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64风雨欲来 上

二十五前夕,高睿栋带着一整个暗卫小队以及一颗小队调配信物花泣石来到将军府,进了魏紫苑,就发现小未婚妻又在发呆,迷迷蒙蒙的样子一看就在担心明日质子回国的事。

“世子妃可是在数出嫁还剩几日?”高睿栋一捏她的鼻子,调侃道。

沐紫阳一掌拍掉他的手,这人如今进出将军府都不叫下人通传了。还不如之前翻墙的时候呢,至少那时还有顾忌,“日子都没定呢,数哪门子日子?”

高睿栋照旧坐上软榻一侧,丝毫不在意投在身上的眼刀子,“一切都安排妥当了,精英队我和沐将军也加强了管理和排查,不会有问题,再加上孙风逸也如你所愿插手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话是如此,可我总是有些不安。”无论明日质子最后是生是死,之后的事都不是她再能依靠记忆掌控的了,日后万般,是福是祸,当真是要听天由命了……


高睿栋虚虚揽过她的肩,让她顺势靠上自己,“明日你和妹妹可别轻举妄动,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其余的就交给我们几个大男人,我跟你保证,万无一失,好吗?”

沐紫阳点点头,随即又想到,“你如今是确信了会有人动手?”莫不是得到了什么确切的消息?

“昨日朝上,孙风逸与姬相争了起来,依旧是老生常谈,姬相觉得皇上太过重视此事,会让其余三国小瞧了咱们,失了大国的气派,可孙风逸认为这样才更显气度。其实朝臣其实也未必有什么想法,可支持皇上的决定总没错,进而除了姬相的几个亲信,没什么人理会他的意思。下朝后我和孙风逸,还有太子三人被皇上留下议事,听那谁说姬相还等了好一阵,没等到人,才回了府。”

“姬相等人是要做什么?明日就是二十五了,姬相若真要有所行动,自然是早已准备万全,怎么会挑这么个时间找上孙风逸?总不会是气不过,还想吵两句吧。”沐紫阳皱起眉,节外生枝,并不是姬相会做的事。

“不知,姬尚书倒是早早就回去了,近来朝上也心不在焉的,毕竟儿子没了。姬相可真不愧在朝中屹立多年,这几个月来左相府损了长孙,失了圣心,还多了孙风逸这么个从未被他看在眼里的小辈,一回来就处处牵制他,官职还与他平起平坐,这么些个闹心事,还能每日上朝下朝,面不改色,当真是厉害。可我就是觉得奇怪,既然已经要动手破坏质子回国了,怎么还这么大张旗鼓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反对这件事。”

沐紫阳闻言,忽而就明白了,“姬相昨日在朝上,可是一副怒其不争,痛心疾首的模样?”

高睿栋点点头,随即也反应过来,“你是说,反其道而行之,光明正大的,反而不会遭人怀疑?”

“他的惯用伎俩了,当初三皇子遇刺的局,不就是这么回事嘛。”

“的确,若非你早有这个想法,我现在也不会怀疑他,甚至都不一定会想到他们会在这事上动手,虽说姬相现在面上看不出什么异常,可毕竟受惯了人追捧,心里不会好受。”

“他是还想扭转局面呢,不然也不会铤而走险,但左相府的好日子,可不会回来了。说起来,我朝正值鼎盛时期,何需左右两相,占地方!”

高睿栋无奈只得附和,“是,年纪大了,是不该操劳了。”


沐紫阳在他怀里找了个更舒服的位置,随口又问,“对了,乔星这两日如何?”

高睿栋看她小猫崽一样懒懒的样子,心里撑得满满的,连自己来之前的紧张都消散了些,把玩着小小的玉手,耐心答着,“被外公点去外婆屋里了,明日变数太多,还是如此安排安心点。”

沐紫阳勾唇一笑,“去了国公夫人身边?那林梨云不得眼红得发疯?”

“疯倒不至于,不过也差不多了,毕竟外公向来不管后宅之事,所以连三舅母都没料到乔星会被他亲自点去主屋,可总是件好事,小的一辈里,也没谁还有这福气的,三舅舅都千恩万谢着,林梨云就是再眼红,也不好发作。”

沐紫阳可不信她能这么太平,“没吵着一起去?”

“怎么会没有,求也求了,好话也说了,可怜也装了,真的什么计策都使出来了。”

“我猜猜,一开始,定是说了要去照顾妹妹,妹妹性子太过安静之类的话,其实是想告诉二老,乔星性子沉闷,不懂礼貌,不会讨老人家欢心,不似她从小养在国公府的教养,她呢,则是一个全然为妹妹着想,善良体贴的姐姐,哦,不对,定还做出了一副怕妹妹冲撞了老人家的孝顺模样。之后若是这些都不管用,就哭哭啼啼,话里话外暗示因为自己不是亲生的,才有这样不公平的待遇。”

“你看得通透,可她这点不上台面的把戏,却把我那个瞎了眼的三舅母心疼坏了。”

沐紫阳忍不住哈哈笑出声,“前两日还说她心眼不坏呢,今日已经成瞎了眼的三舅母了?”

