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食猫(第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太阳偏西了,最后一缕晚霞的红光从小镇的屋顶被缓缓收回,巷子里欢跑的孩子,在屋檐下阴影与光明的分界线上来回跳。趁着日落西山最后的光亮,小贩极力吆喝着,想把剩余的货物低价清理干净,明天一早,他就要离开小镇,去往下一个目的地,他不是标准的小贩,他只是为了路费暂留的旅客。收衣服的婆婆蹒跚挪着步子,不能完全直起的腰令身体无法保持平衡,一手夹着衣服一手挂着折叠凳子,摇摇晃晃“笃笃笃”交替挪着步子,跨进老旧的屋子,吱吱呀呀关上了门,背影被吞没的一瞬间,看起来比日薄西山的残光还要凉薄。

钟子靠在一幢房子屋顶杂货间的阴面,露出半个脑袋,一面躲着渐散的余温,一面看着小镇街道上从天明到天暗慢慢收起躁动的人们。这座小镇没有丰富的夜生活,人们更喜欢在夜晚来临之时,躲在各自家中,与黑暗隔绝。镇子上仅有的夜宵店和酒馆,始终保持着均匀的客流,永远不会拥挤吵闹,排队等待,有空位时马上会有客人补充进来,满座时绝不会有下一个人在等座,人的气息细细流动,直到拂晓。钟子不喜欢白天热烈刺眼的阳光,他只有在晚上,才能出来觅食,不像其他的猫一样着急贪吃,百无禁忌,钟子对食物的需求,非常特殊,所以它会耐心的等待黑夜降临,从容寻找食物。

(二)

随着最后一声“砰”的关门声,小镇终于迎来了黑夜的降临,月亮以最快的速度从云中闪出身影,照在钟子的脸上、背上、尾巴梢上,胡子根根分明,绿色的眼睛在月光下幽幽发亮,白天的光线太刺眼了,一但到了夜晚,这个小镇的一切,都可以被它看穿,显而易见的谎言,窝藏至深的秘密,都逃不过两道寒光的刺穿。

钟子长长的伸出两只前爪,向后塌腰,尽量舒展前肢,再用力蹬后腿昂着头,蹬掉沉睡了一天的慵懒,抻开浑身筋骨,这才来回踱步,彻底苏醒过来。优美的身体弧度转过烟囱,走到屋檐边,调整好姿势,轻盈地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地上,没入黑夜中。白天的钟子喜欢躲起来,作为一只黑猫,似乎并不很受欢迎,因为人们总看不出它的表情,别的猫也看不出。钟子通体黑亮,没有一丝杂毛,只有两只眼睛碧绿碧绿,洞穿一切的眼神,让人恐慌。夜晚,是钟子最舒服的时候,黑夜跟它的毛一样黑,完完全全包容它,使它能够自由穿行在小镇每一个角落,不必刻意躲任何东西,因为小镇的大多数人害怕黑夜,害怕黑夜联想到的莫名其妙的鬼啊、妖怪啊、杀人狂魔啊,自然也会害怕远远漂浮着的两点绿光,好像死亡的信号灯。

(三)

钟子的性格,像它的毛色一样,深邃又神秘,作为任何一只饥饿的猫,都会主动与人示好,乞求食物,钟子并不会,作为任何一只流浪的猫,都会饥不择食,食不知味,钟子也不会。即使再饥饿,它仍然在每个夜晚,照例穿过小镇,走到尽头的树林里去觅食,绝不翻路两边的垃圾桶,也不去看那些翻垃圾桶的同类,猫群觉得它怪异又难相处,也刻意与它保持距离,只是在它路过之后,交头接耳几句,表达对似同伴非同伴的这个东西,深深的好奇和厌恶。

一座小镇的路对一只猫来说并不长,全速奔跑很快就可以穿出小镇,钟子通常会选择一直在黑暗里行走,听两边屋子里传来的声音,记住特殊的声音,在觅食回来的路上跳上窗台,了解这个镇子上的人们蜕去了白天的衣裳,都变成了谁。在距离小镇边境还有一公里的地方,钟子闻到了青草和泥土混合散发出来的清香,它原始的欲望开始让血液迅速流动,浑身充满张力,对食物的渴望勾起了饥饿的感觉。此刻,钟子才像一直饥饿的不择食的猫,狂扑到树林里努力嗅着最潮湿的那片泥土,奋力扒开脆嫩的青草,恶狠狠的咬下去。钟子的秘密,就是从奇怪的食物开始……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