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法路过别人的全世界

文/乔祎

生命是有磁场的,只是这个磁场只有光亮与黑暗两个极。每个人都是这个磁场中的一块小磁铁。

人们都说人生就像多米诺骨牌,所有的事情就是一连串关联的倾倒的骨牌。

或许是吧,但是我不愿意相信!

因为骨牌倾倒之后只有一个倾斜方向,也就是注定了只有一个宿命,除非前方有障碍物阻挡了倾倒或让其改变倒向。

我的人生我想没有这样可以帮助我改变方向的幸运阻碍。所以,我更宁愿相信生命的磁场说。

长命百岁,百岁是人们的愿望,也是人们对自己的祝福。

我也希望自己能长命百岁,在这百岁的人生长河中,我很不情愿的走了四分之一。

四分之一的前二分之一,我的生命磁场一直迎着有光亮的一极。因为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曾一度把我推向磁极中心,好不欢喜,深得父母宠爱,深得老师喜爱,深得同学互爱,深得打心眼里欢喜的青睐,一切都是极端的美好。

中华文明讲究对称,我想生命磁场也一样,因为25岁的前二分之一我走得太顺遂,离光亮太近,磁场失去了平衡;所以自然利用自身维持均衡的力量努力修复我这个磁场失衡了的生命分子,利用一切力量来帮助我复原磁场。

因为之前我走到了光亮磁针的顶端,杠杆原理把黑暗磁针压至了最低点,所以自然的修复力为了让我的身体保持平衡,就把我逐渐的推至了黑暗磁极。

两个力量必须相互抵消我的磁场天平才可能平衡稳定,于是我逐渐被推至了黑暗磁针顶端,此刻的我就在黑暗极的中心。

我在黑暗磁极历经了孤独、求职百次的失败、沉默承受苦累,让我学会了不再撒娇、不再无理取闹、不再是菱角坚硬的石头,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隐藏所有的疲惫与家人笑闹抢着刷碗洗菜、学会了笑看一切眼前的小人行径、不再恶狠狠的随时露出利刃来针锋相对那些欺人的伤害。

我的黑暗磁极我想快到头了,因为我正在努力的打磨自己,缩起自己满身的利刺,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个有专业实力,做事冷静稳重的人。

我想,我真不适合磁极顶点,无论是光亮还是黑暗极点,都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因为高处总是让人眩晕,我就适合在两极的中部,过心态平和的自在生活。

只是,磁极由不得自己说了算,我只能继续强撑下去,直到到达两极的中部。

我无法路过别人的全世界,因为我一直在全身心的与生命磁极抗争,有时挣扎的太用力,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世界有过怎样的风景。

所以,姐姐,并不是我不想谈恋爱,我只是怕我的黑暗磁极吸附力太强,把另一个单纯的个体一起拉进黑暗。

妈妈说我病了,得了可怕的孤独症。

我说我没病,我享受孤独,我唯一害怕的是我的不够好伤害到别人,我的不够好破坏了别人原本平静和谐开怀的生活。

我是乔祎,我是一个努力让自己睁眼看清楚自己世界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