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西莫多的礼物101——110

  第一百零一  场  话剧社老师办公室  日  内

[办公室里,星辉与穆老师面对面坐着,欣珏在一旁。

[星辉把一本厚厚的胶装书推到穆老师面前。封面上写着——话剧剧本。

星辉:穆老师,这是我写的一些故事,(有些害羞得低下头)我希望我的故事也能被大家看到,如果排成话剧,您看能行吗?(抬眼真诚得看着穆老师,一双清澈的眸如夜里的星光,让人爱怜)

穆老师:(一脸欣喜)自己写的?这么厉害?(伸手去翻书)

[星辉低着头,耳根直发红,他不敢再抬头看穆老师读他故事时的表情,他怕那表情里会有不屑与嫌弃。只紧张得摆弄十根手指。

[欣珏望望穆老师,又拍拍星辉的肩膀。

欣珏:(凑到星辉耳边轻声低于语)放松,我做保,绝对没问题。(微笑)

[窗外有蝉聒噪的声音,风轻轻飘进来,裹挟着几缕花香,纸张在穆老师指教间有规律得翻动着,墙上的时钟分针莎莎作响,时间不慌不张得悠悠前行。

[分针转了一圈儿。

[穆老师缓缓抬起头。她望向星辉的眼中泛起两点晶莹。

[星辉与欣珏同时坐直身子期待着穆老师接下来的话。

穆老师:人性、善良、道德。它们像你心里的镜子,被你看得特别清澈。它们就倒映在你的眼睛里。谢谢你给他们展现的舞台。

[穆老师起身绕道到星辉身边。

[星辉感激得站起。

穆老师:宝贝儿,好孩子,特别棒。(拥抱星辉)

第 一百零二 场  话剧社活动室  日  内

穆老师:给大家介绍一个新成员,来,星辉。毕星辉,大家都认识了吧。

女同学们:(两眼放光)小王子~(花痴相)

[星辉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手不自觉得捋着耳唇。

穆老师:收!(伸手将手掌握成拳头)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会让有些人为之癫狂。(停顿)

[欣珏偷笑。

穆老师:星辉同学将加入我们话剧社,成为编剧部一员。大家伙~呱唧呱唧。(带头鼓掌)

同学们:欢迎欢迎!(拍手)

[星辉望向欣珏,眼里溢满感激得的笑。

第一百零三  场  学校小路上  日  外 

欣珏:毕大编剧,该轮到你感谢我了吧?(歪头,坏笑)

星辉:那当然!嗯~我请你去看电影吧。

欣珏:(欢喜)好啊!你喜欢看什么电影啊?

星辉:我喜欢看一些翻新的经典老电影。

欣珏:(朝星辉竖起大拇哥)有追求!但我一般爱看青春啊文艺类的新电影。看电影嘛,放松为主。

星辉:请你看,你定!

欣珏:嘿嘿,那我看看最近有什么电影。(翻看手机)

欣珏:哦哦!我女神出新电影啦,《天堑恋通途》,(突然哼唧唧)今晚最后一场,我错过了什么?我要看这个。

星辉:走!

第 一百零四 场  电影院  日  内

[欣珏和星辉坐在最中间的两个位置。周围空无一人。

欣珏:真没人嗳!太土豪了吧,咱俩包场了。呵呵~

星辉:开始了,开始了!

[两人认真观影,欣珏不时面露花痴。

欣珏:爽爽太漂亮了,我都要弯了。啊!啊!啊!(猛砸星辉的腿)

星辉:啊!你打我腿干嘛?

欣珏:sorry!sorry!我尽量控制。嘿嘿~

欣珏:嗳?你追星吗?

星辉:追啊!

欣珏:(秒变八卦脸)谁?是不是女的?

星辉:(摇头)纯爷们儿,刘易斯·卡易尔!

欣珏:(缓缓转过头,向星辉竖起大拇哥)有追求!

[荧幕上出现吻戏场景。

[满嘴塞满爆米花得欣珏突然圆睁双眼,眼睛眨也不眨得紧盯着屏幕。

欣珏:(嘴里嘟嘟囔囔)我女神的银幕初吻!啊!啊!啊!

[欣珏仍旧目不转睛得望着屏幕,左手却迅速伸到星辉面前遮住了他的眼。

欣珏:少儿不宜!

