影恍惚,只看见为首的身材魁梧,长发及耳,右手高举一把砍刀,手起刀落。

李大叔在病床前看着女人,虽然闭着眼睛,但看得出来她很美。李大叔头上缠满了绷带,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看女人。

最后,画面停在逃跑前,李大叔和女人在屋里商量什么。远处,那个长发及耳的男人带着人蜂拥而至。

宇晖看了很久,她有些疑惑。

就是不明说,因为天将降大任!宇晖脑袋一个激灵:如果李大叔当时带着女人从后门走,就不会被长发男人撞个正着了!

宇晖马上搬开另一盆兰花,改变历史的方法肯定就在这下面。果然,黑土下射出一道光,彩虹地图切换了画面。还是老电影的杂质感,但画面上居然是年轻时的曲大姐。她的老公赶走了抱着母亲遗像的儿子,而曲大姐就躲在他身后。

原来是真的,曲大姐真的是小三!

然后,画面切换到一个早晨,曲大姐在上班的路上,她挺着大肚子,艰难地弯下腰去捡什么东西。旁边草地上的皮筋,是宇晖今天早晨系上去的!

突然一辆小轿车从后面撞上了曲大姐,宇晖吓得出了声,她捂住嘴,小心地确认周围没有别人。

最后的画面,是曲大姐小时候,大约十一二岁,她痴痴地望着一个男人,他的背影,身材高大。

光亮消失了,彩虹地图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6)

宇晖心里乱极了,她冠之以猥亵之名的李大叔,刀疤之下竟然藏着如此刻骨铭心的爱情;而她尊重喜爱的曲大姐,居然用那么不堪的手段争夺爱情。

花盆下的那堆黑土,再次发出光亮,一闪一闪的,宇晖伸手去拿,是一枚戒指!另一堆黑土里,是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

宇晖明白,现在她需要做出一个选择,是戴上左边的戒指回到过去,帮助李大叔和他心爱的女人双飞?还是戴上右边的戒指去到未来,提醒曲大姐小心那辆来势莫名的车?

内心的纠结,像好不容易凑够首付的买房人,看着售楼小姐乱飞的唾沫星子,在犹豫着,这疯狂的房价到底会病情加重?还是回归理性?

一边是向往却不可求、轰轰烈烈的爱情,一边是妈妈犯错、但无辜可怜的婴儿。

宇晖居然睡着了……

醒来时,天已大亮,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在宇晖手里已经看不出光彩,更可怕的是,它俩被混在一起了!

宇晖已经分不清哪一枚是回到过去,哪一枚是去到未来了。

一看时间,曲大姐应该快走到自己给小草扎头发的位置了,李大叔也应该要打开大门了。宇晖没有时间犹豫,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她随便抓起一枚戒指,套在右手无名指上,她脑海里出现的最后一个词语是:量手定做。

宇晖再次睁开眼睛,是被人拍醒。抬头看到曲大姐浑圆的肚子,和她温柔的笑容,宇晖忍不住抱着她哭了。

“晖妹子做噩梦啦?”曲大姐不明就里安慰她:“一来就看你趴桌上睡觉,昨晚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

“姐姐,你知道我没有男朋友的。”宇晖终于破涕为笑。

“曲主任,昨天给你说的酒酿圆子,我那口子亲手做的。”李大叔乐呵呵地抱着一个小坛子出现在门口,他看起来年轻些了,背直了不少,右脸的刀疤,没有了……




之前写过几篇被埋怨“挖坑不填”的故事。比如《我家里来了一只老虎》,比如《那条野狗》。但因为有那坑,故事才谓之故事啊!

可是今天这坑,必须要填。

宇晖到底改变了什么?现在的双团圆结局会变成双悲剧吗?为什么会是双团圆?

敬请期待:

《李家源和晓慧》

《少女曲玲玲的爱情》

《宇晖的穿越之旅》

写这样的故事,确实很烧脑细胞,所以分成几次也确属无奈。

随着故事的编写,发展可能会与计划有偏离,希望大家多提意见,及时把我从悬崖上拉回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如果你看腻了宏大特效镜头支撑起来的紧张刺激的灾难电影,或许可以尝试一下这部平缓忧伤的文艺后灾难片《末日危途》。 ...
    也苟阅读 197评论 1 0
  • 她添了皱纹,但眼中闪耀着永不老去的温柔。
    PairRome阅读 1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