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复一日

从春节一直闭门在家,这特别的日子该是留点文字纪念的,一直看着别人的居家日记,除了羡慕佩服,却还是由着懒惰任性,常常反思自忖,怎会如此的不可救药?

非典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了许多,只记得每天都要买报纸,关注着头版右上角公布的新增病例。

然后是不得不辞职回家,幼儿园接孩子,老师通知我们,明天不要再把孩子送来了,整个幼儿园都要关门了。

那个时候的口罩没有强制要戴。甚至,我还买了个漂亮的布口罩戴着,形势虽然也严峻,我还不忘了臭美。

当时也是强调全民健身,看来,无论何时,唯有身体好才是活下去的本钱。

于是,楼下院子里,不上班的爸爸妈妈们带着娃,有打羽毛球的,有扎堆聊天的,小孩子们也聚在一起,追逐奔跑,玩着各种游戏。

还记得,我和爸爸骑车带着孩子,一猛子骑到了郊区,在田间地头走走,俯身看着那些栽种的幼苗,无知无畏安静的生长着,一如身边绕腿蹦跳的可爱的娃娃。

阳光温暖而明亮,十几年恍如隔日。

这便是非典仅存的记忆了。

后悔曾经怎么没留下只言片语。

十几年后,思想的进步虽是赶不上年龄,但感慨还是有的。

天灾面前,人是多么渺小又脆弱。

但也庆幸,国家的担当,责任,温暖和爱。

即便灾难临头,也有了一份踏实与安心,不再惧怕生离死别。

隔离中的温暖

虽一直是宅中极品,但还是有些惴惴不安,而老年叛逆心理作祟,让我一边难受着,一边倔强的宅着,麻木的享受着饭来张口的日子。

曾经,我可是个闲不住的人,我喜欢忙碌而充实的每一天,连午睡都不舍得。

回了妈妈家,我眼里都是活,妈妈总想我陪她聊天,可我总是手脚不停的在屋里转着忙东忙西,妈妈常感慨,你怎么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呢?

后来,一场砸在头上的灾难,让我猝不及防,真的被打倒了,所有的一切,也改变了。

习惯,思想,生活,还有残疾的身体,和千疮百孔脆弱不堪的心。

不得不回到家里,每天安静的待着,闲的这么彻底。

闲的日子,我把记忆和情绪给了从前。

走不出来,别人也进不来。

其实,别人也不想进来,我也不想再向人撕开心里的那个疤,还有流出的血液里的委屈,痛苦,无奈和愤怒。

没有人愿意看到一个被坏情绪裹挟而变得心理扭曲的人。

于是,我把安静的宅着当针线,小心翼翼的缝补起那颗散落一地,碎的七零八落的心。

我把自己当另类。

天天无所事事,也无所事事,也不想有所事事,怕了。

怕我身边亲情,爱情,友情的面具,让我这个更年期妇女,却揣着一颗青春期般懵懂的心,和那双老花眼,既看不清那些真实的脸,更想不通这面具后面为什么都那么冷漠狰狞?

我只能怪自己,几十年,活的太苍白又太空白。

人生的这张纸就像没写够八百字的作文,却还不小心给洒了墨水,黑渍渍的一张纸,不能团了扔了,却又不知这被染了的一纸黑墨,还能有何用途?

这可笑无解的人世间,游戏和梦交替出现。

心又回到现在。

举国上下一起宅,让我有了欣慰也学会收敛。

坏事于我,成了好事,我不再宅的不安,而是理直气壮,窃喜的是,还有善解人意的棉袄日日陪伴。

我想,这一定是孩子长大以来,我们相聚时间最长,最难忘无忧的一段日子。

我不再让坏情绪任性。不想把心里的那份阴冷寒气传递给终日挂着单纯温暖笑意的少年。

而我,也从她身上,汲取着亲情挚爱的温暖。

终于有了进步。

我和女儿能一起进厨房,准备晚饭。

我可以每天早晚主动洗脸,并且还记得敷个面膜。

擦地的频率也高了,我曾经可是有洁癖的人呢,尤其对地面。

凌乱的家,开始逐渐整理,每收拾好一个角落,丈夫女儿都及时表扬,丈夫不自禁的感慨,有点家样了,我没吭声,可心里,五味杂陈,悲喜交织。

终于,我并且有了健身的欲望,每天在小区花园里,抡着跳绳蹦蹦跳跳一千个。

一直如冬眠般的身体,气喘吁吁之下,开始注入了点点活力。

渴望能继续保持。

丈夫一直的包容,可能是他对我心里那个结给予的理解与体谅的最好诠释,我任性的懒惰与冷漠麻木,都在他的每一餐饭菜和关怀呵护中,慢慢的消解融化。

我曾轻描淡写的和他说,我也想过正常的生活,如别人家的主妇。

一日,二人,三餐……

也许,他听到了……

有时,我的记忆又悄悄想溜回到从前,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关上那道记忆的闸门,不让它再来伤害打扰我此时的岁月静好。

疫情过后,愿那些无论怎样的心灵伤痛,都能在宅中修复,重获新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