[星辉笑着拨开欣珏的手。

星辉:干嘛啦!

欣珏:你竟然是这样的毕星辉?天!你纯洁的眼神儿呢?(继续遮星辉的眼睛)

[两人嬉笑打闹。

[影片结束。

[欣珏懒懒得仰在座位上,一副意犹未尽得样子。

欣珏:感情啊!真是无以言表!(见星辉并没有什么感慨)唉!算了,你也不懂。不过第一次看包场,沾你光!(得意得朝星辉笑笑)

[星辉微笑。

欣珏:嗳?你说下一场是什么?(朝星辉坏笑)要不要~

星辉:不好吧,一会儿保洁阿姨要进来的。

欣珏:那就再坐一会儿,看看还有没有彩蛋。(坐直身子,面朝银幕)

[突然,从最后排走出来一对情侣。

欣珏:(一惊,与星辉对视)不是没有人吗?

星辉:我也没看见。

欣珏:哦哦哦~(嘴巴张成O型,悄声说着,抬手遮住眼睛)

星辉:啊?什么?(一脸疑惑,仍旧抬眼望着低头走向门口的两人)

欣珏:(抬另一只手好赶忙遮住星辉的脸)你眼睛更亮!

[等两个人出了房间,欣珏极速起身拉上星辉。

欣珏:溜了溜了,赶紧走!

第一百零五  场  话剧社活动室  日  内

[大家在排星辉的童话故事。

[星辉与同学们相处融洽。

第 一百零就六 场  校园  日  外

[星辉、欣珏结束了话剧表演从剧场出来,坐在操场看台最顶端。

[黄昏前的天空渲染着一片柔光,他们的头顶上渡起金光。

[有微风凉凉得拂着,一只喜鹊蹬在条细细的电线上,前后摇晃得颤颤巍巍停着。

欣珏:(指着喜鹊)你瞧,那只喜鹊,跟个不倒翁似的,何必呢,一会儿别给吹掉了。

星辉:你不觉得他很像个国王吗?(敬畏得望着喜鹊)

欣珏:嗯?鸟中之王吗?

星辉:(摇头微笑)是自己的国王。

欣珏:(托腮看着星辉)来,开始您的想象。

星辉:认真的,你看他一直在俯视地面,多么有上帝视角。

欣珏:(点头)嗯,优秀。

星辉:他在想象整了个城市都是他的。

欣珏:(忍不住偷笑)越说越玄幻了吧,我看他就是飞累了想歇歇脚,不过选错了地方。他要是到平地上来,躺着睡会儿都行。

星辉:没有哪种生物生来就被定义为渺小的,要看他能站在什么位置。这只小喜鹊这么小,但当他站在楼顶上时,仍旧可以俯视整个世界。

欣珏:(若有所思)我们都是渺小的人,但未来却有无限可能,对吧?(转头朝星辉笑笑)

[两人默默注视着小喜鹊,直到他满意得飞走,飞远。

星辉:你还记得前几天在我家看到的邀请函吗?

欣珏:嗯,当然啦。

星辉:其实还有一份,是《晨曦》杂志社的颁奖邀请函。本来不想去的,因为(低头捋耳唇)

欣珏:(瞪大眼睛)去啊!为什么不去?

星辉:我路痴,没出过远门。(羞涩)

欣珏:(一愣,转而大笑)哈哈!原来如此,我帮你啊!姐别的不吹,单枪匹马走南闯北从小自学成才!说,去哪儿?姐罩你!

星辉:上海。

欣珏:上海?(直跺脚)我老早就想去上海了,什么时候走?(兴奋的抓星辉衣领)

星辉:这周六。

欣珏:(低头扳手指)今天周四,后天周六,好啊!太棒了,我下一个梦想又要实现了,幸福来得太突然!(原地转圈)

[星辉望着欣珏,咯咯笑。

欣珏:我要去海滩,上海滩!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哼唱)狼绑!狼郎~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欣珏双手撑外在身后,仰头高歌)

欣珏:还有还有,(哼唱)夜来香,夜来香~好一座美丽的不夜城~

画外音(欣珏):《情深深雨蒙蒙》!(哼唱)情深深雨蒙蒙~

画外音(星辉):多少楼台烟雨中~

画外音(欣珏):世均,我们回不去了!(表演《半生缘》中的台词)

画外音(星辉):(哼唱《半生缘》)回不去了再向前~

[笑声~日暮

背影  声音  淡出

第一百零七场  火车站  日  内

[欣珏与星辉在火车进站安检口排队。

[欣珏嘴里不住得哼着歌,欢脱得像只小鸟。

[排在前面的星辉逐渐靠近安检口。

星辉:(拉欣珏衣角)要到我了,这个怎么弄啊?