“可不是瞎了眼嘛,连外婆都说,林梨云眼神阴浊,心思不正,我那三舅母居然还想去外婆面前替她求情。可惜,外婆屋里的事,别说三舅母,就是三舅舅也插不上话,她们俩谁都无计可施。”接着又道,“其实林梨云一开始应当是想找乔星的,可乔星回去直接就搬了,三房面前都没露面,林梨云见不着人,才求到外婆那里。被外婆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她平日里本就娇纵,半句听不得,这两日气得房门都没怎么出。”

沐紫阳冷哼一声,“跳梁小丑。”就因贪图富贵六亲不认,还残害无辜,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千金贵女了,“乔大人那里应当是有动作了,只是动手前,你还是要和你三舅舅通个气。”

高睿栋也想到了这层,这事已经牵扯到了乔景,就不再只是三房的事,而是整个国公府的事了,“你放心,外公那里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会看着,不会出大问题。”

高睿栋一脸苦笑,“都说世上谁都会对你不好,只有亲生父母不会,我怎么就没见到几个不狠心的。”


沐紫阳看看乔星那个娘,想起隆王妃,又想起自己娘亲,双臂环抱住他,“不谈这些了,我有点想宝儿了,一定又胖了,再不乘早多抱抱他,很快就抱不动了。“

对于未婚妻的撒娇安慰,高睿栋十分受用,何况胖弟弟的确一天天地长大,也越来越有他小时候的样子,“其实,我今日来之前,将宝儿也一同送去国公府了,他从小没少住外公外婆那里,高兴着呢,遇到了乔星表妹,立马就缠上了,欢天喜地的,连我走了大约都没发觉。”

“那不是挺好的,刚还担心乔星拘束呢,有宝儿这么个小娃娃在,想来二老也不会太一本正经的。”就国公和国公夫人对高睿栋两兄弟的看重,宝儿就是带着乔星翻了天也无碍。

“是了,乔星也不过十二,虽说性子稳静,可到底是个孩子,我瞧着和宝儿玩得挺好的。”

“小小年纪,要什么稳静,我觉着还真该让她和宝儿多待待,才更像个孩子。”

“宝儿现在沉得我都抱不了多久,每日按照你给的方子做膳食给他吃,一般的饭菜根本不入他口,这次我给外公外婆也带了些吃食去,他们一定喜欢。”

这亲疏分的,隆王府里,隆王和王妃日日都在,一口都没尝到,偶尔会趟国公府,高睿栋每次都巴不得所有好东西都带上,沐紫阳爱屋及乌,“回头我跟你回去看看二老适合什么药膳,年纪大了,可以吃得补些,又是冬日,正好慈儿这两日在鼓捣给孙风逸义母的药膳,我叫她多做些。”

“好。”高睿栋拍拍他家小未婚妻的脑袋,怎么就这么贴心。


“你明日自己也小心,刀剑无眼,别受伤了,我爹爹会在,孙风逸会在,太子也会在,满朝文臣武将都在,你定要时刻顾着点自己。”沐紫阳柔柔地叮嘱道,她最知道他拿起剑来后有多拼命了。

高睿栋一句句听着应着,“嗯,我知道,你放心,我会小心,何况明日军医多数随着同去,安顿在不远处,我都安排好了。”

沐紫阳一脸正色,“军医那是防备着的,可我不想你有这个万一。”

高睿栋心里甜甜的,嘴角高高扬着,又小心答一遍,“我知道,你放心。”

“怀冰哥哥呢?也一同去?还是留守?”仁怀冰平时就跟着大军东走西跑的,明日不会少了他。

高睿栋知他们是兄妹情深,听着称呼还是不舒服,假装恨恨道,“任大人也去!”

嘶…突如其来被捏了下手心,绕是不疼,也吓了一跳,暗暗赏了他一个大白眼:醋坛子!

仁怀冰手上也有些功夫,又不是站前线,她不担心。将军府本就有把手,如今还多出一队暗卫,慈儿和她一同在桃花源,身边有诗儿、馨儿,暗处有龙鳞、凤羽。剩余的,就看高睿栋他们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林乔星最后还是在将军府住下了,高睿栋亲自去的国公府知会,自然没有问题,如沐紫阳所料,三房得知林乔星偶遇上了高睿栋,...
    RobinDIY阅读 131评论 0 6
  • 高睿栋蹭着沐紫阳的侧脸,轻声问:“姬正凌你想怎么处置?” 沐紫阳闭了闭眼,似是不想提起这个问题,紧缩的双眉瞬间透出...
    RobinDIY阅读 442评论 11 14
  • 翌日,沐慈儿坐着左相府的马车与孙风逸一同回宫,还未进院子,便见润音迎了出来,向二人行了礼,恭敬道:“沐二小姐回来了...
    RobinDIY阅读 278评论 6 14
  • 久违的晴天,家长会。 家长大会开好到教室时,离放学已经没多少时间了。班主任说已经安排了三个家长分享经验。 放学铃声...
    飘雪儿5阅读 4,140评论 15 21
  • 今天感恩节哎,感谢一直在我身边的亲朋好友。感恩相遇!感恩不离不弃。 中午开了第一次的党会,身份的转变要...
    迷月闪星情阅读 6,804评论 0 6