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爱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伟走出高铁站,迎面一阵冷风,不禁打了个寒颤,武汉的腊月临近春节,是一年最冷的时候。

王伟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出大厅,到出站口朝外望着,门外稀稀落落的几个人中,他看到了她,穿着暗色的长羽绒服,在远处东张西望着,也许距离的原因,她的身形看起来很小,憔悴的样子。可她身高1米69啊,王伟突然有点迷糊……

“回来了”

“嗯哦”

久别重逢,但两人没有拥抱,王伟看了丁莉一眼,头发稍有蓬乱,依稀可以看到少量的白发,面容有些苍白,不过眉眼间还是很清秀,好看的鼻尖似有些颤动。

“看什么呢?快走”丁莉瞥了一眼,匆匆往停车场走去。

黄昏的街灯在冬夜总闪着刺眼的白光,王伟后仰在座位上,耳边听着发动机轻微的轰鸣声,夹杂着忽大忽小街边传来的嬉笑声,有种在广州不曾感受的慵懒和惬意,尽管这种感觉很短暂。

10年了,就这样和家人相隔两地,从开始想着离家去闯世界的兴奋,从想家泪湿枕巾到渐渐适应了相隔千里……

“宝宝还好吧?”

“嗯,女儿越来越象你,有时候不说话,有时候高兴起来没完没了。大板牙也象你,她想去做牙齿矫形,省口腔医院要2万多”

“以后再做吧,马上初三,成绩不太稳定呢”

丁莉去年刚接任远城区人民医院的药剂科主任,为了工作方便,就在医院附近的小区买了套二手房。

“宝宝开门”丁莉大声叫着

门开了,丁琳打开门,对着外面讪笑几声,就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王伟有几分不快,连声爸爸都不叫,不过还是很快压住了自己的情绪,装作没事去洗手间。

吃点东西冲个澡,王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宝宝,出来跟你爸爸聊聊天呗”

丁琳答应一声,走出房间坐在拐角的沙发上。电视上正播放女子排球比赛。

“宝宝的牙齿,趁寒假去弄下”

“等考上重点高中,再弄不迟吧”

“同学们笑我爆牙,我想寒假去做矫形”

“再等一年,你不是要在寒假补习数学吗?”王伟望向女儿

“你总是要我等,不弄算了!”说完进了房间

王伟楞了一下,没想到女儿反应这么大。想一想也是,女儿初一的时候也提过这事。

“要不你去跟宝宝讲一声,随她!”王伟朝丁莉无奈地点下头,“我回房间睡觉,明天要去看你爸妈吧?”

⋯⋯

“爸爸,还没睡吧”女儿推开门,探出头

“没呢”

“对不起,刚才我态度不好”

“没事,你喊我我一声老爸,老爸就开心了,学习要抓紧啊,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聊啊,好歹老爸也是老牌大学生吧?”

“知道了”女儿吐了下舌头

⋯⋯

王伟的岳父是医院退休工人,还住在医院分配的公房内。一楼的房间光线偏暗,加上房间内陈设简陋,一走进房间,王伟感觉好象回到了儿时的老家,有几分温暖的感觉。

岳父平时没有什么爱好,就找了个地种菜,可以活动下老胳膊老腿,日子也充实些,见到王伟就一个劲地介绍:什么菜很快就可以上桌了,开春要种什么…王伟看着岳父几近脱光的头顶,有稀稀落落的白发,眼睑下垂,几许沧桑的眼神不时闪出一丝亮光,王伟认真地回应着:

“还是得注意身体啊,重活不能干”

“没重活,我还能干”

岳母在那边讲着从电视看到的新闻,大概是讲退休老人买补药被骗的事。

这样坐着聊了一会,王伟站起来说:

“要不今天我来炒菜?刚好学了几个菜谱”

“对对,他的排骨和小炒肉不错呢”丁莉附和着。

王伟从初中开始就基本是寄宿在学校,然后一步一步以优异成绩考上重点高中,再考取名牌大学,后来赶上分配政策的尾子,分到这个医院,然后和丁莉认识。丁莉是独生子女,王伟是心高气傲的大学生,两人婚前婚后经常为一些琐事闹矛盾。快到而立之年的时候,王伟觉得不能再这样混日子了,也想着改善下家庭经济条件,在报纸上看到一家广州的公司,就投简历过去,然后就此开始了分居两地的生活。

但口角依旧,70后的两人就这样且行且珍惜着。就这次回来前二天,还因为买房,意见不一致吵了一架。王伟感动很无奈,甚至有些愤怒,在外工作压力如此之大,他希望得到理解却…  多么渴望得到精神的安慰啊!但是即使再小心翼翼,在一些事情上仍然会因为分歧闹不快。

人难做!每次回来,王伟知道岳父岳母希望他多坐一会多聊聊天,王伟也尽力去应酬着,但彼此间没有多少共同的话题,王伟只能随着长辈去寒暄着、回应着,尽力让他们觉得自己对聊天很感兴趣,王伟觉得很累,不如做点事。

叮叮当当厨房一阵忙碌后,红烧排骨、农家小炒肉、番茄炒蛋、红烧豆腐、青椒炒肉丝,外加一个鱼头汤就端上了桌。女儿拿着筷子敲着碗,大声喊着:

“爸爸快来吃饭,就等你了”

一家人团坐一起吃饭,对王伟来说似乎有点陌生,看着大家兴致勃勃开心的样子,王伟感到一种幸福感,甚至有点想流泪。不禁问自己,为什么还会吵架呢?

李湘是丁莉的小学同学,开着一家服装店。由于常来常往关系处得很好,按丁莉的话说就是姐妹,她的饭局不能不参加。

小饭馆就在服装店旁边,王伟和丁莉推开二楼一个小包间的房门,李湘迎上来

“王哥在外面的日子很滋润啊,40岁人脸上都没褶子”李湘笑着望着王伟

“哪里,我的褶子在心里,哈哈”

李湘还想接着说什么,王伟岔开话题“湘妹子怎么这么大方要请客呢?”

“你还说呢?在外面赚了大钱都不请我”

“好了好了,王哥丁姐上座吧”杨琥招呼着

杨琥是一名中学老师,这也是李湘的第二任丈夫,比她还小几岁。长得有几分秀气,文质彬彬,倒是和职业很搭。李湘则不然,高高的个子,庞大腰圆,说话大大咧咧的

“王哥,小莉这些年一个人带个小孩真不容易啊,得多体贴啊”

“你这意思?是我哪里不够体贴了?”

丁莉瞥了一眼李湘,示意别说了,但李湘好象没看见,话匣子打开收不住了

“听小莉讲,钱不够用的时候,打电话给你,你总是爱理不理的”李湘望向丁莉,要她给个肯定的回应。

“嗯啊,有时候,不是…”

王伟有点恼火,这种事情何必告诉别人。

“什么有时候,哪次要钱不是都给了”

“我要是有,不会找你要”丁莉嘀咕着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语言发展对于可乐不算说得早,甚至身边的妈妈朋友都催促我用方法教他说。神奇的是我并没有为此而焦虑,一股傻劲静待花开无...
    Crystal婉韵阅读 183评论 0 0
  • 最近在看一本书《优秀到不能被忽视》,其中有一个观点让我很受启发,它说:“能力的差异取决于他们如何利用时间” 利用时...
    拉小姐阅读 250评论 10 3
  • 如题
    Neochengz阅读 84评论 0 0
  • 想和你推荐一部电影『诗人和他的情人』,我不怎么喜欢诗人,我同情他妻子,飞蛾扑火的爱他,他不爱她的时候,因为她情绪不...
    永之_阅读 2,94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