欣珏:没事,自动安检,刷脸就行。

[欣珏一把抻过星辉的衣领,瞧他的脸。

欣珏:还好没戴面具,不然警察叔叔上来就把你拘留了,我还得解释。哈哈!

[星辉不好意思得低头傻笑。

第一百零八场  火车上  日  内

[星辉和欣珏的位置在进门右手边两人座位置。欣珏喜欢靠窗坐,星辉在外边坐下。

[他们的左边隔着走道,坐着一个中年女人和一个中年男人,在聊天。

欣珏:(手拄在窗沿边,扭头望着窗外辽阔的远景,眼里含笑)我特别喜欢坐火车。而且一定要靠窗。(扭头看了星辉一眼,笑笑)

[星辉也朝窗外看着。

欣珏:我一坐上火车就觉得特别放松,找个靠窗的位置,放空心情,什么也不去想。就只呆呆得看看窗外的树,看看远方,或者小憩一会儿。(眯上眼睛迎接窗外的阳光,惬意得微笑)

[星辉望着欣珏的侧脸,阳光落在她的面颊,跳跃着灿烂的白光。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嘴角轻扬,这是她在星辉面前少有的安静,又像是她最本来的样子。星辉的嘴角不觉感染上一抹笑。

[左手边座位的两个大人说起了各自的孩子。

女人:我家孩子的学习我从小学开始就很关注,我家闺女比较上进,没让我操过心,(脸上露出得意满足的笑)她现在高中,每次考试前还给我打电话,我知道孩子有压力,所以我每次就不去给他施加压力,反复跟她讲只要尽力就好。

男人:(连连点头)是,知道上进就得鼓励,安抚着。

女人:可不是嘛。有一次考了第二名回来一直哭,我就安慰她说你已经很棒了,(左手拍右手手背)第一总不能成了你的专有名次,也得让其他同学用用嘛,没事,我女儿最棒了。(哈哈笑)

男人:你女儿出息,我儿子就不行了,他这成绩我从幼儿园就开始盯,一直在他身边没离开过。他也亲我,每次开学我都被叫去见老师,(愁眉苦脸)我跟儿子说,你争争气,别总让你爸往学校跑了。他到通情达理,跟我说,爸,(拍大腿)那下次我把我妈的手机号给老师。你看看这孩子。

[周围有注意他们讲话的人大笑。

[星辉不觉抿起嘴角,低头浅笑。

[欣珏虽扭头朝着窗外,却也听的认真,眼角突然涌出两汪泪花。她想到自己曾经也是学霸,就因为和爸爸吵架休学而堕落成学渣,她不想听,偷偷看了看星辉,见他也在听,欣珏偷偷抹了泪,掏出手机,带上耳机,又找出星辉的手机耳机欲给他带上。

欣珏:车上人多就是吵,来,听会儿音乐。

[星辉看了看欣珏敏感的反应,摘下刚刚被塞上的耳机。

星辉:我想听。

欣珏:(白了他一眼)随便你。(扭头朝向窗外,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

[欣珏回想起一幕:

一天不小心听见爸和妈聊天

欣珏爸:欣珏上的什么大学?

欣珏妈:跟你说多少次了,高等职业教育学院

欣珏爸:什么大学啊?

欣珏妈:高职学院啊。

欣珏爸:只有学院没有大学?

欣珏妈:学院也是大学啊!

欣珏爸:高职学院,没听过。

欣珏妈:没听过是你自己没文化。

欣珏爸:王贵叔问过我好几次了,我都不好意思说,连我都没听过。上了十几年学,连个好大学都没考上,以前不是经常第一名吗?

欣珏妈:你没听过,你一辈子没文化没听过不正常吗?(白他一眼)我不求女儿多有出息,她们能一辈子顺顺利利,快快乐乐我就知足了。

[欣珏轻轻得抽着鼻子。

[星辉发觉欣珏的不开心,转身朝向她,拉她的衣角。

[欣珏迅速擦干眼泪,也不回头。

欣珏:干嘛?

星辉:你怎么了?

欣珏:耳朵疼!

[星辉笑着拉下欣珏左耳上的耳机。

星辉:耳朵疼还塞耳机。

欣珏:你干嘛?(假装生气)听你的说书去,别搭理我!(小声嘀咕)找虐!

星辉:我就是觉得很新鲜。

欣珏:有什么新鲜的,最烦家长讨论孩子学习了。什么都没管过还评头论足!他有什么资格啊!(仍旧倔强的望着窗外,像是自言自语得生闷气)

星辉: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低下头)我妈妈在我五岁去世后,有一段时间我爸整天泡麻将桌,家里没人,放了学我就去那找他。他每天玩到很晚很晚,我就坐在墙角等他到很晚很晚。晚饭经常在隔壁小卖部解决。或者干脆就饿着肚子睡着了。(苦笑)

[欣珏渐渐转过头,偷瞄了星辉一眼。

星辉:再大一些后,我爸就到外地打工,就过年才回来一次。再后来就只有钱会按时寄回来,直到现在,我应该有十年没见过他了。即使突然见到他会很陌生,但我还是想他回来。

[星辉眼里泛起浅浅的泪。

[欣珏听着,有点无措得摆弄着手上的耳机,低下头不敢看星辉,她知道,此时的他比自己还难过。他的过去甚至都没有跟父母吵架发脾气的机会。

星辉:我说这些不是比谁更惨,我只想说,有时候有不一定比没有好,但绝对比没有多一样。

欣珏:多什么?

星辉:被羡慕拥有。(抬头望欣珏泛泪的眼睛)

[星辉的眼角湿润着,但他的笑更让人心疼。

[火车一路向前,身边还能听到其他家长参与到讨论孩子的学习话题。

[窗外有鸣笛声响起,悠长飘远。

[星辉与欣珏在聊些其他话题。

[时间各自流淌。

第一百零九场  火车出站口  日  外

[星辉有些紧张。

[欣珏故意找话题逗他。

欣珏:(跑到星辉跟前)来!把口罩戴上,还有耳机,我这有帽子。(从背包中掏出一顶黑色鸭舌帽罩在星辉头上)帽檐再往下压一压。嗯,不错(捏着下巴审视星辉)明星在机场都是这样哒,我走在你左前边,当经纪人。一边开路一边保护你。(伸开双臂护着星辉)来!让让,让让,看什么看?别拍!别拍!(抬手遮星辉脸)

星辉:(被逗得咯咯笑)这哪是明星走机场,分明是黑社会老大视察地盘儿。

欣珏:嘿嘿,也是哦!

[两人对视大笑。

第一百一十场  颁奖现场  日  内

[星辉在台上和另外一个男生、两个女生并排站着。手上捧着一等奖奖杯,低着头含蓄得笑。

[台下欣珏坐在前排观众席位,仰脸望着星辉笑。

欣珏:(两手拢在嘴边,小声呼唤)星辉!毕星辉~抬头~毕星辉~

[星辉闻声抬头张望。

[欣珏抓准时机按下了手机拍照键。摇着手机朝星辉炫耀。

[星辉不好意思得抿嘴笑笑低下头,捋着耳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九十一场 校门口 日 外 [星辉推着车子出校园,脸上仍带着面具。 [欣珏远远看见星辉,跑过来。 欣珏:嗳?回家啊...
    浅小醺阅读 30评论 0 0
  • 第一百二十一场 星辉家门口 日 外 [门第一次大敞着。 [机器狗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 [欣珏吃惊得踏进大门。 欣珏...
    浅小醺阅读 40评论 0 0
  • 第一百一十一场 采访室 夜 内 [星辉坐在贴有杂志社海报背景墙前的一把白色扶手沙发椅上,双手拘谨得握着贴有杂志名的...
    浅小醺阅读 88评论 0 0
  • 第十一场 四年前的欣珏家中 日 内 [上寄宿高中的欣珏一天学校突然放假。为了不麻烦妈妈来接她,她自己坐车回了家。刚...
    浅小醺阅读 11评论 0 0
  • 第三十一场 教学楼楼梯口 夜 内 [下课两分钟前欣珏偷偷溜出教室,躲在楼梯口后,盯着316后门。 [下课铃响,面具...
    浅小醺阅读 3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